觅缘交友

      第二天睡醒已经快到中午了,弗朗睡眼朦胧地走出房间,准备去食堂吃饭。

      回想起来,这还是自己参加内测以来第一次没有完成任务就结束了游戏,系统居然连结束提示都没有,搞得他怪不习惯的。

      大早上起床,发现自己排名下降了两名,零号的平均积分也降低了,但还是维持在了平均积分排行榜第一名。

      他一脸颓废地走着,刚拐过走廊,就突然看见一个人正站在楼梯口。

      “零号。”弗朗愣了愣,“你怎么在这?”

      零号面无表情地站着,听见弗朗的声音,她转过头来,朝他点了点头:

      “我来通知你下午一点去会议室。我早上给你发信息了,你没理我。”

      “哦……其实我看到了。”只是没想到不回复你会站在楼梯口堵我……

      “话说,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

      “我不知道。只是你比较菜,应该住在这一层。”零号认真道。

      弗朗一脸呆滞的表情,刚睡醒他还没有调整好表情应对零号的说话模式,于是瞬间不会接话了。

      “按照约定,我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事情。你可以先想想你要问什么问题。”零号看了一眼呆呆的弗朗,一本正经地冲他点点头,然后转身上楼走了。

      弗朗失笑,伸了个懒腰,继续下楼吃饭了。吃完饭他又去图书馆随便逛了一会论坛,然后在十二点五十的时候,准时出现在了五楼501的门口。

      给他开门的是穿着一身黑色运动衫的高瘦男人。他皮肤微黑,五官平庸毫无特点,只是个子很高,他站在门口,都要去迁就门框的高度微微低着一些头。

      “是弗兄吧?快进来。”

      认出了弗朗,他露出一个憨厚地笑容,让开了身子。

      看见这个笑弗朗也认出来了,这应该就是弗兰肯斯坦。虽然和游戏中的样子不像,但是笑起来是给人的真诚朴实的感觉一模一样。

      会议室里零号也在,她坐在桌子边,聚精会神地看着手里的一份资料。

      弗朗有些惊讶地打量着房间内的布局,这个房间看起来和隔壁连城的那间一样大,却被布置成了完全截然不同的样子。

      整整齐齐排列的课桌,黑板上画着的复杂图表和公式,还有墙上贴着无数张印着表格的A4打印纸……这里没有懒人沙发、微波炉和小冰箱。只有打印机、粉笔、和成堆摆放的资料书。

      如果说连城的会议室是一个小型游戏室,那么这里就是一群学霸兢兢业业学习的迷你图书馆。

      弗朗走到桌边坐下,零号手里的资料是一份表格,上面是两个排行榜上的排行,而每个人的名字后面,居然都用红笔做了注解,就连匿名后面也写了好几个有可能的名字。

      见弗朗在偷瞄自己手边的资料,零号淡定地把它们合好放到一边,看向他认真道,“这是机密,你别偷看。”

      弗朗被发现了也不尴尬,“哦”了一声十分自然地扭开了头。

      弗兰肯斯坦也走到弗朗身边坐下,和善道,“听说你今天是来问问题的?你想知道什么就问吧。”

      弗朗看了一圈会议室,奇怪道,“双木小姐不在吗?”

      零号淡淡地瞥了他一眼,“你想了一中午,就是要问这个?”

      “不是,只是有点好奇。”

      弗兰肯斯坦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他想到了自己早上看见的双木脸色惨白瑟缩在墙角颤抖的样子,心里一阵五味杂陈。

      他叹了一口气,道,“她精神不太好,在房间里休息。”

      “关于【迷城】里的零号,你有什么问题想问吗?”弗兰肯斯坦还想说什么,零号却打断了两个人的谈话,淡淡道。

      弗朗微微挑眉,“她也叫零号吗?”

      零号沉默了片刻,然后摇了摇头,“她叫零一。”

      “零一?那她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游戏人物吗?”

      零号又沉默了一会,“知道。所以她才憎恨我,才会装作是我去坑害其他玩家。”

      “那你们为什么长得一模一样?”

      零号的眉间微微蹙起,似乎弗朗的每一个问题都让她很难以回答。半晌才道:

      “我一直把她当作我的妹妹……”

      弗朗点点头,关于零一,他基本上已经了解了,接下来他想问一些关于这个剧本的问题。

      “在进入游戏前你就知道这场游戏是对抗赛吧。为什么?”

      “抱歉,这个不在我的告知范围内。”零号这次倒是回答地很快。

      “好吧,那单纯作为后辈,我还有几个问题想请教。”弗朗说。

      零号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首先,为什么游戏世界里的精神力消耗速率不一样?我进入的第一个游戏世界【迷城】,只在那里待了一天,精神力就消耗完了。而同样的精神力在第二个世界里却维持了十几天。”

      “因为有很多东西都会影响精神力的消耗。”弗兰肯斯坦接口道,“弗兄去的第一个世界【迷城】是一个开放性世界,这样的世界很大很复杂,所以需要耗费很多精神力。而弗兄去的第二个游戏世界,不出我所料,应该是个封闭式世界,在这种世界停留只用消耗一点点精神力。”

      弗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的确如此,第二个世界【幔】是一个独立的小世界。

      弗兰肯斯坦接着道,“不过等真正习惯了云端游戏后,无论是那种世界都可以待很久,在那种情况下精神力的消耗反而会受体力值和惊吓值影响更多。”

      “哦——”弗朗拖长了声音点点头。

      “谢谢,我明白了。还有,我之前在【迷城】的一栋房子里接到过一个任务,在那栋房子里所有的文书都是用英文写的,可是到了下一个场景里又变成了汉字。游戏世界的文字系统到底是怎么定义的?”

      “这个嘛……”弗兰肯斯坦挠挠头,“有点难解释啊。不过大部分世界的文字系统都是汉字。弗兄不用太纠结这个。”

      零号开口道,“云端世界使用什么文字要看这个世界的造物主是谁。如果让你以自己的意识为蓝本构建一个世界,这个世界自然就是中文。”

      弗朗听出了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意味深长地摸了摸下巴,“你是说,不同的游戏世界有不同的造物主?”

      甚至于……同一个世界是由不止一个造物主共同创造的?不然为什么在【迷城】既有中文也有英文呢。

      那这个“造物主”究竟指什么?是云端公司的程序员,还是其他……

      零号却不说了,她摇摇头,不置可否道,“谁知道呢。”

      “好吧。”弗朗无所谓地微微耸肩,然后抬眼看向零号,“最后一个问题,死去的游戏人物可以被复活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