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团共享物TXT

      緎“哈,大几千斤呢,你能吃掉多少?歱我就不信你们两兄弟还能吃掉一千斤,

      就算真的吃掉一千斤又如何?你看我会不会皱一下眉头”,金海칂那洒脱的样子让船上的所有人都竖起了大拇指来,

       金瀚山和金瀚天两兄弟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的确,一千斤他们吃不掉,但是一两天吃掉一百斤还是没问题的,而一百斤对于␩这次的收获来说还真不算什么,

      賥其他的굕人也是如此,别看这些人几乎都是海军退役的,可真正的生猛海鲜还真没吃过,

      ߰ 因为真正的生猛海鲜都是很贵的,虽䭎然大货和普通的海鲜口味☕差不䁓多,但是那种感觉泱就不一样,

      就像是两个女人同样背着爱马仕的包包ण,一个是A货,只要几百块,一个是真货,二十几万,看上去差不多,但那一样么?走起路来的感觉就뭢不同,

      渂这片海域既然出现了大批塟的톀虾姑王那自然就不能放过了,金嵩海急忙让言光明掉头,现在在这片海域捕騧捞的渔船已经有十几艘了,

      很快金海这艘五十多米的渔船呀加入了其中,第二网收获自然是不如第一网的收获了,但也有两三千斤的样子,

      无线电里更是传来了嗷嗷叫的声音,几乎每艘渔船都兴奋的差点跳海了,他们这些老渔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多虾姑王,但他们知道一点,这一次他们咬发嶓大붖财了,

      一万斤,一万三千斤,来这边的渔船可以说越来越多,

      当金海的船下到第四次网的时候这边的渔船已经超过了三十艘,金海苦笑了起来,这些渔民还真是疯狂啊,

      自己放过来的这几十万只虾姑王估计已经被琕捕捞的差不多了ꇰ,

      ꮯ 自己这艘船上的收获有近两万斤的虾姑王了,绝对Ӻ是收获的前三名了ዐ,毕竟金海的渔船大,马力也大,拖网也大,其他船也不少,疯了似得每艘돴船都把油门加到头了,

      看到这边的虾姑王差不多了还有船在开过来金海一挥手让渔船离开这片海域,往北开,他们这才出来,不可能现在就回去,

      至于这两万多斤的虾姑王就让他们暂时在活水仓里嶏呆着吧,过个三四ﶷ天再回港,一个是装装样子,总不能每次都是一出海就立刻满载而归回去吧,

      第二就是金海也要多释걗放一些鱼群到地球的海洋中,

      第三则是这次的收获천的确不少了,不过还是可以再捕些鱼群麝回去的,金海现在手里的确没有太多的钱,他现在还有不少计划,都需仅要用钱,

      家里的钱老妈早就存起来了,是肯定不可能让他随意挥霍的,所以现在想要钱就只能自己赚了,虽然金海不在乎钱硅财多少,但是现在是真的要用钱了,

      “少喝点,一会儿喝多了你再掉海里去”,

      这两天大家都很高兴,这次出海大赚特赚了,今天白天礐又拖了几网小梅鱼,

      小梅鱼的价格也非常高,大一点的小梅鱼零售价要在一百四五了,今天起码拖上来三四千斤左右,也就说今天的收获也有三四十万了,線

      这次出海带了不少罐装啤酒,晚上的时候휚这十几个大家伙子放开了喝,金海갼却是没喝뒰多少,他觉得这⼹些家伙几乎个个都是酒鬼,

      “放心吧老大,咯~~,这次出海赚大发了,老大你젫可是说了,给我们没人百分之一的鑓提成哦,可不许反悔”,刘洪江一边说着话还在一边打嗝,

      刘洪江平日里话很少,也ه没什么存巇在感,喝了酒后话话这才多了起来,

      刘洪江是陕北农村的,家里相当的穷,退役后也ꪩ是因为特殊的战友关系才给周雨虹当了保镖,

      工资很高了,一个月两万多,对付对付一些想绑架周雨虹的人那是绰绰有余了,可是根本不是专业保镖,离专业的差距还很大,

      因为上次的神经毒素事件석也被迫退᫐出了保镖行业,本来以泥为找不到那么高工资的工作宮了,却不想峰回路转,跟金海打渔赚的还多,刘洪江可以说把赚到的钱都寄回家里去了,

      家里还有两个妹妹在读书呢,这次的渔获옣恐怕要超过三百万了,百分之一就要超过三万了,聎一샐次出洔海才几天?就超过三万块的奖金了,他㳾能不高兴嘛,

      金瀚山和金瀚天两兄弟算是管理层,分ቕ的还多,每个人有百分之二,十二个人就分出了百分之十四的收入,金海却不在乎,Ⱛ赚钱可以不着急,慢慢来,他更在乎的是积分,

      “老大,我就没见过ĭ你这么仗义的,来,我再敬你一瓶”,金瀚天也是高兴坏了,配

      他刚刚䋿退伍回家,本来以为跟老哥一样要去码头上搬货赚钱呢,却不想金海一下子就发达঍起来买了船了,还带着他们兄弟俩发财,可是让金瀚天高兴坏了,平日里他也喊金海老大,船上也只有金瀚山会喊金海名字的,

      “少喝点뼯吧,明天风浪估计也不小,要是半夜吐了你们可得自己收拾”,金海无奈的摇了摇头还在劝,

      大家这么高兴哪里会在乎这些,结果就是到了后半夜擫有好几个人都起来吐了,转过天的早上就开始清扫船枤舱了,

      不要以为渔民就不晕船,那些常年在海上生活的人也会晕船的,

      有些人没有坐过船可能不知道,晕车很难受吧퀞?告诉你,晕船比䍶晕车还要难受十倍樂,那种吃不下去ꆡ半点东넺西羰只想当一条死鱼躺在那里的感觉真的让人绝望到想自杀,

      风浪大了船会像游乐场里的海盗船似得,还是那种超速多少倍的海盗船,不停的前后左右的晃啊晃啊,不把你晃晕了决不罢休,

      就连金瀚山都有些不舒服┭了,更别提其他人了,当然不包括金海,金海此时的身体素质别说这种摇晃了,就是船进入飓风圈子里一分钟反转一百八十圈恐怕也不会晕的,基本上金흾海的⴬身体素质已经超越基本人类的范畴了,正向着一个更高级的层面进化中,

      ⿰大海中那种大八爪鱼还是挺多的,自然下了两天网运气还真不错,捞上来两千多斤,这种大的八爪鱼零售价也有四五十一斤了,当然收购价就要低不少了,

      这次出海金海在海上多呆了几天,到了第七天才返港,他主要是让那虾姑王沉淀一下,当金海的这艘无尽号返港后果然就听到了很多热门的消息,谁家的船捕到了多少多少虾㡶姑王,

      这几天码头和周围渔村最热闹谈论的事情就是这次的虾姑王了,最厉害的一艘船捉了一ᘨ万斤出头ᛖ的样子,

      这么大的虾姑王群无论是谁都没有见过,价格自然不能便宜了,这批虾姑王也筁给出了最后的定价,一百四十五每斤收购,到了市场上的卖价绝对要超过两百了,可能要到两百三四了,而霝到了酒楼或者酒店中那价格就要再翻两三倍了,

      “小海,ゅ这次你们捞没捞到虾姑王㷃?”船还没뎱停靠呢金海的手机就响了,

      是老쇘妈打来的电话,他甚至站在船头都可以隐约的看到老妈了,看来老妈也是有些着急了,ᡙ既盼着金海平安归来,听一听金海的声音,又希望金海没有趣错过这次的虾姑ⱶ王群,

      这次虾姑王群可是让很多人都发了大财了,无数人都疯狂了,现在码头上几乎就没有什么中等渔船了,就连中小型渔船都组团过去了,打算再捞一捞,看看还能不能再网住一些,

      “妈,你也不看看我是谁?呵呵,两万斤妥妥的”,金海笑ﭶ着一边对鴶着电话说着一边挥舞着手迟,

      而岸上的金繯母却是眼睛猛地一 亮,两万斤?那岂不是说这次的收入最起码也有三百万了?金海才出海几次啊?这艘渔船钱就已经赚回来了,还剩余一点呢,

      金母也不禁䧕有些惊骇了,儿子这赚钱的速度真的是很吓人,却是没有想过在十几年前不就是如此么?看헑着花一百万买一艘渔船很贵,可是有的时候运气好出海一次一百万的渔船钱就赚回来了,那时候的渔民才叫疯狂呢,金海和那时候的渔民相比可就差远了,

      “老头子,两万斤,足足两万斤啊쟱”,金母看到儿子在挥手挂了电话,急忙拉了拉金东山的衣服高兴的说道,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嘶~~~,儨这么多?”金东山也有些惊奇了,怎么儿子每次出海都能大赚一笔啊?∵不对,上䞃一次出外海好像就不太行,就捞了一些不值钱的鮸⹀鱼,差点亏了本,不过看儿子现在的发展还真是天生当渔民的料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