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光裸美女图

      当张伐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刚醒过来,他感觉头还是有点晕,然后发现头和双手都缠着绷带。

      “你醒了啊,怎么样,感觉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嘛。”这时进来了一个身穿背山拳馆劲装的女子,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黑色药水。

      这是昨天练武院里练拳的几个女子之一,不过昨天打斗的时候,并不在场,张伐记得她吃完好像就出了拳馆到外面去了,至于为什么会注意到这个,因为整个拳馆,最好看的就是这名女子了。

      “我没事。”张伐轻轻的摇一下头。

      确实已经感觉没事了,头现在只是有一点点昏,而手也只是割破,并没有伤到骨头,此时感觉痒痒的,应该是在长肉。

      这让张伐不禁感叹,这个世界的伤药效果既然这么好,听李管事说过,飞水城只是乾国奇州的一个不起眼的小城罢了。

      如果飞水城只是一个小城,那大城又得是个什么样子,会有多强的人,资源又得有多好。

      现在,就这么小小的一个飞水城里的一个拳馆弟子,就已经将他伤成这样,要不是最后关头有苏文杰及时赶到,他应该已经死了。

      “还是太弱了啊。”张伐心里不禁叹气。

      “你先把这碗药喝了吧。”那女子说到。

      张伐接过药后便一口喝干了。

      “多谢师姐,我叫张伐,不知道昨天我昏过去之后还发生了什么。”张伐问。

      “我叫杨晴雪,张师弟跟我差不多大,以后叫我晴雪就可以。”那杨晴雪看着张伐,有点脸红的不好意思说到。

      不得不说,杨晴雪虽然练武,不过并没有练成那种膀大腰圆的模样,相反的把身材练得很好,加上穿着背山拳劲装,将她身材的弧线完美勾勒了出来。

      加上人本来长得就好看,脸红之下就更加好看。

      不过张伐没有关心这个,只是轻声说道:“多谢杨师姐的照顾。”

      前世因为是留守儿童,加上父母离婚,让他从小就比较自卑,同时内心也有点阴暗,所以从来没有渴望过有谁会喜欢自己。

      而哪怕是自己喜欢的人,也只敢偷偷的喜欢,连上去说一句话的勇气都没有。

      后来直到大学毕业,也没找过女朋友。工作后就更不要想了,没钱,你连恋爱都谈不起。

      杨晴雪发现张伐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情况,又听到他叫自己杨师姐,不禁有点失望。不过没有让这种情绪影响自己,而是正了正脸接着道:

      “听他们说,师弟昏过去后,苏文杰师兄便打听了整个事情的经过,然后准备让师父将赵立张居两人废除武功,逐出师门

      那两人求情那萧霖不得,想对萧霖下手,结果被苏师兄打断了双手双脚。

      至于那萧霖,是让萧家家主亲自过来领回去的,听说这次会对师弟有赔偿的。”

      “原来如此,多谢师姐告之,不知道他们打算怎么赔偿我。”

      张伐没想到整个事情的主谋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反倒是那两个跟班从犯,直接被废,还被断手断脚,基本上是活不成了。

      谁让人家背后有萧家这样的势力呢。

      “还是实力太弱了啊,既然被别人的两个跟班走狗差点打死,呵呵,萧家嘛,还真是惹不起,不过以后要是有机会,我可不会放过报复的机会。”张伐心里想着,拳头不禁紧握,结果扯到了伤口,让他又赶紧松开。

      不过杨晴雪并没有发现。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赔偿,不过听说很贵,想来应该不会差。

      毕竟萧家这种大族,每一年光是城里出租的店铺和收取的税费,就已经高得离谱了,更何况他们还做其他生意。”

      说完杨晴雪又看了一眼张伐,然后有点佩服道:“没想到师弟还没学武,就这么厉害,敢打敢拼,既然连张居都不是你的对手。”

      要知道张居可是和她一个级别的,既然被张伐直接插瞎了眼睛。

      尤其是听到张伐当时的场景,让她忍不住要夸赞,张伐还真是一个心思敏捷的人。

      “侥幸罢了,如果不是那张居自以为能稳稳拿下我,轻敌的缘故,我哪里能伤得了他。”张伐自家人知自家事。

      光是为了伤到张居,自己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哪有,张伐师弟真是勇猛过人,不像其他师兄师弟,那么多人在现场,既然一个人都不敢上前帮忙,真是一群废物。”杨晴雪夸了一下张伐,然后想到了那些人的作为,顿时大骂。

      然后发现自己既然在张伐面前骂人,顿时有点尴尬,脸一下就红透了。

      于是赶紧拿着张伐喝完药的碗,说一句:“张伐师弟好好养伤,一会儿师父会喊你过去,我先走了。”

      说完便匆匆的走了。

      张伐有点哭笑不得,这个师姐还真是热心肠,既然这么维护自己。

      顿时让他因为昨天那些人冷漠的态度,而带来的负面情绪好了很多。

      不过他也决定了,以后那些人有什么事情,想找他帮忙,那怕是不可能了。

      他可不是什么圣母,会有什么以德报怨的高尚情操,他只是一个普通人,尤其是前世还是一个内心比较内向阴暗的人。

      张伐躺在病床上,感受着体内的五丝气血,这五丝气血,他还控制不了,且这点气血,哪怕控制得了,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

      必须要抓紧时间增强实力。张伐暗暗下了决心。

      可能是杨晴雪将张伐已经醒了的情况告诉了于勇,她离开之后没多久,便有一个弟子来传唤他说,于勇让张伐过去找他。

      虽然张伐身上缠着绷带,不过伤已经问题不大,所以他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应了一句,便下床出了药房。

      到于勇的院子后,发现苏文杰也在。

      于是马上行了个礼道:“昨天多谢师兄出手相救,不然我怕是性命难保。”

      可以看出张伐是真心道谢。

      苏文杰也是受了这一礼,然后微笑到:“师弟勿要多言,同门相残这种事情我是不会允许发生的,那两人自作孽,不可活,自然就留不得他们。”

      苏文杰看起来没有将昨天那两个人的事放在眼里,很是云淡风轻的说着那两人的结果。

      张伐看着这个文质彬彬的苏文杰,实在有点看不出来既然是说打就打,说杀就杀的狠人。

      要知道他昨天一上来就将赵立双手打废,后来更是直接将那两人废了四肢。

      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