玩具酱酱m

      一进学校大门,林少渊带着林天明去了班主任周明翰的办公室,周明翰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带着一副金丝眼镜,样子温文尔雅,可实际上周明翰是一位强大的高阶超能修士,主修冰系道法。周明翰对林天明说道:“林先生,林同学给你看了月底考试的成绩了吗?”

      林天明有些不自在的回答道:“看过了,老师很抱歉,我没教好孩子。”

      “这个成绩也太低了,五科加起来都没100分,我们班的李济生同学五科可是满分500分啊,差距太大了。林同学笔试成绩太差怕是将来不好毕业啊!”周明翰说着用食指扶了一下眼镜,意味深长的看着林天明。

      林天明连连道歉,充满着不安。

      转头周明翰又问向林少渊:“你的灵穴冲开了几个了,再过两个月可就是实战考试了。”

      林少渊:“六个了,老师。”

      周明翰一惊:“嗯,还不错,修行之路可不能偏科,五门基础学科还是很重要的,没有理论知识,怎么走的长远呢?不能只埋头苦修不重视基础理论啊林同学。”

      林少渊看着父亲谦卑的态度心里很不是滋味,说道:“知道了老师,我一定努力不让老师失望。”

      周明翰继续道:“去上课吧,我和你父亲单独聊一聊。”

      林少渊走出老师的办公室,进到教室的时候引起一阵哄堂大笑,毕竟月考4分的成绩也算是一种记录了。陈之聪大笑着说道:“看看,这不是高级雷脉的林大少来了么,大家鼓掌啊!”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矮小的老头走进了教室,咳嗽了一声,全班瞬间安静了下来,乖乖坐会了自己的座位,这节课是《野外妖魔识别》。

      杜安问道:“当你们在野外遇到一只妖魔,怎么识别它们的种类,级别,和能力的,下面请一位同学来回答。第四排,最后那一位低着头的同学,对对对,就是你别看了。”

      林少渊黑着脸站起来,一脸茫然:“老师,我不知道,依据我的经验我是不可能出安界的。”

      杜安:“同学,我们假设你出去了看见一只不认识的妖魔,怎么判断他的危险性。”

      林少渊:“当然是跑了啊,不管别人怎么做我当然是第一时间跑。”

      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杜安:“同学,我再重复一遍我是问你怎么判断一只不认识的妖魔的危险性。”

      林少渊:“不管危不危险,这辈子我是不可能出安界的,没有人可以把我骗出安界之外,所以老师我觉得你的假设不成立。”

      杜安脸上白一阵红一阵大吼道:“你给我滚到后面站着听。”

      笑声再一次响起,林少渊瘪瘪嘴拿着课本去了最后面站着。

      杜安指向了陈之聪说道:“你来回答这个问题,答不好你也去后面站着。”

      陈之聪:“是,老师。我们可以从妖魔的类别纲属,体型,气息,妖术等多个方面来判定一只妖魔的危险程度。最直观的就是体型和气息。书上已经把常见的妖魔列举了出来,遇到不认识的妖魔,我个人建议还是迅速远离,或者询问队伍里面的长者,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在跟妖魔战斗。没有熟悉的人认识妖魔,我会迅速的撤离回来报告给师长,不能贸然的跟不认识的妖魔战斗太危险了。”

      说完陈之聪给老师鞠了一个躬,然后坐下。

      杜安:“很好,这位同学是认真看过书的,大家要向他学习。野外遇到不认识的妖魔一定不要贸然出手,多观察,安全才是第一位。书上列举的常见1500种妖魔你们要尽快熟悉,这些都是重点要考的。”

      林少渊在后面心想:“妈的这跟老子说的不是一样的吗?废话了一大堆不还是跑,这傻屌老师。”

      这时候,最后一排一个怯生生的女同学回头小声问道:“少渊哥哥,你没事吧?”

      林少渊用书挡着嘴对他说道:“没事,苏晓晓,别担心我,这臭老头就是双标,陈之聪和我说的一样,他针对我。”

      苏晓晓瘪瘪嘴小声说道:“才不一样呢,人家说的比你好多了,哼!”

      这个苏晓晓是苏小鱼的姐姐,两人是双胞胎也是林少渊一起长大的邻居,分到了同一个班,有的时候缘分就是这么妙不可言。

      一节课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下课的时候陈之聪又过来对林少渊说道:“哎哟,我们的林大天才修为到那一步了,能让我们同学见识一下雷系道法的奥妙吗?”

      林少渊一把推开陈之聪:“滚,别来烦我,无聊!”

      陈之聪大怒:“林少渊,你敢推我,知不知道我们陈家在这个学校的势力。”

      林少渊没理陈之聪,默默的走出教室,只听到陈之聪在后面喊道:“你给我等着林少渊,不收拾你,你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

      陈之聪是学校懂事之一的儿子,也是出了名的纨绔之一。灵脉开启是中级土系,是这个班级少有的几个中级灵脉之一,一直对林少渊的高级灵脉耿耿于怀,不断的找事。

      一上午无事,到了吃中午吃完饭,回到教室班长苗秋离对着大家说道:“下午的课程改成道法释放课了,大家去实战操场上大课。”

      一阵欢呼声在教室响起。

      “早就受够这些无聊的理论课了,终于上实战课了,不知道是不是顾老师给我们上。”

      “是啊是啊,顾老师的课最好了。我最喜欢上顾老师的课了。”一个带着圆圆眼镜脸也圆圆女同学欢呼雀跃。

      “得了吧,高圆圆你才冲开几个灵穴啊!就这么喜欢上实战课,我看你是喜欢顾老师吧,死丫头。”

      圆脸女生高圆圆红着脸跑出了教室大喊“我可是冲开了三个灵穴的强者。”

      又是一群嘻哈大笑,校园的时光总是这么快乐且短暂。

      实战操场,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平地直径超过一千米,整体是坚硬的青石料切成,中间有一个巨大的人形雕塑,高度约30米,底盘直径也有20米,这个雕塑是这个学校的创始人的雕像。

      高一三个班一起上这一次的实战课,顾明耀是实战老师之一,三十岁不到的年纪也是高级超能者,是这个学校的明星老师之一,不仅实力高强而且英俊的一塌糊涂,关键是未婚。所以在一众女生眼中,这个顾老师是一个完美的情人。

      顾明耀老师招呼着三个班的同学原地坐下问道:“开学都一个月了,有没有同学完全开启了整条灵脉的?”

      这个时候四五只手从一百多人中举了起来。

      顾明耀又问道:“你们五位同学能释放出相应的道法吗?”

      这五人摇了摇头,其中一位同学问道:“老师,我每次从灵源出释放灵能,都特别容易断裂,十次也不一定有一次能完整的释放,请问是什么原因?”

      顾明耀:“很好,你们五个上前来演示一下。”

      随即五人走到前面演示,前面四人努力了好几次都没能放出法术。轮到陈之聪的时候,没想到林少渊同班同学之中陈之聪居然是第一个冲开七个灵穴的人。

      这让一班的人都吃了一大惊,没想到平时一个纨绔子弟居然这么努力,天赋这么高,实在惊呆了一群吃瓜群众。

      只见陈之聪身上闪耀起来土黄色的光芒,双手合十在胸前过了十来秒的时间,陈之聪蹲下去双手按在地上大喝一声“獠牙——地刺”。

      众人只见一根两三米长的坚硬土刺,扎在了战斗假人身上。

      一阵惊呼在三个班的同学之间此起彼伏。

      “天哪,陈少也太厉害了吧,短短一个月居然就能释放出道术,这个地刺的威力好强大,我要是被他的地刺打中,肯定凉了。”

      “得了吧,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料,人家陈少可以校董的儿子。”

      “校董怎么了,我就不怕校董,怎么滴,我龙傲天就是不服。”

      “这么位朋友,你有种当着陈少的面说,上去说。”

      “我就不上去,我就不服,怎么滴。”

      “陈少太厉害了,我要给他生猴子。”一个满脸雀斑的女同学花痴一般。

      顾明耀:“大家安静,很好。陈之聪同学做的很好,能在短短一个月放出完整的道术,可见陈同学平时没少用功,大家要向陈同学学习,给他一点掌声。”

      陈之聪在大家的掌声中洋洋得意的回到自己的位子坐下,还顺道鄙视了一下林少渊。

      苏晓晓看着对林少渊说道:“你看他那个得意的样子,讨厌死了。林哥哥你要加油赶紧超过他,自以为是的样子真讨厌。”

      林少渊拍了拍苏晓晓示意他不要讲话。

      顾明耀又开口:“当我们冲开七个灵穴以后,从灵源处开始引导灵能到大脑的过程中,为什么有的同学一直会中途断裂,不能形成完整的灵脉能量。是因为灵能经过灵穴的时候都会流进灵穴里面,导致后面的灵力出现了断裂所以当然会失败啦,大家都还是初次接触法决,在不熟练的情况下只有多多练习才能熟练的释放出法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