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be8 korea

      张易之蛮横无礼的举动,让诸多国家使节满腹委屈。

      你们大周可是世界之巅,怎么跟强盗似的啊……

      于是,以突厥为首,总共三十多个国家的使节表示严重抗议。

      他们用实际行动抵制张易之,跑到皇城敲登闻鼓,沿着御道大呼大叫。

      此事自然也惊动了朝堂。

      要知道,大周有许多胡人在朝为官为将,他们纷纷弹劾张易之。

      不仅武则天龙颜大怒,朝臣皆对张易之不满,竖子丢我大周的颜面啊!

      张易之彻底激起群愤。

      ……

      朝殿。

      武则天从御座上站起来,戟指着殿内的张易之,喝骂道:

      “张易之,朕刚拟定实施休养生息的国策,你却要挑唆大周与诸多蛮夷国的关系,倘若战事起,朕第一个派你去前线冲锋!”

      连一直欣赏张易之的狄仁杰都忍不住,持朝笏出列:

      “张督作,我们大周要有海纳百川的气度,对四夷要有温和包容的态度,你却敲诈勒索四夷,着实惭郝!”

      武三思也出列指责:“张督作,此等行径与强盗何异?”

      群臣皆附议。

      被所有人的目光盯着,张易之非常无语。

      在他看来,作为世界最强盛的国家,薅羊毛有何错?

      不服就让他们刚正面呗。

      可在古代秉承着儒家思想,亦或是虚荣心作怪,作为万邦之首,绝对不能占蕃属国便宜,这样才是大国气度……

      张易之斟酌了一下语言,缓缓道:“臣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陛下啊。”

      “休要胡说,你且道来。”

      武则天微眯凤眼,全都为了朕?朕怎么有点不信。

      张易之正色道:“陛下,臣希望铸造世上最壮观、永载史册的功德天枢,可四夷筹资的百亿钱的确不够。”

      姚璹抓住机会,赶紧出列,怒斥道:“此言差矣,我们大周国库充盈,若是铸造钱财有缺,国库自然补上。”

      “依臣看,是你张易之起了贪墨的心思吧?”

      安静!

      朝会上异常安静。

      文武大臣皆面色不善,说的有点道理啊。

      四夷先是筹资百亿钱,又被迫捐献几十万两黄金,这么多资金交给张易之支配,他若真偷藏一点,谁能发现呢?

      张昌宗非常愤怒,就算是真的,但你不能到处乱说……

      他出列,反唇相讥道:“你姚璹老家的园林怎么来的,臣建议陛下彻查到底!”

      姚璹刚想出声辩解。

      却突然听见急促的脚步声,他转头一看,一个人影疾步冲上来。

      群臣惊愕。

      武则天张着嘴,她也惊呆了。

      砰!

      张易之以百米健将的速度奔来,腾空而起,一脚狠狠踹在姚璹屁股蛋上。

      姚璹老胳膊老腿怎么经得住,直接啪嗒一声仰面倒地。

      张易之两眼喷火,怒指道:“我张子唯两袖清风,岂容你来污蔑!”

      朝殿鸦雀无声。

      张昌宗惊愕无比,兄长真猛士也。

      所有人都震惊了。

      这……这也太粗鲁了吧。

      他们官员都以谦谦君子自居,即使不是君子,也得伪装成君子。

      隐秘的权力斗争当然一直存在,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过激一点,也最多唇枪舌剑,在朝会上骂仗。

      可直接动手打架。

      实在是……

      他们不知道用什么言语形容。

      “陛下,给老臣做主啊!”

      姚璹趟在白玉地板上老泪纵横,甚至哀嚎起来,闻者无不抱之同情。

      武则天气得怒发冲冠,大叱道:“张易之,你眼里还有没有国法?是不是还要捶杀姚璹,血渍廷陛?”

      张易之不假思索,立马高呼道:

      “陛下,姚璹乃国之奸佞,他竟然说动用国库,实则在隐喻陛下奢糜腐化,为了铸造天枢劳民伤财!”

      什么?

      这又是哪跟哪?

      一贯精明的诸臣都跟不上他的脑回路。

      不等武则天质问,张易之娓娓道:

      “陛下,君如舟,民如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国库的税钱如果用来铸造天枢,百姓真的会感恩陛下么?”

      “倘若国库的钱留给百姓修筑河堤水坝,拨粮给发生灾害的地区,如此,百姓才会发自内心的感恩戴德。”

      “姚璹言称动用国库,他不是佞臣,谁是?”

      话音一落,朝殿群臣皆若有所思。

      说的好像有一点道理。

      那张易之勒索四夷也就有原因了。

      有一些偏感性的臣子不禁眼眶湿润,张督作真是为民着想啊!

      武则天心里恨不得把这个嘴炮千刀万剐,脸上面无表情:

      “张卿所言极是,朕爱民如子,当然不会动用国库来铸造天枢。”

      躺在地上的姚璹哭腔都骤停了,他无语凝噎。

      陛下,你一开始打算动用国库的啊……

      得,这顿打白挨了。

      他慢慢爬起来,狠狠瞪了张易之一眼,以示还击。

      武则天厉声道:“张易之朝会殴打大臣,罚俸一年,以示惩戒。”

      “臣遵旨。”

      张易之老老实实接受罚款。

      督作使是能领俸禄的,而且俸禄非常高,这下真是一个没有工资的打工仔了。

      群臣没有人出声。

      张易之都拿出百姓说事,谁敢再指责他勒索四夷?

      陛下需要最壮观的天枢,钱少了咋办,动用国库或者勒索四夷,既然国库不能动,只好难为友邦了……

      群臣像吃了苍蝇一般恶心,这厮嘴巴真是厉害。

      武则天也憋得有些难受,狠狠剜了张易之一眼:

      “仅此一次,切勿再犯!”

      旋即把目光望向狄仁杰:“狄卿,你去安抚四夷使节。”

      “退朝!”

      ……

      御道上。

      张易之刚想坐马车回家,就被狄仁杰拦住。

      “狄相。”

      张易之毕恭毕敬的施礼。

      狄仁杰点点头,指着远方宫殿下一个高大碧眼金吾卫,问道:“他是何人?”

      张易之眯了眯眼,回道:“突厥人。”

      狄仁杰意味深长道:“他已被王化,忠于大周,忠于陛下,心甘情愿为大周去死,这才是大周的包容性。”

      “……”张易之有些懂了,让夷人心甘情愿效忠,甚至让夷人心甘情愿做奴隶。

      关键在于心甘情愿。

      狄仁杰笑了笑:“老夫还得给你擦屁股,现在就去典客署给使节送绸缎绢布。”

      话罢便慢悠悠离去。

      张易之默然无语。

      这才是大周的气度和包容性……

      自己还是太年轻啊!

      昨天,如果自己先赠价值一千贯钱的绸缎绢布,他们是不是会“心甘情愿”捐十万两的黄金?

      答案是会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