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地址最新

      “袁小子,你这小小年纪可不兴喝那么烈的酒啊。”

      正当霍源拎着葫芦准备走时,掌柜的缓缓从门外走来,笑呵呵的说道。

      掌柜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有些富态,身着锦色长衫,头戴翁帽,右手大拇指象征性戴着一只翠玉扳指,面带笑容,浑身透着商儒气息,只可惜没了左臂左边衣袖空荡荡的。

      “不是我要喝,张叔。”

      “我就说你这小子什么时候学会喝酒了,原来是个跑腿的,哈哈哈”

      霍源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在掌柜的面前显得有些憨态。

      “张叔,一壶酒多少钱啊?”

      说着,便要向怀中掏钱。

      “诶...不用不用,这酒钱张叔还是出得起的。”

      说着,摆了摆手,霍源听到张叔这么说,倔强的摇了摇头:“不行,张叔开门做的是生意,我既然说是要买,理所应当要给钱的!没有喝酒不给钱的道理。”

      原本揣在怀里的手慢慢抽了出来,握紧的拳头缓缓的摊开,手掌里乖乖的躺着数十枚铜板,上印“辰启二年”,户部监制。

      张顾接过铜钱,掂了掂,“你这小子真倔,得,这钱我收下,地瓜,过来。”

      一个跑堂的伙计跑了过来,“怎么了,掌柜的。”

      说着看到掌柜的低头捻了一枚铜钱出来,停顿了一下又拿出来一枚,“给,出门拿两支冰糖葫芦去,趁我没注意你们俩找个地方给它消灭掉,地瓜,今天下午你就先歇半天,去吧。”

      闻言,名叫地瓜的少年眼前一亮,看了一眼站在掌柜旁边的霍源,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也没有说什么,笑了笑接过铜板,放下背搭,向外走去。

      “好了,你小子也去吧,别让他等着急了。”

      张顾笑呵呵的看着霍源。

      “那...张叔我走了啊。”说着,霍源转身掂了掂背后的箩筐,向外跑去,心里想着“可别化了呀....”

      张顾在背后看着渐渐跑远的霍源,低头掂了掂手里那十九个铜板,铜板跟铜板紧紧的黏在一起,慢慢的把铜板收起来“什么时候能再去一趟悬空城啊!”

      再抬头已经看不见霍源的身影。

      ______

      出了酒馆,霍源看向卖糖葫芦的摊位却没看到地瓜,“咋一支冰糖葫芦就让这家伙这么没义气?!诶,别不是已经把我的那根吃掉了吧。”

      心里这么想着,霍源连忙穿街越巷去找寻地瓜的踪迹,找了一会进到一个偏僻的巷子,霍源犹豫了一会,还是大步走了进去,边走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清一色的低矮砖墙有些破旧,一户又一户宅门,只是好坏新旧更有差距。

      “喂....”

      突然出现一只手正要拍在霍源的右肩,霍源回转身一拳递出,击退突然出现的手掌。

      “嘶...小源小源是我是我...停停停停....”

      霍源正要趁机进步再出一拳,看到地瓜的脸出现在自己的拳头前.....连忙收拳。

      “小源你现在不得了啊,哎呦真疼,还好糖葫芦没掉,你看看你。”

      地瓜揉了揉手,看了看糖葫芦没被打坏,才走向霍源走来。

      “你还说,要不是我收住劲,你脸就肿了。”

      说着,霍源上下打量了一下地瓜。

      居然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走到自己三步之内。

      “嘿嘿,别想了,是掌柜的私底下教我的,这个叫什么敛息术,我现在最多只能保证一息之内不被人察觉。”

      “一息之内?这么久?”霍源闻言,当下很是震惊,一息之内自己可以打出七十六拳,“我要是会了这个,那之前跟焱虎那一战.....额,那好像是我追着它...这要是我偷袭谁,那一息之间.....呸呸呸”

      霍源突然警觉心中响起凡爷爷的话。

      “我辈修士练拳,秉承的就是光明磊落,纵然是赴死,也应当正气浩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