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影视时尚>

      这个时候,主控屏幕上的三维投影画面中,那位刘天仙带着微笑说了句:

      “主人晚安!”

      后,便开始缓缓地暗了下来,进入了休眠工作模式。

      而那座椅也在范伟杰的睡梦之中缓缓地放平,范伟杰翻了个身,睡得更舒服,哪怕外面采集臂工作时带来的声响,也丝毫不会影响主人的正常睡眠。

      在范伟杰的梦里,自己又出现在上次到过的那个被遗弃的地方,只不过在中间枯死的大树上,出现了一个绿色的新枝,只有两三个树叶,可是非常明显,这个树枝是活的。

      而在大树下的一个干涸的泥坑里,则出现了一小汪泉水。

      不过,睡梦中的范伟杰也没有注意到,很快的就退出了这个地方。

      紧接着,范伟杰又进入了另外一个梦境中。

      睡梦之中,感觉自己好像躺在一座由各种矿产资源与生物资源堆积而成的山上,享受着脚底下那些科学家与商人们狂热的崇拜。

      而在他的身边,数位不同类型和风格的大美女莹莹环绕在他身边,她们芳姿国色,倾城倾国,各有千秋,可谓仪态千般,风情万种。

      甚至范伟杰还看到,启明号智能系统当中他设定的那位刘天仙出现在现实中,用那晶莹若脂的玉手夹起一颗葡萄亲自送入他的嘴中后,他享受地吞下那颗葡萄后,狠狠地亲了她一口,但旁边的另一位美人却不依,他端着一杯红酒,自己先喝下一口,再用自己那丰腴姓感的小嘴送了上来,让范伟杰感觉艳福无边。

      然而,当那美人将小嘴凑上来时,她的脸忽然间变了数变,由一位国色天香的大美女变成了一个令范伟杰恶寒的女人那丑陋不堪的脸孔后,范伟杰被吓的一个激灵,他想要逃跑,却发现根本就逃不掉,那丑陋的脸孔在逐渐接近自己,咋办?

      啊!

      在惊呼中,范伟杰猛地坐了起来,同样也在睡梦之中惊醒了过来。

      发现这是一个荒诞的梦后,范伟杰拍了拍额头,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这才深吸了口气平静了下来。

      看了看外面,此时天已经亮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抬起头,就见启明号的能量指数已经上升到了13.284%左右,此时依然还在继续攀升,范伟杰不禁大吃了一惊。

      这才睡了一觉醒来,启明号竟然就已经提取了这么多的能量,消耗起码有一百多吨煤了,范伟杰赶紧打开了监控画面进行查看。

      监控画面上显示启明号的采集臂目前依然在正常工作,只是和昨晚有所不同的是,晴渊号车体移动了两次位置,前两次开采点的附近,有两个就跟下水道的孔道般大小的圆洞,一眼望不到底,不知道有多深。

      范伟杰又将地质结构的画面调了出来,就见上面的煤炭分布图块就像是被老鼠啃咬过,那两个孔道底下有一片范围的煤层已经消失,说明那里的煤已经被开采完毕,而采集臂目前所开采的资源点,也已经快到了他的最大延伸活动距离,主控屏幕显示,目前该处的煤炭资源藏储量还剩下两百多个立方左右。

      当启明号将第三个采集点处采集臂能够达到的最大范围的煤炭资源采集一空时,启明号能量总储已经高达16.976%,绝对超出了升级所需。

      这个采集点开采完以后,范伟杰将采集臂收了回来,消耗掉了0.082个能量点进行了维护和保养,又对臂架上的一些附件进行了强化加固之后,范伟杰也没有继续再开采煤矿,而是直接将启明号驶到了那山阳面处铁矿资源所在处,准备进行铁矿的采集,收集启明号升级所需的钢铁原材料。

      这处铁矿的资源点因为在山体的岩石层内部,开采方法倒也简单,只是其开采难度要大于那处煤炭采集点一些,而且开采收集回来以后,不能像提取能量那样一个魔法光芒过后就消失了以后成为能量存储。

      虽然铁矿也能提取能量,但这次是为了给启明号升级,其中还要将铁矿提炼成钢铁材料进行存储,所以过程就要麻烦一些,所消耗的时间相对比开采煤炭提取能量要多。

      接下来,范伟杰将要用一天半的时间来开采铁矿。

      从朝阳初升,到夕阳西下,再到月上枝头,伴随着采集臂上传来的轰响声,范伟杰干熬了一整天,为了精益求精,提炼到优质的钢铁材料,他已经消耗掉了数十吨的铁矿石,经过多次提纯,才收集了3.2吨优质的钢铁原料。

      直到第二曰正午,当范伟杰从睡梦之中再度醒来之后,发现奇怪了,本来按照储量计算,启明号经过一夜的采集提炼作业,把这个地方的铁矿采集完之后,就采集到了给启明号升级所需的5吨纯度极高的钢铁原料。

      可是,现在的情况是,条件不满足。

      问题出在哪里?不知道?

      咋办,只有再去找新的矿产下手了。

      范伟杰打开勘测地图,发现不远处有一个煤矿。

      这是一片临近悬崖的凹形河滩,枯水期裸露,丰水期淹没,相当的隐秘,有可持续发展的前景。

      点击自动采集,听到一阵机械运转声响,拖斗左下侧的数块钢板相继外移,支架下放,范伟杰看到了履带式采集臂。

      控制屏幕上,盘形滚刀、楔齿滚刀、球齿滚刀、盾构......多种机械选项闪过,最后,控制系统选择了适用于软土结构的盘形滚刀。

      又是一阵机械运转声传来,驾驶室与拖斗之间的钢板外移,系统选定的盘形滚刀被机械臂送出。采集臂的主臂前伸,对接盘形滚刀,旋转定位,盘形滚刀固定成功。

      范伟杰虽然不是矿业学院毕业,学的也不是采矿工程,不过学的是资源勘探专业。对各类采矿机械均有了解。

      如果一定要给目前的启明号一个定位的话,那就是全自动探、采、选、装一体化自行勘探采集车。采矿车顶端的盘形滚刀负责挖掘岩土、粉碎矿石。中端的履带式采集臂负责采集、运输。末端的复合式分矿机负责分离渣土和矿石。最后,渣土被倾倒在一旁,成品矿石被载入车斗,单向采矿工作完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