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弹阿翔 完美落地

      圣闲与艾曼默默无语,都没有一丝声响,对于海禄所说,圣闲与艾曼都感觉,很是无力。

      道向玄幻星域宇宙?道向其它星球?这是个大问题,问题是,圣闲与艾曼,都觉得那只是个幻想与做梦。

      海禄在传送阵法盘上,放三枚低阶灵晶,然后带着圣闲与艾曼,踏入传送阵,一瞬间,圣闲与艾曼跟随海禄,就出现在圣园之内。

      海禄带着圣闲与艾曼,向着圣园圣义大殿而去,不一会儿时间,就来到了圣义大殿。此时圣义大殿里,人群汇聚,天众在正堂,左至尊,右至圣,似乎全都等待着圣闲艾曼的到来,海禄坐向了至尊位,只遗留圣闲与艾曼,圣义大殿三方而聚的正心,被所有人注视着。

      圣德开口讲道:“圣南小二叔,麻烦你给这两娃介绍一下殿堂里的人群,在普及一下,练气士知识与常识。”

      位于天众末尾的圣南起身,大声回应:“好嘞!”

      圣南小跑着来到中心位置,用手指着左边的人群讲:“看我左边,是至尊群,它们都是行业至尊,主要从事研究工作,对天地万物研究与发明创造,主要偏向于集体大道之途。”

      圣南接着指着右边讲到:“看我右边,它们是至圣群,也是从事研究工作,也对天地万物研究发明创造,主要偏向于集体民生福祉小道之途。

      就这么跟你说吧,扯淡不靠谱的事,让左边的人,拼上青春寿命去干。民生福祉小的可靠发明创造呢,让右边的人去干。

      至于正堂的那些,其中也有你父亲圣德在里面,被称之为天众,其实就是干杂活的,什么都得干,什么都得要学习,对万事万物,都要懂得。”

      圣闲好奇而问:“那道佛两会呢?”

      圣南笑语而言:“你看左边的海禄老祖,是道会至尊。右边的溪福老祖,是佛会至圣。

      你父亲圣德是道会首座,你二大爷我,是佛会主持。你父亲圣德呢,还兼职天玄郡守一职位,与他相平等级之人,还有天玄郡主府主胡仉,天玄郡丞府郡丞祁京,三府合立,以法治天玄郡。

      这些都是我们天玄郡明面上的权利平衡组合,就目前,就我们圣园实力最强,也是明面上最强的势力。”

      溪福老祖怒斥:“圣南小侄儿,说直白点,圣闲这娃对权利不感兴趣,别说一大箩筐废话,就是不说事实。”

      圣南一时间,一脸难过着对圣闲讲:“直白点说,蓝源星炼气所需要的必须品,灵晶矿脉枯竭。现在以经只有少数低品低阶灵晶矿脉可开采,只不过也撑不了多久了。”

      艾曼好奇而问:“海禄老祖不是说了,灵晶不是辅助修炼的吗?咋成了必须品了呢?”

      圣南叹气说:“那是对外相称,怕引起蓝源星炼气界恐慌,以至于挣抢灵晶,造成生灵涂炭。”

      圣闲不乐意了,生气着问:“告诉我们夫妻俩这些干嘛?整得我们都不想修仙炼气了。”

      圣南猛一脚就踹翻圣闲,怒斥:“做为有理想,有梦想的新时代青年,你这是人说得话吗?你这是打击我左边至尊们的志气,又打了我右边至圣们的脸。今天我必须得揍你,教训你一顿!

      做人得有梦想,没有梦想的你,跟咸鱼又有什么区别?”

      圣闲生气怒怼回应:“整颗蓝源星的灵晶资源枯竭,解决这大问题,你让我用梦想去实现,你不觉得,这是个笑话吗?”

      啪的一声,一大耳光子,打在圣闲脸上,圣南叹气而语:“这么扯蛋的事,我左边的至尊们都拼尽全力,为之奋斗了数十载了,你居然觉得这是个笑话?

      且右边的至圣们,也为之全力配合,你是打了我左边,又揍了我右边。”

      艾曼小声对圣闲讲:“夫君,二大爷说话,别回嘴。不然我怕你被打死,咱们家可是奉行真爱家教的大家庭,小心点,别被打死。”

      圣闲瞬间不说话了,被打得泪眼汪汪,看着圣南。而圣南点头说:“所以呢,你们还得好好学习,努力奋斗。”

      圣闲无语了,圣南笑语而言:“在这蓝源星炼气界,活到老,学到老,你们放心,往后的日子,长久着呢。”

      圣闲想回话,可话到嘴边,不敢说了,怕又被二大爷圣南给揍。艾曼开口问:“那可有其他办法?”

      海禄开口言说:“不都跟你们说了嘛,唯一的机会,就是走出蓝源星,这就是办法。”

      艾曼嬉笑高兴着讲:“那好办呀,我们出发吧!”

      海禄摇头说道:“出发?去找死吗?根据我们的研究与亲自实验。现在走出蓝源星的练气士,还在外太空中飘着呢!至于会飘向何方,谁也不知道。在外太空,无从借力,只能飘着,这是数十年里,数百位,九星九品九重天九阶九级的炼气士,用自己的生命所研究的成果。

      没办法,去了也是找死,在蓝源星不死不灭,可是一出蓝源星,任凭你修为有多高,都难逃一死。”

      圣闲听后,感触良多,心想:“这找死的活也干,这不是吃饱了撑着嘛!”

      瞬间就被圣南暴揍,拳打脚踢,圣南愤怒咆哮:“二大爷我忍你很久了,你居然把我们人族先烈,人族英雄!说成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还是家教不严呀,咋就会有你这样的儿郎,我且问你,我揍你,服不服?”

      圣南被揍得鼻青脸肿,满脸是血,嘴里含糊不清着嘀咕着:“大孙子圣闲我服了!我忘记了佛门神通,他心通的神通本领。居然敢在这么多人面前胡思乱想而调侃,我这是活该被揍呀。

      只是二大爷不都说,这是扯蛋不靠谱的事嘛,干嘛他没被揍,我却被打成猪头?”

      圣南咳嗽两声说:“我有那资格,我为之努力过,所以我说是扯蛋不靠谱的事。我虽如此说,可我是全力支持,那也是我的梦想所在,虽然不靠谱,很扯蛋,可那也是我的梦想。”

      圣闲哭丧着脸讲:“我没说,我不支持这扯蛋不靠谱的事呀!”

      一瞬间,圣南拍拍圣闲的肩膀说:“这就对嘛,年轻人,就该有朝气蓬勃,活力四射,既然你答应了,支持这扯蛋不靠谱的事,那你就为之奋斗吧!”

      圣闲哭了,哭泣着讲:“这妥妥的套路呀,我说支持,没说非得身体力行呀!”

      圣南一皱眉,一脸恶狠狠着说:“这是你说的话,你必须为你所说的话负责。既然支持,就得身体力行,努力奋斗。”

      显然,圣闲的内心,是拒绝的,然就这样,被被圣南,拳打脚踢,三言两语,就给定下了自己的未来发展方向。

      圣闲嘀咕着说:“可我的梦想目标,是丹道至尊的位置。咋就把我引向了,走出蓝源星,走出烈阳星系,这么扯蛋不靠谱的道路上了呢?这究竟是为什么?”

      圣南回应:“没有为什么,没说你参加不靠谱的研究,就不准你对其它行业研究了,毕竟这世间万事万物,都是相互关联,也许能在其它行业里,能悟到走出蓝源星,向其它星球而去的办法也说不准。”

      圣闲嘀咕着:“可我也怕在外太空,孤零零的飘着,等待死亡呀。”

      圣南怒斥:“这不让你好好学习嘛,努力学习,为之奋斗,相信自己,你一定能行。

      你可以把梦想,当做人生的游戏。那你就会觉得,当你为之努力,奋斗而梦想成真之时。那成就感,且非一般游戏所能像梦想成真时,所得到的满足感更多,不管是精神喜悦,还是物质资源,都会让你收获满满。你想想,这可比一般的游戏,好玩得多了,还能成为当之无愧的人中强者,天下至尊。”

      圣闲摇头而语:“可我还是感觉很扯蛋,很不靠谱呀?”

      圣南怒斥而说:“那么轻易就让你得道了,也就没那么大的精神喜悦与物质奖励了。

      正因为,你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才能证明,你是人中强者,至尊王者,荣耀至极。”

      圣闲很想摇头,可是却突然发现,圣南手握戒尺。圣闲只得弱弱小声而问:“那谁来教我?”

      圣南叹气,一本正经着说:“这事,没人能教你,只有你有新的想法之时。说出来,与众人一起讨论,觉得靠谱,能成事。在身体力行,为之努力,成功的那一刻,你就是至尊。”

      圣闲一副愁眉苦脸,对圣南问:“二大爷,可不可以,把戒尺给收了,你大孙子,圣闲我害怕你手中的戒尺。”

      圣南用戒尺轻轻敲打着自己的手心问圣闲:“那你答应我了?”

      圣闲颤抖着问:“二大爷,你大孙子我,能敢不答应吗?”

      圣南笑了,笑语而言:“意思是你答应我了?”

      圣闲点了点头,圣南收了戒尺,高兴着讲:“那你可要按时交作业,不然少不了你苦头吃。”

      圣闲皱眉而问:“什么作业?”

      圣南哈哈大笑着讲:“就是怎样安全可靠的走出蓝源星,向其它星球而去。”

      圣闲摇头,一副等死样讲:“你杀了我吧,这事我办不到!”

      艾曼轻轻拉扯了一下圣闲的衣服,圣闲哭泣着讲道:“这作业,我真交不了,也办不到。真的,我不骗人,真的太难了,我悲催的人生,实在是太难了。”

      天众,至尊众,至圣众。看着圣闲的真情流露,全都被逗乐了,而圣德却是叹气连连,很无奈的眼神,看着圣闲与艾曼。

      圣南笑了笑讲道:“没事,只要你有为之努力的心,那么就算你失败了,也没有人敢嘲笑你。因为不为之付出努力,而且成功之人,是没资格指点嘲笑失败者。”

      圣闲思考了一会儿讲道:“我答应你们,为之努力而付出,哪怕是失败了,我也绝不怕讥讽嘲笑。

      只是有件事,二大爷你能不能答应我?”

      圣南听后,笑语而问:“什么事?说出来!”

      圣闲尴尬着讲:“我说二大爷,你能不能别揍我,真的很疼,我这玄铁不灭法相真身,都被你揍得鼻青脸肿,实在是太疼了,我都一大把年纪了,真不适合在揍我了。”

      圣南听后却是笑了,笑语而言:“我年纪更大,你在我面前,永远都是孩子。”

      圣闲一口鲜血吐出,显然是被气得不轻,艾曼赶快为圣闲擦嘴角的鲜血。

      圣南却心里自问:“我还不是一样会被揍,我找谁去哭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