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奇影院

      张轶伤势痊愈之后带着石娃子和徐铁牛再次踏上了回家的路,在风餐露宿几日之后,他们终于回到了每天夜里心心念念的石鹏村。

      石娃子看着再熟悉不过的小山村,终是忍不住哭了出来,虽然离开石鹏村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但每当想起这一个月内发生的事儿,都会让石娃子感叹生命不已做人太难,即使离开了军营,在回家路上每天夜里石娃子都还会被那些惨烈的画面所惊醒。

      张轶安抚着石娃子道:“咱们活着回来了,以后那种地方,咱们都不会再去了。”

      石娃子擦了擦脸上的泪珠,强忍抽泣道:“张轶哥,我……谢谢你……没你我早活不成了。”

      张轶每当回想起边塞一战的场景,心中也是十分不是滋味,看着面前这祥和安静的山村,张轶感叹道:“和边塞的残酷血腥的战场比起来,这里真的就是干净洁白如雪的仙境啊。”

      张轶一回到石鹏村,第一时间便是去找村中的那个疯老头,可当他走到疯老头家时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询问村中其他人才知道,疯老头可能离开村子了。

      天国朝廷发出对张明天的通缉令,通缉令上清楚的写着,侍卫张明天刺杀皇帝,如若有他消息或能将他斩杀抓捕归案的,赏黄金万两!

      这个消息响彻天国,一时间天国不少没听说过张明天的修行者纷纷出动,都希望自己能抓捕到张明天,换取万两的黄金。由于有公理殿这种约束修行者的存在,修行者不能抢夺凡人的财物,更不能烧杀抢掠,所以修行者也很缺钱,但毕竟他们是修行者,拥有着在凡人眼中几乎为神的力量,虽然钱财来之不易但相比凡人来得还是很轻松。

      张明天刺杀皇帝未遂被通缉一事也传到了天国外的很多地方,其中就包括驭风者一族之中。

      驭风者族内,一名气质相貌十分超凡的男人正与晴时光的父亲以及爷爷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这个男人是晴时光的大伯,名叫晴空,是如今驭风一族最快的驭风者。他与其弟晴生和其父晴烈发生争吵的原因是因为他想要去杀张明天,而其弟晴生与他父亲晴烈却极力反对。

      晴空道:“如今张明天刺杀皇帝失败,成为天国的叛徒,正被天国的修行者以及官兵追拿,现在可以说他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眼下正是杀他的好机会。”

      晴烈道:“万万不可,你不能去杀他。”

      晴空闻言不解道:“为什么不能杀?您忘了您的腿是被谁砍掉了吗?”

      晴空的话戳中了晴烈的痛点,当年未失双腿的晴烈是驭风一族最快的驭风者,可正在风头正盛之时与张明天一战被其砍断了双腿。以晴烈的天赋,在没有没有断掉双腿时,他曾一度被族内人认为是最有可能快过时间的人。晴烈在断掉双腿的几年后也时常在想,若当初没有与张明天一战,自己会不会真的能像驭风一族传说中的先祖一样,真的能快过时间呢?

      晴空继续说道:“前些年我就已经成为了族内最快的驭风者,我跟您说我想去杀张明天,可您说为了族人着想不想因为张明天而与天国发生冲突,所以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而我也真的放弃了杀他。可现如今,他成为了天国的叛徒,不再受天国的庇护,你为什么还是不要让我杀他?”

      说到情绪激动之处,晴空忍不住对着他父亲晴烈咆哮道:“我想让您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一旁的晴生看不下去,一把拽住晴空的胳膊,说道:“大哥,你没必要在用言语刺激父亲了。”

      晴空回过头看向晴生,目光中充满疑惑,然后用手指指向晴烈道:“兄弟,你是我亲兄弟,你看看咱们父亲现在的这幅模样,你就不想为咱们的父亲报仇吗?”

      面对着自己的儿子质问的咆哮声,晴烈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因为你杀不了他。”

      晴烈说话的声音很平静,但这十分平静的一句话却在晴空心中产生了极大的震动,他有些自嘲的笑道:“您说我杀不了他?我已是族内最快的驭风者了,甚至比当年的您还要快,你怎么会认定我杀不了他?”

      见晴烈只是叹息了一声,没有说话,于是晴空对晴生道:“还有你,我们驭风一族有着极快的速度但天生无法修行,你拥有仅次于我的速度并且成为了驭风一族有史以来第一个能够修行的驭风者,凭借你的速度结合现如今的五境修为,整个天道界七境的修行者都不是你的对手,你为什么不出手杀了张明天?”

      晴烈此刻突然开口道:“是我不让杀的!”晴烈每当回忆起此事,内心就十分后悔,当年他误信谗言受人指使去杀天国的皇帝,后来与张明天一战,后来才知晓一切都是一个阴谋,有人想引起驭风一族与天国之间的战争,想要他们两败俱伤。在那一战之后,他失去了双腿,张明天丢了自己唯一的孩子。

      晴空道:“我现在就要去杀了张明天,这是最好的时机,你们都拦不住我的。”

      说话间,晴空已随风而去。他的速度太快,快到晴生来不及做出反应他就已经纵横跨越于万里之外了。

      晴生还想动身试图追上去拦住晴空,却被晴烈拦住,说道:“你没有他快,追不上他的。”

      晴生脸上充满焦虑的神色,对晴烈问道:“父亲,大哥会是张明天的对手吗?”

      面对晴生的疑虑,晴烈低下了头没有说话,但晴生已经从父亲的表现中知晓了答案,于是转身准备前去希望在晴空找到张明天之前阻止这一战。

      晴烈则是看出了晴生的意图,他缓缓的开口道:“你别去了,让他吃点儿苦头也好。”

      晴生闻言扑倒在晴烈面前,不理解的问道:“父亲,你明知大哥不是张明天的对手,难道你要看大哥死在张明天手中?”

      对此,晴烈再次叹息一声,随后言语间有一丝嘲讽之意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张明天应该也老了,我想他的刀已经不比当年快了。”而后,他看着跪倒在他面前的晴生道:“快去喊你老婆做饭吧,我肚子饿了,你放心,如果你大哥有危险,我会亲自去一趟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