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直播女主播野战

      “那你什么时候走?我送你去机场,完了我也回家一趟。”孟振国点点头,道。

      孟振国家就在江城,在城市的东北部的县城上。

      “就现在。”萧凡背起背包往外走。

      “你们多加小心,实在不行就去找警察叔叔。”唐尘道。

      两个人点点头,迅速搭电梯下楼。

      刚出寝室,映入眼帘的就是浓郁的绿色。

      大门两侧的花丛和大树都长得异常繁茂,就连地上石砖之间的缝隙都长出了杂草,整个路面出现轻微起伏。

      沙沙!

      一条麻绳粗,两尺长的蜈蚣突然从一旁的草丛里钻出来,吓得两人猛地跳开。

      “妈的,这什么玩意,好恶心啊!”孟振国恼羞成怒拿起摆在一旁的扫把就要抽那条虫子。

      “别管了,快走!”

      萧凡拉住他往停车场跑去。

      孟振国冷哼一声,瞄准那条不停蠕动的蜈蚣,猛地将扫把甩了一去。

      丫的准头还不错,飞舞的扫把准确命中了......蜈蚣旁边的一片叶子,吓得蜈蚣蜷缩起身子。

      “看来地震的影响正在扩大,连虫子都开始变异了,在不清楚具体的状况时我们没必要去冒险。”

      萧凡一边跑,一边说,神色有些担忧。

      萧凡之所以不让孟振国去招惹这条虫子,是因为谁也也不知道这蜈蚣到底变异出了什么不得了的能力。

      先不说这蜈蚣那张布满密密麻麻利齿的巨大口器,光是那湿漉漉的样子就够恶心心的了。

      要是被那嘴巴啃上一口,掉块肉怕是都正常不过。

      然而让萧凡更加忌惮的是,蜈蚣的毒。

      众所周知,蜈蚣与蛇、蝎子、壁虎、蟾蜍并称为“五毒”,其毒性之大让人闻之色变。

      何况是变异之后的蜈蚣,谁知道这原本就恐怖的毒素,在经过变异之后会可怕的什么程度,自然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那我们还能走吗?”孟振国急忙道。

      刚刚他家人也没接电话,他心里着急的程度可不必萧凡少。

      “我不知道,机票还在出售,证明交通还没有收到影响,应该可以的。”萧凡飞快的说道。

      他刚刚抢到了一张直飞魔都的头等舱机票,花了八千多大洋。

      一年一千多大洋的钻石会员算是没白充。

      ......

      “轰!”

      引擎咆哮。

      陆虎飞快的往校门口走去。

      因为群里的通告,通往校门口的大道上并没有人,两侧的植被同样是郁郁葱葱。

      在经过一片小树林的时候两人发现,里边很是昏暗,光线几乎透不过去,隐隐还看到几个黑影在跑动。

      车子快到校门口的时候发现那扇电动门已经关上了,一个巨大的禁止通行标志立在保安亭上方,甚是惹眼。

      “怎么办,校门关上了。”孟镇国转头问道。

      “是昨晚那个保安,问题不大。”

      萧凡认出了那个站在门口穿着制服的身影。

      那个保安大叔发现有车子驶来,举手示意萧凡停下来。

      “您好,请出示证件。”保安大叔喊道。

      萧凡讲下车窗,掏出一盒咳嗽烟,递给保安:“叔,麻烦通融一下,我们这急着回去找家人呢。”

      “哦?”大叔认出萧凡,笑道:“是你啊小伙子,学校规定没有通行证不能放行啊,你这......”

      大叔有些为难。

      “通行证啊,我们有我们有,您等一下啊。”萧凡笑道。

      孟振国看着萧凡,这小子什么时候办了个通行证了?

      只见萧凡拿出几张红票子,卷成一小叠,放在一张卡片后面递给了大叔。

      “好好好,有通行证就好说。”

      大叔接过卡片,装模作样的看了几眼,隐晦的把底下的红票子收去,又把卡片递回来。

      说完大叔走进保安亭打开了大门,放行了。

      “钱果然是万能的啊。”孟振国感慨了一句。

      这卡片哪里是什么通行证啊,分明就是学校健身房的会员卡而已。

      不用多说,真正起作用的必然是卡片底下的红票子。

      “钱是不是万能的我不知道,但是没有钱有些事确实是很难办就对了。”萧凡一笑,道。

      街道上。

      没有想象中那么混乱,公交车也仍在照常运行。

      但是那郁郁葱葱的大树,以及人行道地砖的缝隙中冒出来的足有人小腿那么高的野草都意味着这并不寻常。

      让人震惊的是,原本平整笔直的柏油路面,此时也是此起彼伏,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地下钻出来似的。

      但这些异样并没有让路上的行人驻足观看,每个人都是行色匆匆,一脸慌张。

      不管是认不认识,都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讨论着什么,只有偶尔呼啸而过的警车才能引起他们的注意。

      原本应该车流量大增的星期天早上,此时路面上的车子却并不多。

      没有人再急急忙忙的奔跑着去搭公车,也没有沿路贩卖零食的小商贩,往日早已拎着菜篮子逛回来的大妈也都不见了影。

      显然,每个人都知道,这非比寻常的状况绝对不简单。

      只是政府迟迟没有发表声明,让人有些手无足措。

      ......

      叮!

      绿灯亮起。

      路虎车缓缓起步,并不是因为萧凡驾驶技术差,而是前方的人行道竟然开裂且向上抬起,底层的泥土裸露出了。

      一撮绿油油的植物竟然从地下钻出来,挡住了去路。

      没办法,只能绕开。

      由于不平整的路面,导致车速始终快不起来。

      都快二十分钟了,才走了平时十分钟的路程。

      忽然,原本阳光明媚的天空变得灰沉沉的。

      呱呱呱!

      几只体型巨大的乌鸦从一旁的林子飞出来,落到不远处的红绿灯上方,看着来往的车辆。

      不祥的征兆吗?

      高空。

      一大群鸟类从远方飞来,黑压压一大片。

      让人感觉非常的压抑,沉闷的气氛在车内蔓延。

      萧凡打开窗户,让风吹进来。

      忽然,几滴硕大的雨珠滴在挡风玻璃上。

      哒!

      哒!

      哒哒!

      哒哒哒!

      顷刻间,大雨降临。

      密集的雨水从天而降,宛如一道巨大的幕布,肆意的冲刷着这片天地。

      行人吓得赶紧找地方躲雨,那几只乌鸦也被惊走了,往树林飞去,发出呱呱的叫声。

      萧凡开着车,脸色有些难看。

      这场雨来的真不是时候。

      “怎么办,这雨这么大,覆盖了整个江城和周边地区,航班很可能会延迟。”孟振国用手机查看了一番,有些担忧道。

      话音刚落,萧凡的手机就响了一下。

      萧凡伸手把手机打开。

      是订票软件发来的信息,上面显示由于大雨笼罩,萧凡搭乘的航班延误了,具体恢复时间待定。

      “靠!”

      萧凡一拍方向盘,车子发出嘟的一声。

      “要不要看一下高铁?”孟振国提议,“高铁动车不容易受到天气的影响,应该还会运行。”

      萧凡听了又是一拍方向盘。

      对啊,可以搭高铁,我怎么就没想到啊!

      高铁这玩意在地上跑的,管你下多大的雨,它该开还是开。

      不得不吹一下我大华夏的科技实力还是杠杠的!

      “老孟,你赶紧帮我看一下有票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