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叶直播裸妆美女

      还有第三条路吗?

      有的。

      而且远不止三条。

      甚至前两条路里,苏与姚可以做的选择都还有很多很多。

      但此刻完全陷入自我实现需求困境里的苏与姚,并没有注意到母亲的想法也已经改变......

      “与,我有个想法。”

      姚花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宝贝儿子,犹豫一下,咬咬牙打破沉默说道:“我们回家吧?”

      苏与姚一怔:“回,回家?”

      姚花深呼一口气后说道:“是,结束这一切,离开京都,回我们的家乡,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阿花,我们是不是还能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这时,苏与姚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阿花口中的“结束这一切”,这一切指得是......

      他还想说些什么,但阿花没等他开口。

      “那你想得到更好的办法吗?无论我们和俱乐部怎么商量,摆明不想在你身上投入更多资源的俱乐部都不会选择续约的。

      即便续约,也是奴隶合同,把你丢在一旁让你自生自灭,你活了他们血赚,死了直接丢海里,那是一条大西洋上的奴隶船你明白吗?

      现在好了,青大附中也不招你了,别说打球,没有特招你以后的上学问题怎么办?哪怕是京都普通一点的高中也行啊,可我们不是当地户籍,我们买不起学区房,上不起昂贵的私立学校......”

      “我知道,要不,我留级一年,等我伤好了,我肯定能通过青大附中的体测顺利入校的,或者,我还可以用文化课考......”

      平日里温柔如水的母亲一反常态,她的语气很强硬,强硬到让苏与姚心里开始慌了。

      其实,当初阿花并不赞同苏与姚走职业篮球的道路,更准确的说,是强烈反对。

      因为在华夏,孩子念书升学才是第一位。

      苏与姚能走到今天,一是父亲的无脑无条件支持,在家地位一向低于宠物的他,因为这事哪怕跪着搓衣板也抗战到底,嚷嚷着女人头发长见识短,你懂个锤子,我儿子这天赋不打篮球白瞎了......

      二是,苏与姚去到业余体校后马上便用逆天的表现让阿花无话可说。

      由于篮球特长,苏与姚不仅被华夏超级名校京都启明中学特招,初中没念完,才初二就又被青大附中预录取。

      没错,青大附中其实就是来截胡的,卡在苏与姚和路桥俱乐部合约在初三就结束的时间点上,想要挖走苏与姚。

      这路桥队能忍?

      绝对不能啊!

      苏与姚去京都启明中学那是因为那间学校跟俱乐部有合作,你青大附中凭什么来挖我的人!

      最后的最后,双方还是谈妥了,才有了苏与姚可以去青大附念书,同时在职业俱乐部签约注册的操作......

      路桥队和青附这个抢人大战之后,苏与姚在圈内的关注度直接爆表,甚至连青大和京大的篮球队主教练都来进行过家访......

      要知道,那可是青大和京大啊!

      华夏最好的两所大学,多少人梦寐以求的至高学府?

      我儿子因为篮球打得好,初中就已经被这两所大学抢着要了!

      这便是阿花明明很讨厌篮球这个暴力游戏,但最后却妥协让步同意让苏与姚打篮球的最大原因。

      如今,父亲去世不到一年,自己又遭遇重伤,俱乐部态度转变不说,青大附中再精准的一刀插在阿花的软肋上......

      母亲的心思,就算苏与姚的反应再迟钝也该意识到了。

      此刻的他就像个溺水的孩子,极力试图抓住那最后一根稻草。

      但是没什么用,苏与姚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你不知道!”

      姚花的情绪突然崩溃了,泪如雨下,歇斯底里的吼着。

      “你就是......呜......你就是放不下你的篮球,腿都断了还满脑子都是篮球,篮球篮球篮球!

      可我怕了篮球,我再也不想看到你受伤了你明白吗?我再也不想看到你受伤了......”

      她何尝不知道还有别的办法?

      青大附中不特招,还有别的学校,凭苏与姚那金光闪闪的履历,在京都找不到一间学校肯收?

      这是个笑话,不存在的。

      苏与姚依然会被京都的高中疯抢,只是可能不会是苏与姚想去的那种最好的篮球名校罢了。

      甚至,以苏与姚那妖孽一般的天资,只要他愿意,他认真学一个学期文化课然后考个京都中考状元出来姚花都不意外。

      自己宝贝儿子到底有多妖孽,没人比她更清楚!

      只是,如果这一切都是为了以后能继续打篮球的话,姚花不会再同意。

      苏与姚子赛场上的断腿惨状已经是她心里最恐怖梦魇,每天晚上一闭上眼睛,梦里都是儿子倒在地上,抱着折成90度的断腿痛苦嚎叫......

      他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那断骨刺穿皮肤暴露出来的血腥、恐怖画面,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无论如何,她也不会让苏与姚再打篮球了,她再也不想看到苏与姚受伤。

      姚花整个人像垮掉一样,无助的哭泣着,苦苦哀求道:“与,你不是个任性的小孩,你很懂事的,你很有主见的,你爸爸都说你和其他孩子比起来成熟得可怕。

      别家是爸爸叫儿子听妈妈的话,你爸爸走的时候是拉着我的手交待我,叫我以后如果有拿不定主意的事情,可以听儿子的话。

      我知道你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对于篮球你总是很执着,甚至可以说是着了魔。

      但这次听妈的好不好?就听一次好不好?让篮球过去吧,好不好?

      我们回老家找间普通高中,好好念书,妈不求你以后能成为什么超级球星扬名立万,甚至不求你考上什么好大学,妈只希望你能够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你爸爸走了,如果你再出意外,你让我怎么办?我只剩下你了,我只剩你了啊......”

      这下,苏与姚是彻底慌了,心里纵然还有千万道理想和她讲,但,天大地大妈妈最大,妈妈哭了,那便是世间最大的道理。

      “妈,我明白了,我听你的,听你的!”

      苏与姚从未见过如此崩溃的阿花,他不再试图反驳,连忙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道。

      把泣不成声的妈妈拥入怀里,抚着她的头不断的安慰着,

      “没事的,没事的......”

      “不哭,不哭了哈,乖......”

      “嗯,回家!去他喵的篮球!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我们回家,回家......”

      母子俩相拥痛哭着,才推开病房门准备进来给苏与姚打点滴的护士见此状况,吓得捂住了嘴,连忙又轻轻的关上了门......

      ..............

      病房里,一场宣泄情绪的大哭过后,姚花终于恢复了些许平静。

      看着儿子那张青涩稚嫩、彷徨失措的的脸,心里暗暗自责,刚刚自己太情绪化了。

      无论他表现的有多成熟、坚强,他也才是个15岁大的孩子,承受断腿痛苦的是他,遭受打击最大的是他,此刻最需要安慰的人还是他。

      作为母亲,自己不仅没能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成为他坚强的后盾,反倒是自己的表现像个迫切需要安慰的无助孩子......

      自己只有他了,他何尝不是只有自己了?

      姚花有些懊悔刚刚自己的情绪失控,没有再继续步步紧逼,抽了抽着鼻子,深呼了一口气后站起身来擦拭着眼角说道:

      “我出去静一静,这段时间发生太多事情了,我脑子很乱,心也很乱,我,呜呜......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阿花出去了,她需要静一静。

      苏与姚躺在病床上,他也需要静一静。

      他的表情很快就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平淡,但心里,已经乱成了一团麻。

      什么离开专业队,无法进入篮球名校,这些都已经不再是问题了,原本以为已经跌下了地狱,万万没想到,下面还有十八层......

      放弃篮球?

      真的能放弃吗?

      要知道,这可是苏与姚两辈子的梦啊!

      当瘫痪在床的他被熊熊烈火吞没时,他没有一丝惊恐,反而长舒了一口气,缓缓闭上眼。

      唯一不舍得是,墙上那些精心收集的篮球海报,被烧毁有点太可惜......

      但也无所谓了吧,他甚至有些感谢这场莫名其妙的火灾,因为他终于可以解脱了,解脱这残酷的一生。

      当他再睁开双眼时,他惊奇的发现,他重生了,重生在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全新世界里。

      他很开心,因为这一回,他不再是弃婴,他有一个很温暖的家,父母都是那么的疼他。

      他很开心,他不再是天生残疾,他不仅能跑能跳,而且慢慢的他发现,他的身体天赋远超常人。

      他很开心,因为他完全陌生的世界里,有他熟悉的篮球,当他第一次触摸到篮球时,那种熟悉感,那种兴奋感,那种仿佛灵魂都被它唤醒与之融为一体的感觉......

      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他这辈子要做什么了,他要圆一个梦,前世的篮球梦......

      所以即便苏与姚伤成这样躺在床上,对目前状况再焦虑再消极,他也没想过要放弃篮球,他的心中依然充满幻想。

      放弃?

      不可能放弃啊!

      可是,一年前爸爸去世,妈妈还没从悲痛中走出来。

      如今家里唯一的男孩也出了大意外,一下子她的整个世界都变了,天翻地覆一般。

      她很无助,只是在咬牙坚强。

      这个时候,苏与姚实在无法再对这个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有一丝丝的任性与忤逆,否则,她真的会被巨大的压力彻底压垮的......

      “万般皆苦,我该如何自渡?”

      苏与姚那如婴儿般清澈的眼睛变得浑浊了起来,纠结、彷徨、迷茫。

      一边是对篮球梦想的执念,一边是妈妈的苦苦哀求。

      两者纠缠盘旋在一起,宛若龙卷风一般,疯狂的旋转,加速,在脑海掀起滔天巨浪,耳朵嗡嗡作响,苏与姚只感觉自己的脑子都要炸了。

      目光所及之处,仿佛整个世界所有事物都在疯狂旋转一般,洁白天花板上幻化出一个巨大的黑色漩涡,如嗜血的猛兽咆哮着张开血盆大口,誓要把他卷入那无底深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