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女念什么

      中场休息,其他人都准备开始吃午餐了,李小狼还在滑冰场内练习。

      小樱招呼远处的李小狼:“李同学,你??”

      duang!

      李小狼应声倒地,然后迅速起身,朝着远处滑走了。

      “莓铃,李同学他是生气了吗?”

      李莓铃对自家堂哥还是很了解的,隐隐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但这事不能说太细,尤其不好和小樱说太细。

      因此她只好含糊地说:“不是,他这人就这样,不关你的事。”

      “李同学真的没问题吗?”

      “没事,别管他了,我们还是先吃饭吧。”

      在莓铃安慰下,小樱打消了疑虑,对着雪兔坐的爱心便当,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吃了起来。这一幕又被莓铃看在了眼里,不禁为自家堂哥捏了把汗。

      众人吃完了午餐,李小狼还在滑冰场内练习,现在他的技术已经相当娴熟了。但他仍嫌不够,还在继续练着。

      滑冰场之内人渐渐多了起来,一切都显得那么正常,只有两个人知道,异变正在发生。

      一个是异变的始作俑者,另一个是始作俑者的合伙人。

      滑冰场内气温悄悄下降着,场外的饮品店外挤满了人。随着滑冰场内人越来越少,小狼终于发现了事情的不对劲之处,偌大的滑雪场内,竟然只剩下他们四个人了。

      “小樱,我好像??”

      “知世!”

      小樱发现知世正在结冰,冰晶从知世脚底开始蔓延,现在已经一路从脚底蔓延到膝盖的位置了。

      看着知世被冰封,她现在心都乱了,一手的库洛牌,不知道用哪一张合适。

      “盾啊,保护我的挚友!”

      情急之下,小樱顾不得会不会被别人看见了,施展盾库洛牌给知世套上一层保护罩,暂时阻断了神秘力量对知世的侵蚀,但不能解救知世被冰晶化的双腿。

      “李同学,快救救知世!”

      慌了神了小樱第一个想到了李小狼,但此刻李小狼还在滑雪场的另一端,远狼救不了近世。

      “让我来!”

      莓铃握起了知世的手,温和的内力顺着掌心传递到知世身边,驱散了让人冰晶化的力量。等李小狼从另一端赶到的时候,知世已经恢复正常了。

      “大家都怎么了?”

      回过神的知世看着四周,一个个或站或坐,动作不一,都被一层厚厚的冰晶包裹着。

      她颇为后怕,要不是小樱和莓铃出手及时,自己恐怕也只会是其中一座冰晶雕塑。

      “是冻库洛牌!”

      小樱说得无比笃定,在知世被救回来之后,她便稳住了心神。看着眼前的情景,她立刻从小可的教导中找到了对应的描述。

      “没错!”

      小狼开口解释:“冻库洛牌拥有让水结冰的魔法,还能操纵寒冰造物,相当棘手。”

      “那它有什么弱点吗?”

      小樱解答了知世的疑惑:“我记得小可说过,冻库洛牌的本体非常脆弱,所以它一般会驱使寒冰造物活动。”

      “这里太危险了,知世,我们还是先离开吧!”

      知世顺从莓铃的建议离开了,这里确实很危险。至于记录小樱战斗的英姿,有李若城送给自己的相机足够了。

      滑雪场内小狼和小樱严阵以待。滑雪场外,是知世莓铃以及刚刚钻出来看热闹的百里听。

      百里听看着气氛比较紧张,便打算放一段音乐助助兴。

      高亢的唢呐声响起,《小刀会序曲》又一次出现在了这方世界。

      鼓声传来,小樱感到了脚下的异动。低头一看,在冰层下面,一条头嵌宝石,长着翅膀的巨鱼正在游弋。

      “李同学,这就是冻库洛牌吗?”

      “没错了,就是它,你小心它的攻击!”

      冰层下的巨鱼在二人脚底停下,扇动着翅膀。

      “危险!”

      李小狼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拉起身旁的小樱躲了出去。而在他们躲出去之后,在他们站定的地方,升起了两堆闪着寒光的冰晶簇。

      一击没有得手,巨鱼并没有罢休,继续扇动翅膀,冰面上突起了一个个冰晶簇,直逼二人站定的地方而去。

      得益于之前的锻炼,樱狼二人踩着冰刀鞋游刃有余地躲着冰面上突起的冰晶簇,并没有感到压力。

      巨鱼见此,加快了制造冰晶簇的速度,锋利的冰晶不断两人途径的地方突起,迫使两人分割开来,各自为战。

      终于,巨鱼的目的达到了,滑冰场一分为二,樱狼二人也被分隔开来,各自被一圈冰晶簇包围着。

      小樱感到周围的冰晶簇颤动着,好像在孕育着什么东西。

      过了一会儿,其中一根冰晶簇上裂开了一条缝隙,一条小小的,长着翅膀的怪鱼从缝隙中探出了头,慢慢钻了出来。

      随着怪鱼的离开,冰晶簇慢慢变小消失,怪鱼的身体也慢慢增大,冰晶簇转化成了怪鱼。

      李小狼同样看到了相同的情况,看着周围的一圈冰晶簇,他心里咯噔一下。

      果不其然,冰晶碎裂之声不断响起,一个又一个怪鱼从中钻出,体型迅速变大。

      一瞬间,四周的冰晶簇中怪鱼都孵化了出来,一双双眼睛中闪着诡异的光,滑行着朝樱狼二人攻击了过来。

      小樱举起鸟头杖,狠狠敲击在来袭的鱼头上,结果怪鱼十分不经打,一杖之下便四分五裂,化作一团水汽升空了。

      小樱见状,决定采用更高效的杀鱼方式。

      “风,清扫眼前的一切吧!”

      劳改风姐姐甫一登场就催动风刃收割鱼头。围攻过来的怪鱼被风姐姐一波带走,碎作一团氤氲的水汽。

      另一旁的李小狼也不甘示弱,打出一记风华招来,清空了场上的怪鱼。

      “结束了吗?”

      旁观的知世觉得有点虎头蛇尾。

      “不,知世你看!”

      莓铃指着空中的水汽说:“事情还没有结束,小狼和小樱他们只是打碎了那群怪鱼,并没有从根本上对冻库洛牌造成伤害。”

      “相反,那群怪鱼在空中融合,恐怕会诞生新的变化啊!”

      莓铃的话音刚落,氤氲水汽便一收一缩地律动着,像心脏在跳动,像大海在呼吸。

      水汽炸开,露出了里面隐藏的事物,一只头嵌宝石的怪鸟。

      怪鸟张口一吸,便把周遭的水汽吞进腹中,然后体型暴增,化作和冰层下巨鱼一般大小的巨鸟。

      巨鸟挥动它铁一般的翅膀,在高空飞旋着。

      “鲲?鹏?”

      莓铃自语,巨鸟和巨鱼让她联想到了某位先贤。李家毕竟是道士家族,即使莓铃不通道法,从小耳濡目染之下,她也知道不少东西。

      “莓铃你在说什么啊?”

      “这很像一则传说,极北之地的无光大海中,有一种名为鲲的大鱼,它会变成一种名为鹏的大鸟。”

      莓铃顿了顿,指了指天,又指了指冰面下,接着说道:“你看它们是不是很像?”

      滑冰场内,巨鸟可不给樱狼二人反应的时间。鼓动翅膀,片片冰晶羽毛凭空诞生,朝着樱狼二人疾射而去。

      羽毛落地,又炸裂开来,散座满天细若牛毛的冰针,四射而去。

      “盾!”

      小樱不敢托大,利用盾库洛牌给自己和小狼套上一层保护罩,挡下了满天的冰羽和冰针。

      而天上的巨鸟,也不做其它动作,就是不停地鼓动翅膀,制造冰羽,无休止地轰炸着。

      “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在这片滑冰场,我们是耗不过它的,时间拖的越久对我们越不利!”

      “那李同学准备怎么做?”

      李小狼沉思片刻,有了主意,出声询问:“你能把天上的那只鸟打散吗?”

      “没问题!”

      “那好,你解决天上的巨鸟,之后的交给我。”

      “嗯!”

      小樱也不问李小狼有什么计划,她相信李小狼,就像李小狼相信她一样。

      “雾啊,在天空起舞吧!”

      在小樱的号令下,一片浓雾突兀出现在滑冰场,弥漫开来。所过之处,冰羽还没来得及爆裂便消融了。

      慢慢地,浓雾缠绕在巨鸟之上,巨鸟挣扎着褪去了羽毛,再也维持不了身形,又散做一团水汽。

      李小狼看到小樱已经解决掉了天上的巨鸟,便急忙动起手来。冻库洛牌还没有被收服,他怕冻牌再衍生出什么新的变化。

      “雷帝招来!”

      “火神招来!”

      李小狼一上手就是最强的攻击手段朝冰层下的巨鱼招呼过去。

      一时间,天雷地火交映,威势倍增,冰面上熔化出一个大窟窿,露出了其下的巨鱼。雷火的力量蔓延过去,缠绕在了巨鱼上。

      “快,就是现在!”

      小樱会意,举起魔杖对准了巨鱼,准备将其变回库洛牌本体。

      隐在暗处观察的观月歌帆露出了笑容,对着旁边的人说:“他们看起来都很优秀啊,你要这么收场呢?”

      艾利欧推了推眼睛,笑的满不在乎:“这就是不是我该担心的事了。”

      小狼拿过手中的冻库洛牌,现在他对库洛牌的得失已经不在意了,拿库洛牌修复滑冰场后便收了起来。

      没了冻库洛牌魔力的加持,冰晶化的人们一个个都恢复了正常,继续做着未完成的事,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小樱端着盘子为众人送上一杯杯热饮,此刻刚送完最后一杯。她突然感到有人在看自己,回头一看,原来是刚才并肩作战的李同学。

      “嗨!”

      小樱晃着手中的托盘和小狼打着招呼。

      duang!

      李小狼看着冲着自己笑的小樱,一时失了神,没有把握好平衡,跌倒在地。

      唉,少女莫回眸,回眸最杀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