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直播下载apk

      那个三头六臂,青面獠牙的怪物,让部族里顶尖战力颇费一番功夫,才最终得以解决。大家不知道老巫婆为什么会留下这么个可怕的东西,把部落内部糟蹋成这样,不过经过这件事的测试,可以确定的是,在教育体系构成没有完全成体系的时间轴上,即使是人们眼中最强的勇士,也不过是那个时代大自然个体实力的边缘种群。

      不过实际上一直到后来,人类也是个体实力的边缘种群。生命在最危急的时刻找到的出路是吞噬叶绿体和线粒体之类的东西合二为一,而不是穷举拧出什么新的蛋白,新蛋白完全是重大危机降级到内卷之后才用大量时间卷出来的,人类找到的出路也是武器的进化与内卷。

      不论称之为法力还是真气,它的扩散不过是让食物链上没有升妖的可悲生物们再次被分类成为野兽,再次落入更深更残忍的猎场而已。

      而再往后,就这不得不走向速生速死的苟延残喘生存之道的野兽们的生存空间,也逐渐被不能控制真气,但可以利用真气快速发育,亦或不用进食有机物,只需要摄取各种生物都瞧不上眼的能量低谷、物质结晶的各种闻所未闻的食物的小股饲料型妖兽挤压生态位,逐渐像牛羊挤压马一样赶尽杀绝。

      从此篇目目时间线推到后面不过六七千年,对于进化史这过于短暂,野兽还没有完全灭绝,但距离它们从自然正在落下的断头刀下彻底销声匿迹,怕也难以拖到万年。

      这对进化史而言,怕是比一瞬间都短暂的多,说它昙花一现,都是一种怜悯而夸大的说辞。

      时代变了。但时代又如何不是每时每刻都在变化。

      晚上惹祸被那三头六臂的缝合怪弄得发光发得像紫外线大灯那位逐渐彻底恢复神志,从短暂的昏迷中渐渐醒来。

      她的昏迷确实够短暂的,她现在甚至被临时放在武的房间里,通过部族原有的结界来隔离她和那怪物,等待下一步处理,那元甚至还拿着一些水果,坐在床边边吃边等待应急反应。

      见到她醒来,元并没有什么大反应,好像早就看出来了,非常顺当地把盛水果的篮子往她那边递一下。

      她顺手拿起一个果子塞进嘴里,却食之无味。

      看着面前当做无事发生,还吃的挺开心的元,她心里五味杂陈。

      “我还是没法像你们一样啊……你们几个明明都那么小,却完全不像这个年纪的人啊……”

      她和元相处时间不长,但脱口而出的抱怨却毫不拘谨,直接说出了心里话。

      “那不然呢,我们开始整个部族里才选出的三个,随随便便让追上岂不是很没面子。”

      元一点没有要安慰她的样子,相当没心没肺。

      她听这话感觉有点气,却又因自己的无力没什么话说,只得略带哀伤道:

      “感觉这么多年白活了……哎……”

      “话不能这么说。”元说着又把一个果子扔嘴里:“以前你和你的那些朋友们一道浪费时间,虚度光阴,确实成长得慢,但现在你可和我们一个老师了,基础更好的你积累这么久再拜师,那不是新生活的大门向你打开嘛。这正是好时候啊。”

      “那这些年不也是白活了。而且你们一个个的差别都这么大,把功劳都归功于老师,是不是多少有点安慰得过于草率了。”

      她完全没被说服,反而还指出她认为的问题。

      “谁想安慰你,就这哪有什么打击,让你需要安慰啊。这你提前自己不知道啊。”

      元生得一张无情铁嘴,根本不把眼前这个当异性:

      “而且好老师确实很重要啊。时间就像财富,没人在乎你刚开始有什么,最重要的是你用这些财富最终得到了什么。一无所有的人出生得再穷也终归是别人手上的选项,说不定还遭人唾弃。老师就像财富交易的渠道,比别人领先这个渠道,就能省下很多财富。就能走入不同的道路。我们有这么个好老师,就可以省下很多走弯路的时间,用经验甚至故事代替人生道路,低成本取得别人活了很久才有的经验。抛开其他的不谈,人和人互相差不了多少。用差不多长的人生用不同的个体不断重复一样的人生没什么意义,有个好的老师,就能跳过很多浪费时间的路,直接取得形成性的东西。很多时候重要的只有这个形成性的东西而已。”

      元自己巴拉巴拉说了半天,说的她都有点不敢吃东西。等他停下来,才开始继续移动着吃手上捏了半天的果子。

      “那我有你们这么多老师,进步的会不会更快一点?”

      她说的这话就跟没听元讲话一样。

      “更快……这应该不会更快,快不快还是取决于你自己。毕竟省完时间之后,真正成长还是看你自己拿到的认知带来的速度。”

      元也看出她这些年的成长基本上就是别人讲话的时候自己不吃东西,也不打算继续说下去。

      这个摇摇欲坠的部落联盟,刚刚走进新的时代,要适应的东西多了去了。可以预见的是,大多数人还是会走上几乎一样的人生,大多数人还是会像他们不为任何意义生下来一样不为任何意义死去。

      就像即使优势物种再多,也会有很多简单劣质到难以置信的生物在视野之外苟延残喘,等到下一次横扫一切的大灭绝给他们短暂的出来呼吸新鲜空气的时间。

      这些可怜的边缘物种什么也不用想,因为想什么都没有用。就像有的物种生下来几个小时就能奔跑,有的物种在娘胎里就可以孕育下一代。它们机械地重复着生老病死,边缘到从来没有进化出任何感知来感知自己的可悲。

      巨神终将陨落,小民永世长存。

      小民悲哀地重复着他们的生命,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但是如果没有永远在受苦的那一方不断为生命的前进做垫脚石,生命又哪里走的到这一天?

      时代在变化,时代又从来没变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