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真实泡良

      在酒德麻衣跟薯片交流的时候,云墨跟伊丽莎白也在交谈。

      在单面玻璃放下来的的时候,云墨就关闭了黄金瞳,也变回了那个看着人畜无害的样子。

      “刚才的你让我想起来昂热爷爷之前跟我形容的你”伊丽莎白说道“之前我还不相信,现在我相信了”

      “哦?老师是怎么形容我的”云墨好奇的问道。

      “君王”伊丽莎白说道,然后顿了一下说“我觉得这个形容并不确切准确的说是暴君”

      “我看起来很残暴吗?”云墨做出来一个乖宝宝的表情,然后吐槽道

      “暴君可是从来都是反派的存在,我还不想被正义的主角消灭”

      “你能别做出这样的表情吗?很出戏的”伊丽莎白吐槽道

      “哦?你喜欢霸道总裁?”云墨好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看着伊丽莎白。

      “舞台剧要开始了”伊丽莎白岔开了话题。

      云墨看着伊丽莎白,自己明白就好了,看透不说透,他跟伊丽莎白还是好朋友,然后想到了什么

      “我觉得你在想什么不好的东西”伊丽莎白打了一个喷嚏,看着云墨开口说道

      “你怎么能凭空污人清白呢?”云墨开口就是老梗了,云墨看似稳如老狗,其实黄的一批。

      “你真的没想”伊丽莎白看着又变成逗比的云墨质疑道,她现在越来越相信云墨有人格分裂了。

      “没有,我不是那样的人”云墨说道

      “我相信你,歌剧要开始了”伊丽莎白没有再追问,而是认真看起了歌剧。

      云墨也是把注意力放到了歌剧上了,云墨就看过一遍《尼伯龙根的指环》,还是在学校图书馆看到过,此时舞台上上演的是前夕《莱茵的黄金》。

      此时舞台上已经演出到沃坦从侏儒那里连骗带抢得到了黄金和指环,侏儒在绝望中发出得到指环的人必会死亡的诅咒。

      伊丽莎白突然说道“神也是贪婪的,他们也有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何况是众生呢?云墨你想要得到什么呢?或者人生的目标是什么呢?”

      云墨看了看伊丽莎白,刚想开口说话,但是话到嘴边就说不出去了,因为他发现自己根本没有什么特别想要得到的,或者说他不知道自己的人生目标是什么,

      说是屠龙吧,但是内心又没有那么强的屠龙执念,他不像昂热那样为了灭绝龙族而活,说是活下去吧,他现在活的好好的从没遇到什么致命的危险,说是别的,

      云墨也不想到自己想要得到什么。

      伊丽莎白这么一问将云墨问得迷茫了,伊丽莎白见云墨没有说话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歌剧上,此时的歌剧来到了第二幕,云墨的心思也没有在歌剧上了,

      而是开始思索伊丽莎白的话,不得不说伊丽莎白的话很有哲理,也很致命,人生三大问题中的我到哪里去?

      伊丽莎白很快注意到了云墨的变化,想到了之前卡塞尔学院的S级自杀的原因,一巴掌扇在了云墨脸上,还在迷茫的云墨瞬间被打醒,

      云墨看着还想在扇自己的伊丽莎白,连忙说道“我没事了”

      “你没事就好”伊丽莎白松了一口气,想到能成为S级的人都不是普通人,都是精神病。

      “刚才谢谢你了,要不是你把我打醒了,我可能就跟那位自杀的前辈一样了”云墨说道,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陷入这个问题中,自己应该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人才对啊。

      伊丽莎白突然严肃的对着云墨说“云墨,答应我,这次任务结束后,去找富山雅史,让他帮你看看你的心理问题”

      云墨看着严肃的伊丽莎白,认真的点头说道“我会的”

      他也认识到自己可能真的有心理问题了,他还不想英年早逝,去看病是必然的了。

      伊丽莎白看着答应自己的云墨点点头,然后将视线转移到了舞台上,云墨也将视线转移到了舞台上,鸣鸿此时看着云墨,赤红的鸟眼里流露出担忧的眼神。

      此时巴黎蒙马特高地圣心教堂中,一个穿着黑袍的神父正在祷告,此时一个男人推门而入,来到神父身边,

      说道“你要的东西我拿来了”然后将自己的衣服下的一个小盒子交给了正在祷告的神父。

      神父结果盒子,打开了盒子看来一眼,确定了东西,然后说道“东西没问题,你也该觐见吾主了”

      神父话音刚落,男人整个人瞬间冰冻然后崩碎,两个黑袍人从教堂内部走了出来,将满地的冰渣子带走,

      然后再神父的耳边说了什么,神父点点头,两人退下去了,神父起身厌恶的看了一眼十字架上的耶稣,可以看出来这个神父不是什么正经神父,没有那个信徒会厌恶自己的主。

      神父伸开双手看着十字架上的耶稣大声说道“真正的神将要降临,吾主终将领导世界,一切虚伪的神都将消散。”

      神父拿出小盒子,看着里面的物品,一根棱柱状的晶体,晶体中央是一道暗红发丝般的细痕,像是凝固的一丝鲜血,神父狂热的看着这个晶体,离开了教堂。

      此时还在欣赏歌剧的云墨手机响了,是短信,云墨拿出手机上面是一个未知号码的来信,云墨点开上面写到“S级,我是海迪琳,接下来的拍卖会需要你的帮助”

      云墨回到“什么帮助”

      “接下来的拍卖会已经不是我们能参与的了,我们需要你拍下所有的物品,钱我们会打到你的学生证上。”

      “你对我很有自信吗?”云墨回到,

      “因为你的血统,已经震慑住了所有人,只要你开始竞价,他们会给你一个面子的,当然最后拍卖会结束后,如果还剩下钱就属于你了,不够的话我们还会再给你打钱”

      云墨看着这一段话感觉自己收到了侮辱,但是却是回到“没问题,交给我了”

      一会云墨收到了银行的信息,显示自己的余额还剩三亿美金,云墨顿时眼睛发光,内心大喊,这样的侮辱请多来一些。

      伊丽莎白看着眉飞色舞的云墨,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云墨将手机递给了伊丽莎白,伊丽莎白看了看短信将手机交给云墨说道“才三亿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而且三亿肯定不够的”

      云墨看着伊丽莎白心里一句map已经到了嘴边,但还是忍住了,心里告诉自己别生气,想伊丽莎白这样的人手指缝里流出一点钱都够自己过一辈子了,

      自己没必要跟这种万恶的资本主义比钱财,自己是共产主义的接班人,不搞这些。

      “我知道你想要骂我,但是这是事实”伊丽莎白说道

      云墨看着伊丽莎白说道“没想骂你,就是感觉自己真的是无产阶级了”

      伊丽莎白看着清秀的云墨,突然嘴角微翘,以一种打量的眼神看着云墨,云墨被这种眼神看的紧张起来了,

      说道“我怎么了吗?”

      云墨看着伊丽莎白像是大灰狼看着小白兔的眼神,心里想她该不会馋自己身子吧,自己到底从还是不从呢?从了的话好像有很多好处啊。

      伊丽莎白突然叹了一口气说道“你太小了,要是你在大几岁就好了”

      虽然伊丽莎白没把话说全,但是云墨还是听懂了于是说道“我把你当朋友,你却馋我身子?”

      “不能算馋,毕竟我自制力很强”伊丽莎说完品了一口茶。

      “你也不比我大几岁啊,最多22”云墨小声的说道

      “首先,乱猜测女性的年龄很不礼貌,而且我才20岁”伊丽莎白的话语变了,带着点危险。

      云墨看着似笑非笑的伊丽莎白,想到果然是个女的都在意年龄,要是伊丽莎白动手了,自己能砍她吗?要是砍了的话自己的老师会打死自己的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