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视频app官方版最新版本

      秦观看着秦晓意识彻底昏迷,自然知道这是个人医生系统对宿主身体修复中,倒也不担心,只是忍不住狠狠叹了口气。

      这件事给了他警醒,秦晓心中的伤口实在太深,甚至让她学会用冷酷的一面面对这个世界,连用自残的办法都想到了,说不定还有自毁倾向,真是,真是让他担忧。

      秦观某种程度上是个十分护崽的人,看着视频里的秦父秦母,冷哼了一声。

      既然都不是合格的父母,还是远离一下比较好。上学,还是体育,还有什么可以远离他们的办法呢?得好好规划一下。秦观默默的想道。

      不过既然是晓晓的希望,那就尽力帮她完成心愿了。

      秦观想了想,庆幸自己之前做了一些准备工作,不过也是他未雨绸缪,想着给秦母帮个忙,也省的晓晓一直担心她。

      在外边,秦家已经乱的不成样子了。

      因为在农村里边,各家各户的互相串门是常有的事情,各家大门也开着,而且秦家闹得这么厉害,也有人想看热闹,秦家隔壁邻居早已闻声而来。

      “诶呦,这怎么把脑袋给撞破了!”出声的是隔壁的刘奶奶,她是个村里有名的和蔼人。

      她早就走到了门口,本来是要吃完早饭出来坐在门口晒冬天难得的阳光。

      刚才看见秦晓一家人大包小包的提着东西过来,也有心凑个热闹,毕竟秦家老三也是她看着长大的,出去打工好几个月回来,得见见面。

      结果刚走到秦家门口,就听见秦家常有的戏码,婆婆教训媳妇。

      其实刘奶奶也不愿意掺和,她不爱说那些是非,以前也受过婆婆嗟磨,所以看到秦家对儿媳妇的刻薄劲儿也很看不惯。

      但秦奶奶是个厉害的,她不愿和秦奶奶闹得灰头土脸,毕竟也是邻居。

      只是听着听着,透过敞开的大门,刘奶奶瞧见秦奶奶把孙女推到在地上,头好像还磕破了,登时也忍不住了。

      不过她到底顾虑着自己身子骨不好,怕拦不住,忙回家喊儿子儿媳。

      “诶呦,不得了了,隔壁秦家连生妈,把连生妞妞给推到桌子上了,头磕破流了好多血,你们快跟我去看看。”

      一听这话,刘家儿子儿媳两个人都愣住了,然后反应过来忙过去看了看。

      刘家儿媳妇瞧见自己平常喊连生嫂子的秦母跪在地上抱着磕破头的晓晓,忙上前喊道:“天爷啊,这是怎么了?

      连生嫂子,这得去医院啊,先让村里老高过来止住血啊,这孩子流着么多血。”

      这话一出,秦父也反应过来,此刻他倒有了一些决断,忙跑进屋给村里的诊所医生老高打了个电话,让他带着医药箱过来。

      然后对刘家的儿子刘建业说道:“建业哥,麻烦你去趟章民哥家里借下车,我送孩子去医院。”

      秦父所说的章民哥,他大伯就是秦母堂哥于建林的岳父,家里有辆小汽车,想要送人去县里,秦父自然想到了他。

      早已经从母亲那边知道孩子受伤缘故的刘建业,听到这话立马答应下来,只是欲言又止的看了秦连生一把。

      最后还是说道:“连生啊,好歹你是男人,婆媳之间关系好的不多,但也没你家这样的啊!”

      说完又叹了口气,才转身离开借车找人去了。

      秦连生扭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女儿,那一抹血色刺痛了他的眼睛,还有有些呆傻的儿子和正在检查女儿伤口的妻子,一时只觉得心慌意乱,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秦家的事情闹得很大,再加上邻居刘建业跑去借车,一下子来了至少十几号人,有着急的,有看热闹的,但明面上大家都很关心秦晓的伤势。

      秦母前些天在医院上班,把以前忘了的知识重新捡了起来,面对女儿的伤势,她红着眼睛检查了一遍,对着赶来的医生老高说道:“老高叔,麻烦您先把伤口止血,不过一会儿得去医院做手术,麻烦您跟着一趟,我怕处理不好。”

      年岁有五十多的老高叔听了忙点头,上前简单处理了一下伤势,道:“好,你放心啊,秀芬,一会儿我跟着去一趟。”

      秦爷爷早就躲在屋里不吭声,秦奶奶站在一旁,竟然和人聊起了天,说起了闲话,好像不关她的事一样。

      但是听到这,她还是扯着嗓子喊了一句,“孩子调皮,老高你随便用点药就行。”

      这话一出,知道内情的几个人都齐刷刷看向秦奶奶,根本不太理解她怎么这么颠倒黑白。

      有个小媳妇已经从刘家嫂子那知道了事情真相,听到这话不由很鄙视的看向秦奶奶,她是新嫁来的,不知道秦奶奶素日威名,状似和旁边人说话一样,声音也不小。

      “诶呦,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奶奶想打死孙女不说,竟然还有颠倒黑白的。”

      这话一出,大家纷纷议论纷纷,互相交流了一下八卦,印证了小媳妇话里的真实性。

      有个辈分比较高的大娘,平常就对秦奶奶看不过眼,听到这话就指责道:“连生妈,有你这样当奶奶的吗?把孩子弄成这样,还说孩子调皮,你亏不亏心啊。”

      秦奶奶一听这就跟点燃了炮仗一样,嘴里说了一堆难听的话,然后拉扯住刚才那个起话头的小媳妇,“你谁家的啊,管别人闲事管得多,老娘我用得着你管吗?”

      秦奶奶一出,战力无双。

      但等着车,并且看着老高叔处理伤势的秦母彻底爆发了。

      她直接指着秦奶奶鼻子骂道:“我告诉你,今天但凡晓晓出了事,我就把你送监狱里,别在这指桑骂槐的!”

      秦奶奶以前一向喜欢嗟磨儿媳妇,今天听到这种大逆不道的话,直接气歪了嘴,“你,你个没人要的东西,连生,连生,快把她撵出家,不许给她拿钱,家里养出了一个祸害!!”

      这话一出,秦母刚才一直强忍的眼泪瞬间流了出来,红着眼指着丈夫,说道:“这就是你妈,你妈想害死晓晓啊,我告诉你,秦连生,今天这事没完!”

      秦父刚才一直不吭声,见妻子和老娘都逼着他,蹲在地上垂着头一言不发。

      秦母见此更是气得说不出话来。

      从事情发生起,除了刚开始那声惊呼,一直没再说过话的秦源却突然往秦父身上扑过去。

      “爸,快拿钱给晓晓治病,晓晓中彩票的钱呢,快给我,快给我。”秦源边哭边说道。

      这话一出,大家顿时都看向这两父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