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taylor多大

      谢知年觉得, 薛澜的第一次专访,放在所有人初次专访中排行,都可以算得上是地狱级别难度的。

      在他来薛澜应付常规的采访已是带着拘谨, 他从前本就是没与多少人打过交道的,此刻更是不知要如何回答这样的媒问题。

      其实,薛澜的确拘谨了半天,可主持人这样问题却让他灵光一现!

      这个问题他会答!

      可是转念一想,薛澜又觉得不对。

      他总不能说……我的cp就快公开!希望我的cp原地结婚吧?!

      但他想着, 自己说作为队友希望温衍能找到自己的理想型, 这样总没问题吧?

      这样想来,他便打主意。

      可他正要说话时, 周看青却突然打断了他的话,像是害怕从他的口中听到什么不得的东西:“队长的择偶标准……”

      周看青的话还没说完, 身侧的段闻峥便再次自然的答道:

      “队长这样的择偶标准,恐怕注定孤独终老。”

      “……”薛澜简直瞳孔地震,好家伙, 段闻峥狠起来竟然连着自己和温衍一同诅咒。

      媒虽然附和的跟着笑笑, 可谁都看得出几人面上的不自然。

      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绝大多数人都一边倒的觉得温衍所说的人正是暗指为了自己转玩突击手并进入职业队的薛澜。

      也正是因为这样,关于“exist的回应”这样的话题就是板上钉钉的热门话题。

      不管薛澜回应,他们都可以解读成他的回应。

      可他身边的这名队友却再次掐断了他们的所有的热门话题点。

      “我们加快进度。”谢知年在一旁微笑提醒道。

      主持人如今已经是满面的生可恋。

      “目前国服中因为wind的话已经有很多女生转位重新练号去输出位, 对此exist有什么想对大家说的吗?”

      这一次, 薛澜却在回答前下意识向段闻峥。

      在段闻峥的略微眨眼下, 他才重新将视线转回到镜头上,目光期待而明澈:“期待有机会和大家在赛场上见,加油!”

      “……”

      薛澜着主持人忽然缺氧的表情,茫然的转过头看向身边憋着笑的周看青和段闻峥, 小声问道:“我有说错什么吗?”

      “没有没有。”周看青急忙摆摆手,却俨然一副快憋笑到内伤的模样。

      周看青觉得,恐怕这家媒现在要误以为薛澜也是一位狠角『色』,可以将表情管理做得这么好,充满爱意的为“敌们”加油打气。原本薛澜在面对镜头时对温衍的占有欲他不是没见过的,就连现在他都害怕薛澜会对着麦克风说出“温衍是我的,你们想都不想”的话。

      然后被再次粉转黑的众人喷到体完肤。

      结果……

      周看青终于将心放回肚子里。

      可就在主持生可恋的算继续提问时,一旁的段闻峥却再次开口道:

      “知道你们要完成业绩,还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问我。”

      “关于……”多次临场经验的主持忽然觉得背脊一凉,她擦了擦汗:“关于昨天在游戏中的女生表示视频被发布后她遭遇网暴,被很多人追骂‘玩得菜’,对此你们有、有什么法?”

      “总决赛从来没有关于‘女生禁赛’的相关规,所以——”

      段闻峥向镜头,平缓的说道:“如果对此有任何疑义,我们赛场上见。”

      ……

      直到媒如经历一场大战之后疲惫离开,周看青才终于不用再憋笑憋到内伤。

      “段闻峥啊段闻峥。”周看青笑得捧腹:“你可真的是专访的噩梦啊。”

      “谁说的。”段闻峥走到位置坐下,头也没回的答道:“我后不是给他们留爆点?”

      “是,这可真的是你后的人『性』了。”

      “好了。”温衍制止调笑的两人,正『色』道:“准备开始训练。”

      众人立刻各自回到位置,准备开始一天的训练。

      临近开赛,几人的团队配合已经有极大的提升,是以温衍约了老牌战队荣耀训练赛,时间就在这天晚上的八点。

      几人在七点三十分钟时就统一下游戏,等待荣耀战队同赛。可时间过八点,温衍也始终未联系到本已订好时间的荣耀战队。

      “什么况?”周看青疑『惑』道:“方一坤他们一向是最守时的,怎么现在连个人影都没见到。”

      “我让年哥去联系了。”温衍凝视着手机中的对话框,沉『吟』道:“再等等。”

      lgw与荣耀也算是经常约练习赛的两只战队,两方战队都很守时,也从来没有出现过其中一只战队始终联系不到人的况。

      温衍离开训练室去继续联系荣耀战队的方一坤,几人又分别开solo边玩边等对方上线,等到时间已接近八点四十,正在一旁聊玩手机的周看青微信闪烁,他瞥了一眼联系人急忙点了进去。

      过讯息,周看青气得将手机扔在了电脑桌上。

      “怎么?”正在和段闻峥solo的薛澜摘下耳麦问道。

      “荣耀说什么?”齐思雨也忙回过头。

      “不是。”周看青提起这个便更加气愤:“在我们之前,雷霆战队也约战荣耀,硬是把原本说好的练习赛成碾压局也就算,还直接在语音里问沈戎要不加入他们战队。这段时间谁不知道他们在到处挖墙脚,背地里偷偷挖也就算,直接在训练赛时开麦嘲讽荣耀战队已经不行、让沈戎不浪费时间,去他们战队。”

      周看青越说越不爽,却并未注意到一旁薛澜和齐思雨的面『色』都变得有些不好。

      就在这时,去联络荣耀战队的温衍也重新走进训练室。

      “准备一下。”

      “还?”周看青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他们状态能行吗?”

      温衍瞥了一眼周看青,见他讪讪的闭了嘴,也知道周看青嘴快已经将事的原委大致说给几个人听了:“雷霆现在看似嚣张跋扈,实则队内并无核心队员,他们越是这样也恰好证明他们对即将开始的新赛季并没有十足的握。”

      “对!”周看青瞬间改口:“他们要是觉得能打得过我们,还用得到到处挖人凑新赛季的首发名单吗?再说了,这样临时挖墙脚出来的人真的能配合得起来?”

      “好了。”温衍建好组队,示意周看青少说几句。

      不多时,敌方阵营也陆陆续续进入了房间。

      薛澜的目光紧紧的落在了其中一个id上——

      “准备好了的话,我开始?”

      ry-srrr,荣耀战队合约即将到期的突击手沈戎。

      他都快忘记了这个人,这个人就是在孟棋离开后,温衍在青训营遍寻无果,终在荣耀战队宣布解散后转会到lgw的突击手。

      他也快忘记,如今新赛季即将开始,也代表着老牌战队荣耀即将走向陨落。

      而这个原本应该来到lgw的突击手,因为自己进入了lgw,他又该何去何从呢?

      如果不是自己,他……

      薛澜的指尖下意识『摸』索向上衣的口袋,向往常一样想『摸』出被他放在口袋中的糖果。

      可这一次,口袋中却已然空一物。

      他的心渐渐沉下来,不安全感一点点侵蚀着他的神经,让他不自觉的垂下眸。

      就在他因为这不知是不是奇怪的预兆而不知所措时,一块糖果却被悄声息的递到了他的眼前。

      薛澜诧异的抬起头,向正坐在身侧的段闻峥。

      段闻峥正撑着头也在无声的量着他。

      没有说话,没有如往常一般或炫耀或邀功,只是静静的将那块糖放在了他的掌心。

      薛澜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酸了眼眶。

      他将那颗糖小心翼翼的收进口袋,此刻比赛已经开局,他在一时间恢复状态,准备进入新一局的战斗。

      调整好键位和预设后,比赛还在倒数读秒,聊天框的私聊频道却收到了一条消息。

      lgw-reset:怎么不吃?

      薛澜的面上染上一丝燥热,低着头打字。

      lgw-exist:赢了再吃。

      lgw-reset:赢了还有,放心吃,哥哥会差你这几颗糖吗?

      短短一句话,薛澜的脸上的红晕已渐深。

      比赛即将开局,薛澜干脆不聊天窗口,调整好状态后跟上几名队友的脚步。

      荣耀在巅峰是时期曾经是《末日曙光》中最顶尖的战队,也曾经创造过数次属于他们的辉煌,然而老牌战队的悲哀,便是看着人走茶凉和『操』作日渐衰退的自己。如果法找到出路和新鲜的血『液』,很多战队就会如流星一般转瞬即逝。

      荣耀在原文中就是这样的战队。

      在原文中,孟棋退役后温衍始终未找到可以顶替他位置的突击手,便从二队中提了一名突击手暂时接替孟棋的位置。

      荣耀战队沈戎作为战队中唯一仍旧保持着巅峰状态的队员,在新赛季前就被雷霆以天价多次邀约。

      被其拒绝后,更是在新赛季碰面后给予荣耀痛击,将其直接出了总决赛的后选名单,至此荣耀宣布解散,沈戎加入lgw。

      比赛开局后,双方便在中界处正面遭遇。

      温衍与周看青在前方开道,而他也紧随其后,将所有的注意力都落在保证齐思雨的安全之上。

      这一场的对决双方都秉承着对于对手的尊重得酣畅淋漓,终以薛澜几人残血换下对方四人赢下团战。

      同样残血的沈戎侥幸逃过一劫,温衍时间,示意大家向敌方阵营进发。

      薛澜不知道,如果原文的事件重演,那沈戎是否也会如原文中所描述的一般进入lgw……顶替他的位置。

      也同样不知道,如果自己留在lgw,沈戎又该何去何从。

      但是——

      他现在唯一知道的是,只要他还在lgw,只要他的身边还有段闻峥。他就会拼尽全力好每一场比赛,坚不移的向着曾经他未完成的梦想前进。

      众人抵达敌方基地,可就在这时,薛澜却惊见不远处一块掩体石后似有倒影一晃。

      他像是意识到什么,忙架枪寻思进入战备状态,与此同时,自那块掩体的方向传来一阵急促的枪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