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多情成仁影视

      文舒念到了百货大楼没有急着去和几人汇合,而是先逛起来,给自己买了两套棉袄棉裤和两件打底的羊绒保暖衣裤,又买了一双棉鞋,然后就去了买男装的区域。

      想了想老爷子和飞飞大概的体型,就给老爷子和飞飞从里到外从头到脚挑了两套,想着时间还早就先给爷俩送过去再来找几人,路上看见书店,又去里面挑了一些书和纸笔带给飞飞。

      文舒念去的时候,老爷子和飞飞正在院子里的小菜地里收获蔬菜呢。

      “忙着呢?”

      老爷子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笑呵呵的看着文舒念:“丫头来啦,这大包小包的装啥啦。”

      文舒念把包袱提了提:“喏,给你和飞飞置办了些衣服,上次看你们的衣服里的棉花都皱了,马上入冬了,受凉了怎么办,快你们赶紧过来试试合不合适。”

      飞飞闻言一听有新衣服穿了,立马跑去洗手洗脸了,生怕把新衣服弄脏了,文舒念拉着飞飞去堂屋里试了试外套和鞋子。

      “嗯,看来我猜的挺对的,挺合适的,”文舒念上下打量了一眼。

      老爷子一边洗漱一边皱着眉头:“丫头,这次买了就算了,下次就别花这些钱了,老贵了,我们的衣服还能穿呢。”

      “那可不行,您和飞飞的身体可是我好不容易养回来的,可不能病了,再说了,就飞飞给我的集邮册,值得的,”说完文舒念就拉着老爷子也试了试。

      “看来都合适着呢,行了,你们忙,我还有事呢,就走了啊,”说完文舒念就跑出去了,生怕老爷子把衣服还给她的模样。

      “呵呵,这丫头啊,飞飞,你可得好好学习,以后报答你舒念姐姐,”老爷子一脸无可奈何的笑着一边和自己孙子说。

      飞飞眼神坚定的说:“爷爷你放心吧,我以后一定好好报答姐姐。”

      文舒念一边拿着自己的包袱一边小跑着去百货大楼找他们,等到了才发现几人也大包小包的等在门口东张西望,看见文舒念,肖娟赶紧挥挥手。

      “舒念,你买了些什么啊?”

      “我就买了些衣服裤子鞋子,之前有事儿出去了一下就赶紧回来找你们了,怎么样东西买完了吗?”文舒念一边说一边解释自己为什么从外面过来。

      “喏,我们几人也买了些衣物,都买齐了,走吧,时间也不早了,回去吧。”

      几人坐上了回村的牛车,一路上说着自己买的东西,都表示要不是钱票不允许,都想多买点的。

      几人一脸疲惫的回到知青点,肖娟赶紧烧水让大家挨着挨着洗漱顺便做饭,文舒念想着简单做做样子,等到了空间里再好好泡个澡,就自告奋勇给肖娟烧火。

      等几人洗漱好吃了晚饭已经九点多了,互道了晚安之后就各自回房了。

      文舒念锁好门烧好炕就赶紧进空间泡澡去了,泡完澡文舒念清点了一下物资,把过几天准备和顾寒江交易的物资摆出来就回卧室里面看电影睡觉去了。

      这几天知青点几人趁着不忙就借了村里的牛车运柴火,运了四五趟就把两个知青点的柴火堆满了,每个人的房间也堆了不少。

      几人又开始去摘野菜回去做成咸菜,留着冬天好下饭吃,自留地里的蔬菜也收获了,留了一些能放得久一点的白菜和萝卜,其他的都腌成各种口味放在坛子里。

      自从文舒念给肖娟说了辣白菜的做法之后,每次肖娟都会做许多辣白菜,没办法,大家都第一次吃而且还贼好吃。

      到了和顾寒江约定好的日子,文舒念六点就起床收拾了,清点了一下物资,这次自己准备给顾寒江五千斤大米和面粉,五千斤猪肉和牛肉,顺便把鱼也准备一万斤,至于鸡蛋白糖红糖什么的还是留着吧。

      到了镇上已经八点半了,文舒念直接去了顾寒江的住处。

      “文知青来啦,快进来坐,”顾寒江热情的邀请文舒念进屋。

      文舒念摆了摆手:“不用了,办正事要紧,我准备了五千斤的大米和面粉,还有五千斤猪肉牛肉,鱼也准备了一万斤,咱们就十二点去南河碰面,那个时候没有人,你也快点准备。”

      “行,我这就去叫人准备。”顾寒江一边惊讶于文舒念准备的数量一边答应。

      “对了,你知道我的规矩吧?只你一人见面就行。”

      顾寒江笑着应了:“你放心,建军哥都跟我说过了。”

      “那就行,”说完文舒念就走了,又去找了那个开货车的司机,让他帮忙去南河周围跑几圈,那司机也是个爽快人,啥也不问拿了钱就直接拉着文舒念转圈圈去了。

      等到十一点半的时候文舒念就把东西全部拿了出来,就找了个地方坐着吃点面包垫垫肚子。

      刚吃完面包牛奶顾寒江就来了,不像何建军的兴奋,也没有何建军的急促,很是淡然的走过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郊游呢。

      顾寒江看了眼地上堆着的物资,就把钱给了文舒念:“文知青总共一万四千七百,你对对。”

      文舒念依旧很淡定的把钱放在兜里,朝着顾寒江点点头:“行了,下次合作估计得开春去了,这些东西我费了好几天劲,够给你业绩了,走了啊。”

      “好,慢走,”等文舒念走了之后顾寒江看了看文舒念的背影眯了眯眼,就出去叫人把车开进来,招了招手叫了个小弟在他耳边说了什么就清点东西去了。

      过了一会那个跑出去的小弟回来跟顾寒江小声的说道:“江哥,这周围有货车开过的痕迹,看样子就是运这批货物的。”

      “行我知道了,走吧”顾寒江摆手叫人把东西运走,自己则现在原地思考着什么。

      不得不思考啊,文舒念那小姑娘行事虽然周全,可她一个女的,又是知青,哪里来的那么大关系可以搞到这么多货物呢,顾寒江满是疑惑,想了下小弟的话,关系不知道,但可以肯定不是她一个人,不然车轱辘印怎么解释。

      文舒念还不知道顾寒江心里自己是属于那种关系户,就算知道了文舒念也不会觉得有什么,这个世界上除了自己,谁会想到还有空间这样的存在,庆幸的是自己叫货车司机弄了车轱辘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