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瓜视频免流播放是什么意思

      “这令牌,是真的,而且比我祖上的令牌还要高一个等级!”司马得令有些惊讶的抚摸着这个令牌,他虽然年纪大了,但眼力劲还是有的。

      这个令牌是真的,他的部下,的确有人乱捉人!

      当司马得令说出这句话时,千仞雪也松了口气,然后嘴角再次流露出了她那特有的微笑:

      “那么,司马伯爵,您打算如何处理呢?”

      司马得令有些难堪的把杨子安的令牌递给他,然后深深地鞠躬道歉:“对不起,先生,是我部下不懂事,让您受惊了。”

      “太子殿下放心,这事老夫一定会妥善处置,牵涉到的小队长,以及他的上级,都会处理!”

      千仞雪摇了摇头:“司马伯爵这话,是要轻飘飘的放下啊,我觉得你们皇家骑士团这般嚣张跋扈,迟早会出乱子,不如借机我禀告父皇,整顿一番如何?”

      显然,千仞雪对于司马得令这般的处置,很不满意,想借机把事情闹大,这样到时司马得令也会受到牵连。

      “不可,不可啊,那按太子殿下所言,该如何?”司马得令身子放的很低,等待着千仞雪开价。

      这次皇家骑士团,恐怕是不可能水泼不进了。

      “那就把那个小队长以及他的队员,还有那个中队长都辞退吧,正好我这里有几个不争气的手下,让他们去皇家骑士团历练一番,如何?”千仞雪平静的说道。

      这就是她的价码,不高不低,一个小队长职位,一个中队长职位,以及一个小队的人马!

      “好!”司马得令有些艰难的点了点头,这次之后,自己恐怕也得站队了!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多了,司马得令亲自审问那个小队长,得知背后收买的人是月轩的奥德主管后,司马得令也有些头疼。

      毕竟,那可是月轩啊,不知道跟多少贵族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但好在杨子安开口了,此事他会自己去清算,司马得令这才松了口气,恭恭敬敬的送杨子安离开了大牢。

      而司马得令不知道的是,杨子安在离开了大牢后,闪身就进了千仞雪的马车,动作很轻飘飘,哪怕一直暗中跟着千仞雪的那一位封号斗罗都没发现。

      “师傅!”

      见杨子安布置完毕了隔音屏障,千仞雪就一头扎进了杨子安的怀里,小脑袋在他的怀里蹭啊蹭,像是一个小猫咪一般。

      “好了好了,都是一国太子了,而且雪儿你今年都十三岁了,还这么调皮。”杨子安用撸猫的手法抚摸着千仞雪的脑袋,有些无奈的笑道。

      “人家再大,不还是师傅你的弟子吗?”千仞雪眨着眼睛吐了吐舌头笑道。

      姑娘,你说的“大”,是哪里再大?

      杨子安有些偷偷的瞄了一下,然后突然意识到千仞雪此时是男儿身。

      这一世的千仞雪并没有跟原著一样,跟比比东关系十分紧张,所以哪怕她性子本来有些冷,但在亲近人面前,还是一副小女孩的模样。

      “如何,师傅这件礼物,你还满意吗?”杨子安轻轻的摸着千仞雪的头发,轻柔的问道。

      “很满意啊,若是没有师傅这次出手,恐怕弟子还需要再等一段时间,才可以找机会破局呢。”千仞雪的声音恢复了原来的女声,清脆且灵动。

      “那就好,这段时间你辛苦了,做的很不错。”杨子安很满意的表扬了一句,要是千仞雪事先没有人才储备,恐怕皇家骑士团有空缺也轮不上她的人上。

      “嘻嘻,师傅你知道我辛苦了就好。”千仞雪头枕在了杨子安的大腿上,嘴唇对着杨子安大腿内侧吹着热气,似乎知道那里有一条苍龙一般。

      杨子安不自在的扭了扭腰,然后道:“这次为师专门过来看看你,随后便要继续去忙了,你以后有事记得按我给你的方式联系我。”

      “嘻嘻,真的是过来专门看我的吗?师傅你真好!”千仞雪嘴唇呼出的热气继续唤醒着沉睡的苍龙,似乎一点也不害怕。

      “那是自然。”杨子安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千仞雪本来就是他专门打算看的人……之一!

      “回去之后记得别太累了,照顾好自己,有事情记得多跟两位前辈商量。”杨子安继续叮嘱着千仞雪,同时艰难的压制着自己的火气,以防出丑。

      “嗯嗯,好的,我知道了师傅。”千仞雪继续吐着热气,威逼巨龙觉醒!

      见杨子安一直在提防自己,千仞雪嘿嘿一笑,突然在脸上抹了一下,一个很轻薄的面具就被摘了下来,与此同时,她身上的一些东西仿佛被卸去一般。

      千仞雪虽然有魂骨可以模拟雪清河的外表,但她的魂骨现在还没有达到十万年的年限,不能随心所欲的模拟,所以就需要借助面具才能很好的模仿雪清河的模样。

      现在千仞雪的容貌虽然变得有些柔和,但大体上还是和雪清河的模样大差不多,但随着她的那层面具揭开,一副绝美的容颜就露了出来。

      千仞雪的脸型是偏向于瓜子脸的那种,而且再搭配着她那天生就自带冷清的明亮眼眸,一头淡金色的长发披肩,给人一种不一样的冷艳美。

      杨子安看到了“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千仞雪,然后见现在的千仞雪在自己大腿内侧躺着,还在不规矩的呼着热气,瞬间一股热血涌上头顶。

      千仞雪则是狡黠的笑了笑,但她还没下一步动作呢,就被杨子安按住了:“雪儿,你别………我们可是师徒啊。”

      我的徒弟怎么感觉一个比一个色啊?

      “我知道,而且我还知道,师傅跟师姐,也就是我妈妈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可那又如何呢?”

      千仞雪慢条斯理的说道,这话却让杨子安心里一惊!

      果然,自己在武魂城呆待的那几个月,千仞雪还是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师傅是师傅,妈妈是妈妈,我是我,不冲突呢,毕竟人家也有些喜欢师傅呢。”千仞雪如实说道,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在某些时候,师傅还是师傅,妈妈还是妈妈,但在某些时候,雪儿反而不希望这样。”千仞雪继续温柔的说道,同时触摸着杨子安的脸颊。

      接触那几个月下来,她真的其实有些喜欢自己这个师傅了呢。

      杨子安:………

      我怎么又又双被女弟子表白了?

      …………

      (磕头求打卡,求票!!!各位爸爸们!呜呜呜………)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