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恋直播升级版

      午饭过后,布姆与六花向着露天集市更深处走去。这里的人潮明显少了很多,可城卫兵却多了不少。

      露天集市的中间区域是兵器的海洋,是盔甲的集散地,更是无数坐骑的展示区。能来到这里的人,要么是职业者,要么就是各大佣兵团的采购特使。

      六花手中握着一条炭烤鳗鱼,时而驻足在来自兽族的巨狼面前,时而又被精灵族的麋鹿所吸引。

      而布姆则不断在脑海中比对着实物与纸张上的区别。他虽然是土生土长的王城人,却也从未逛过这里。

      乌顿巨狼,矮人战羊,巨魔猎蜥,暗精灵盲牛。布姆透过人群望着不远处的一只只坐骑,目光中充满了向往。然而他却最终摇了摇头,身为一个魔法师,又怎会骑着这些东西战斗。

      “哥哥,哥哥,什么时候人家也能有个坐骑呀?”六花的声音将布姆拉回到现实世界,可该如何回答,则又是一个问题。

      布姆现在虽然将对方当做自己亲妹妹看待,可契约兽就是契约兽,还从未听过跨着坐骑的契约兽。

      但六花却是个特殊的存在,布姆现在虽然不敢确定,可内心里始终希望对方块块成长。

      “等你能打过奥古王的时候,哥哥就给你买只坐骑玩玩。”布姆拉着六花向前走去。但就是这么一句玩笑话,却成了奥古王不久后的梦魇。

      二人逐渐来到了兵器贩卖区域,布姆现在拥有黑木法杖,自然不会再去找寻什么法杖。可六花却来了兴致,笑眯眯地东张西望。

      布姆自然知道对方的想法,但这恰恰是自己今天最主要的目的。六花的实力他最为清楚,但将双手幻化为短刃之事,却不能被别人知道,至少现在还不能。否则便会招来杀身之祸,至少也要逃离奥古城。

      因此,购买兵器就成了当务之急,不用多么精良,只求能隐瞒六花契约兽的身份即可。至于样式嘛,自然是两柄短刃。

      “老板,这个怎么卖呀?”六花蹲在一个摊子前,小手指着一对精钢短刃问道。

      “十个金币!这是由纯精钢锻造而成的兵器。”老板见来人是个小丫头,原本含笑的表情渐渐冷了下去。

      于是,这种对话整整持续了半个多小时,直到六花苦着小脸,一屁股做到了地上。而始终没有开口的布姆,此时则哈哈大笑。

      “哥哥坏死啦!也不帮人家说话,你妹妹都被人欺负惨啦!”六花见布姆取笑自己,更是毫无形象地打起了滚。

      然而布姆却将手从背后伸出,两柄精钢短刃赫然出现。其寒芒直晃得六花眯起了眼睛,那些埋怨也被噎回到肚子里。

      “呀!哥哥什么时候买的?”六花惊喜地接过了短刃,可眉宇间却依旧有些狐疑。

      “在你被人家嘲笑后买来的,怎么样?喜欢么?”布姆拉起了六花,随手拍打着对方身上的尘土。

      二人一边喝着产自低语森林,暗精灵一族的茶水,一边谈论着今天上午所发生的趣事。而更多的,则是计划起料理那些雪蟹的办法。

      可就在这时,沉重的鼓点骤然响起,拗口的战歌响彻集市区。在不远处的某个摊子前,几个来自冻土大陆长索城的维京人,跳起了战舞。

      冻土大陆是王城与九大公国的下属公国,其存在的意义只有一个,那就是接收一切犯罪者。

      在这片终年被白雪覆盖的土地上,贫困是习以为常的琐事,饥饿犹如东升西落的太阳,混乱与野蛮更是存在了千百年的真理。

      居住在这里的人类,是被众神所遗弃的孤儿,是满身刻着罪恶的囚犯,更是被抹杀在历史长河中的先民。

      布姆脑中不断回忆着从书本中学到的知识,他拉着六花走向了对方,想亲眼看看这些人在贩卖什么。

      而抱有这种想法的却并非布姆一人,只见不多时后,这个摊子前便挤满了人。甚至一些商贩老板也出现在人群里。

      “各位好,我们是来自冻土大陆的先民!”为首的中年妇女朗声说道。可回应她的,却是沉默与哄笑。

      “今天我们带来了质量上乘的维京战裙,这可是女性职业者们不能错过的好东西。”中年妇女再次开口,但人群却逐渐散去。

      战舞依旧继续着,可每个人的脸色都充满了无奈。冻土大陆是维京人的故乡,而维京人则始终保持着母系氏族的传统。

      但在如今的世界里,这种做法却显得有些过时。至少单从战斗职业者的统计上来看,男性比例占了八九成。

      “城主,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这奥古城实在是有些无聊。”一个身披熊皮的大汉小声说道。

      “混账东西!说了多少次了,在这里我只是个商人,再废话我就撕烂你的嘴巴!”此人正是冻土大陆,长索城城主贝琳达。

      这次乔装来到奥古城,她主要是为了探听一下大陆局势。随便也看看能否赚取些金币,以解族人们缺粮少食的窘境。

      可目前看来,自己贩卖的特产,却似乎不合对方胃口。一上午仅仅才赚取了十几枚金币,其中大部分还是源自那些木雕玩具。

      “姐姐,这些是什么呀?”六花的声音突然响起,布姆本欲阻止,却为时已晚。

      “呦呵?小妹妹是个战士啊。姐姐这些都是上好的战裙,不但皮质优良,手工更是万里挑一呢。”贝琳达见对方腰间别着两柄短刃,脸上再次浮现出笑意。

      同为女性,她始终最喜欢的,还是与这样的小丫头打交道。或许是出于一种惺惺相惜,亦或者是对世俗常理的抵触。

      “那多少钱一件呀?”六花依旧是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但身后的布姆却扭过头去,心道自己这个妹妹还真会现学现卖。

      “这件!上等的白化熊皮,缝线是掺了秘银粉的蜡线,足以抵御高阶魔法师的最强一击。”贝琳达缓缓从身后扯出了一件战裙,但一边的大汉见此,却险些惊掉了下巴。

      奥古人虽然不清楚,可他却知道,这东西就算在冻土大陆也是宝贝。不说那白化熊皮的珍贵程度,单单那些缝合线,也是出自魔导士之手。

      “那姐姐,这件维京战裙卖多少钱呀?”六花问出了这个最重要的问题。

      “两百枚金币,少一个都不行,这是成本。”贝琳达缓缓抬起头,有些戏谑地望向了布姆。

      此时摊子前只剩下了布姆与六花两人,贝琳达虽然喜欢眼前这个小丫头,却也不好将族人辛苦制作的东西赔钱卖掉。

      并且她见布姆那一身灰布麻衣,也并不相信对方能支付出这笔巨款。因此才报出了这么一个价位,只求劝退二人。

      “成交!六花给她们钱!”然而布姆却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随即示意六花付款,这种行为甚至令后者都有些傻眼。

      夕阳不知何时染红了奥古城,布姆依旧拉着六花,可身影却朝着露天集市的更深处走去。

      那件纯白色的维京战裙静静躺在次元空间里,六花因得到了自己中意的东西,而变得温顺无比,可那些来自冻土大陆的维京人却哭丧着脸。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