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PPP

      阮凌叹了一口气,若是以前,他还只是一个普通人时,也许会假装没看见。

      可是现在不同了,他不再是普通人了,若是还装着视而不见,他心里过不了这个坎。

      既然现在遇到了,他必须要做点什么,他装着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来到了扒手的身边,假装一不小心绊了一下,失控的撞在了,这名扒手的身上。

      “哎呦”!

      对不起,对不起,兄弟,不好意思啊,刚才不小心绊了一下,实在是对不起啊”?

      他一边说,一边点头哈腰的向这个扒手道歉。

      这个扒手睁大眼睛真想给阮凌一拳,但是看他这样连说对不起,还点头哈腰的又不好意思,真的一拳打过去。

      必竟伸手不打笑脸人吗,再说他一看到阮凌的眼神,就有一种看到狮子,老虎般的感觉,知道这个人不是好惹的。

      “哎,算了,你又不是故意的,出门在外见面就都是兄弟,没事,没事啊”。

      扒手也说道。

      “真的是对不起,对不起啊,拜拜”。

      阮凌一边打招呼,一边慢慢的走开了。

      接着他又来到了,那名妇女的旁边,将手机神不知鬼不觉的塞回了她的裤后袋里,自始至终,那名妇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阮凌将手机还给那名妇女,准备也去买票时,麻烦却不期而至了,对方来了五个人呈扇形,将阮凌包围在了中间。

      “嘿嘿,嘿嘿,我今儿个真是阴沟里翻船,竟然被人给黑吃黑了,兄弟你是那条道上的,露个底吧”?

      扒手冷笑道。

      “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们这是要干嘛”?

      阮凌反问道。

      “嘿嘿,嘿嘿”。

      小子你可别不识好歹,也别废话了,你把东西交出来,再拿出一千块,请兄弟们吃个饭,赔个不是,这件事就算是了了吧,否则的话,准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扒手威胁道。

      “怎么,你们是想抢劫吗?这可是犯法的,你们可要想清楚了”?

      阮凌微笑道。

      “别跟他废话了,先把他架到人少的地方去,这里人太多了,可别出什么幺蛾子”。

      “动手”。

      众人一声喊,一起朝阮凌包围过来。

      忽然,听到一声尖叫:

      “哎呦”。

      其中一个扒手,脚一软倒在了地上,接着又是一声尖叫:

      “哎呦”。

      又有一个扒手,倒在了地上,就这样,一连倒下了三个扒手,其它的两个扒手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敢继续朝阮凌逼来。

      “怎么了,怎么回事”。

      两个站着的扒手,走过去拉起同伴问道。

      “哎呦,我的脚好痛,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就摔倒了”。

      其中的一个扒手,在同伴的搀扶下站起来说道。

      他卷起裤衩子一看,膝盖处有一块硬币大小的红肿。

      “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大惊失色道。

      接着他目光一扫,就看到地上有一枚硬币。

      “啊,难道是,这,这,这,怎么可能呢?用一枚硬币隔着这么远就将人的腿砸成这样,这得多大的力量啊,绝对不可能”。

      扒手惊呀的大叫道。

      就在此时,另外的两个扒手也都站了起来,发现脚下也各有一枚硬币,这一下让他们不得不信了。

      “走,走,走”。

      今天遇到高人了,别不识好歹,赶紧走,赶紧走,三名受伤的扒手,在两名没受伤的扒手的搀扶下,一下子钻进了人群,只一会功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阮凌看着远去的扒手叹了一口气,他也没什么心情,将这些扒手抓起来送到派出所去。

      必竟能在这里生存的扒手,也都有着一些千丝万缕的关系,自己又何必多管闲事,枉作小人呢?

      阮凌到了售票处买了一张火车票,就随着人流进入了候车室,刚找了个位子坐下。

      说来也巧,他又看见了那名抱着小孩,拉着行李箱的妇女,向他这边走了过来,现在人流比较多,候车室里已经没有座位了。

      就在这名妇女走到了,阮凌的旁边时,阮凌忽然,站了起来说道:

      “嗨,你好,现在人多已经没有座位了,你一个人还抱着个孩子,来,这个位置让你坐吧”?

      “啊,谢谢,谢谢你啊,这,怎么好意思啊”!

      妇女微笑道。

      “没事的,我年轻站着也没关系,你抱着个小孩很累的,就不要客气了”。

      阮凌微笑道。

      “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今天的人真是太多了,根本就找不到空位了,谢谢,谢谢你啊”!

      妇女说完就坐了下来,接着又对小女孩说道:

      “快叫大哥哥,谢谢大哥哥”。

      “谢谢大哥哥”。

      小女孩脆脆的叫了一声,那声音就像是小黄莺鸣唱一般,悦耳动听,美妙至极。

      “嗯”,真乖,你叫什么名字呀”?

      阮凌微笑着问道。

      “我叫,晶晶,那大哥哥叫什么名字呀”?

      小女孩一点都不怕生,竟然还问起了阮凌叫什么名字。

      “啊,你叫晶晶啊,你好,我叫阮凌”。

      阮凌微笑道。

      “噢,你叫阮凌啊,我……

      “不许没礼貌,不可以叫大哥哥的名字,要叫大哥哥,如道吗”?

      小晶晶话还没说完,就被妇女叫停了。

      “噢,我知道了,要叫大哥哥,不能叫大哥哥的名字”。

      小晶晶脆声道。

      “啊,没有关系的,随便叫什么都没有关系”。

      阮凌微笑道。

      “噢,阮兄弟不知道,你去哪里啊”?

      妇女问阮凌道。

      “我去江苏,你去哪里啊”?

      阮凌也问道。

      “怎么会这么巧,我也是去江苏,你是江苏人吗”?

      妇女回答并问道。

      “是的,我是江苏人,那你不会也是江苏人吧”?

      阮凌惊讶的问道。

      “是的,我也是江苏人,老家有事不得不回去”。

      妇女回答道。

      “那真是太巧了,世上竟有如此巧合之事”。

      阮凌惊叹道。

      “那既然这样,咱们就一起走吧”?

      妇女又说道。

      “好啊,一起走路上还能说说话,也不那么无聊了”。

      阮凌微笑道。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就在两个人闲聊时,广播响了起来。

      “旅客们,请注意,开往江苏的D3586次动车马上检票进站了,请旅客们排队依次进站”。

      “走,进站了,我来帮你拿行李吧”?

      阮凌说道。

      “噢,那就谢谢你了,阮兄弟”!

      妇女感谢道。

      “噢,忘了问了,你是几节车厢”?

      阮凌又问道。

      “噢,我是8节25座,你是几号车厢”?

      妇女也问道。

      “噢,我是8节23座,真是太巧了,我就坐你对面。

      阮凌惊叹道。

      过了一会,三个人都上了火车,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又过了一会,火车便开了。

      “哇,火车开了,我们回家去了”。

      小晶晶兴奋道。

      “火车开了,不知道小晶晶,这是第几次坐火车啊”?

      阮凌微笑着问道。

      “这,这,这”。

      了几下小晶晶也迷糊了,她还真记不清了,必竟她才只有四岁多一点而已。

      “是第五次了”。

      妇女提醒道。

      “噢,是第五次了”。

      小晶晶开心大笑道。

      “啊,不错不错,小晶晶真聪明”。

      阮凌微笑道。

      “来小晶晶,大哥哥给你变个魔术吧”。

      阮凌又说道。

      “好啊,大哥哥变魔术了,妈妈快看呀”。

      小晶晶开心道。

      阮凌拿出一枚硬币,放在手心里然后对小晶晶说道:

      “看好了,可别眨眼啊”?

      小晶晶的一双大眼睛,睁得溜圆,一眨都不眨紧紧的盯着阮凌手中的硬币。

      阮凌握起拳头,然后让小晶晶吹了一口气,再打开手掌时,硬币不见了。

      小晶晶睁大眼睛,眼珠子轱辘轱辘转了好几圈,好像是在想硬币怎么不见了。

      然后哇一声叫道:

      “硬币不见了,我明明看见就在手心的,怎么不见了,大哥哥真厉害。

      “哈哈哈哈”。

      接着又笑了起来。

      只见阮凌从小晶晶的脑袋后面,又把硬币拿了出来说道:

      “看到了吧,原来硬币跑到了小晶晶的头发里去了”。

      “哈哈哈哈”。

      小晶晶开心得不得了,阮凌也很开心,只要一天一夜的时间就到家了。

      在外一个多月了,杳无音信,父亲母亲还以为自己,已经遭遇了不幸,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想到这里心中又有了些许伤感,真的是归心似箭。

      “来,来,来,盒饭来了,有需要的旅客可以来买啊,二十块一盒”。

      现在火车已经开了四五个小时了,现在已经到了吃饭时间,阮凌已经很饿了,肚子早就咕噜咕噜的叫了。

      这时本来睡着了的小晶晶,也醒了过来,刚一醒过来就叫道:

      “妈妈,妈妈,我饿了”。

      “我知道了”。

      说完她又对阮凌道:

      “阮兄弟,请你吃个盒饭,不要嫌弃啊”?

      “谢谢,谢谢大姐,不用你请,还是我请你吧,我的饭量太大了”。

      阮凌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请你吃个盒饭,什么叫你饭量大,你请我,你别说了,这饭我一定请”。

      妇女有些激动道。

      阮凌本来想买个十几盒饭,大吃一顿的,这下没办法了,话说到这份上,对方非请他。

      他又不能硬拒绝,更不可能自己再买十盒饭,这事弄得,他也只能是先垫个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