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岛优香在线观看

      五十年前,在遥远的东方有个叫做乔叶庄的地方。庄里有条小河,庄上人家倚水而居,河两岸都是房屋,连接河两岸的是小拱桥和小船。

      其中有两户人家就住在河的两岸,离得近,关系也甚好。就在同一年,两家先后诞下一男一女,因为关系好,两个小孩儿经常一起玩耍。

      随着年龄的增加,慢慢的,女孩就很少去男孩的家里,即使男孩去女孩家,女孩也忙于针线活,没什么机会再像以前那样陪着男孩玩。

      男孩不解,回家后就问自己的娘亲,这是为何。

      男孩的娘亲告诉男孩,女孩家里已经和庄里的大户人家定下了亲事,只等女孩长大就嫁过去,现在正忙着练好针线活、谙熟家务活,以后嫁过去了才能讨得夫家欢心。

      可是……男孩不敢相信地跑了出去,忙于自己手上活计的她的娘叹道,真是可惜,原本还想替你去说这门亲事的,可惜家境确实赶赵家差得远,人家是庄上数一数二的……飞快跑出去的男孩并没有听到她的这席话,正如她没有发现男孩止不住流出来的泪一样。

      男孩不再去女孩家,两个人的关系就好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可是男孩知道他没有忘记女孩,所以才会故意在风和日丽的下午当女孩坐在院子树下绣花时在自家门前树下劈柴,只是为了多看她几眼。

      时间如同白驹过隙,转眼就到了女子出嫁的年纪,虽然期间少年一直日思夜想着成为“大户人家”从赵家手里抢回女子,可是成效甚微,但是要他眼睁睁地看着女子嫁给别人,他又心有不甘。

      那天是上元节,看着街市上灯火通明的光景,他想见她的心更是焦灼了几分。终于,没能控制住自己,他从家里跑了出去,一直跑到女子家外面。自从女子定下亲事之后,两家以前通行的小船就荒废了,少年跑了大约两刻钟绕了大半个集市才来到女子家门口的。

      少年狠狠地喘着粗气,之后抬手正欲敲门,门却突然开了,站在门口的正是他朝思暮想的人儿。

      “你怎么……”女子有些恼怒,刚要呵斥少年,却伸头看了看了四周,见没人一把将他拽进屋去。

      “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不在家里见面吗?要是被我爹娘看见了,又要挨骂了。”

      “我想见你。”少年只痴痴地说出这几个字。

      “我们不是说好了五天后一起离开吗?这几天就不要见面,以免节外生枝。”女子转过身去背着少年说道。

      等到少年回到家里,却发现自己的娘正一脸愠色地坐在大厅里等着自己。

      “娘,回来得这么早啊。”少年脸上带着异于往日的笑意,掩饰不了自己心里的喜悦。

      “还好我回来得早,不然就发现不了某人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少年闻言抬头看向平日里对人对事都细心温柔的娘亲,此刻的她满脸铁青,使他感觉到陌生。

      “娘,你看见了。”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不要再去见她了,这次是我撞见,下次指不定是谁撞见。下个月她就要出嫁了,这是整个庄子都知道的事。要是被赵家的人知道,没有我们什么好果子吃。”

      “可是娘……”

      “没有什么好可是的。以赵家在庄上的实力,你有什么资格和他们争?”一语中的,少年闻言只得低下了倔强的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再说。

      “好孩子,娘亲知道你中意他家姑娘,娘亲又何尝不是呢。但是天涯何处无芳草,娘亲会帮你寻觅一个好姑娘的。”见到少年这样,他娘语气也软了下来,走到他身边好言相劝道,希望他不要干出傻事来。

      “我知道了。”少年咬着嘴唇回答道。他知道娘亲这样说都是被逼无奈,赵家在庄上的势力不是他们这样的小门小户就能抵抗的,况且女子家人也一心希望她能嫁过去。

      少年就这样浑浑噩噩地过了几天,其母见状以为他真的开始放下了倒也放松了警惕。眨眼就到了和女子约定离开的日子,少年在集市后面的那棵古树下按照约定的时间等了一个时辰也没有看到女子,他不相信她改变主意不离开了,只能猜测她是被什么事耽搁了,于是继续等下去。

      一直从华灯初上等到了夜深人静,少年才听到女子跌跌撞撞跑来的声音。

      “快走,我担心很快就会被发现。”女子刚见着少年只顾得上说上这么一句就拉着少年赶紧跑了起来。

      接下来的日子很煎熬,两个人东躲西藏到了离家上百里地的镇上,却依然害怕被发现。赵家将他们两人告上了官府,连官府都帮着赵家悬赏捉拿两人。

      两人隐姓埋名地在一个小山村住了下来,事情都过去一年了,女子也已经有孕在身,他们以为可以重新开始了,怎料被村里有人认出通报了官府。等到赵家少爷带着若干家丁前来捉拿的时候,女子已经挺着大肚寸步难行了。

      赵家觉得既然两人生米已经煮熟,捉拿女子回去也无济于事,但是白白让镇上的人看了笑话,心中又咽不下这口气,于是残忍地让家丁将两人活活打死。

      “我那可怜的未出世的孩儿。”章统看着远方声音有些哽塞,月出咬了咬嘴唇什么也没说。

      “后来我们两人一起去了阴间,在奈何桥前看见孟婆,她说喝了她的汤就能忘记过去转世投胎。可是我们好不容易在一起,怎可如此轻易地就忘记过去呢。我们两个偷偷地逃了,在中元节鬼门大开那天逃回阳间,此后就成为了两只野鬼游荡在这个人世间。”

      “后来呢?”

      “后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阴间发现我们两个逃逸,派鬼差来抓我们,我们敌不过被抓了回去。在一起了几十年,我们已经心满意足了,我们已经心满意足了,就同意喝孟婆汤转世。我看着瑶瑶带着眼泪喝下去时就后悔了,没有咽下去,后来又吐了出来。很快瑶瑶就投胎了,我放心不下,就又偷偷逃了出来守在她身边,刚好发现这孩子先天不足,刚出生时呼吸很是微弱,我见状就附在了她的身上。”

      “所以囡囡就是瑶瑶的转世?”

      “嗯。”

      “她已经转世,不再记得你了。”

      “我知道,可是我看着她就好。这一世,我定要护她周全。”

      月出直直地看着敏儿,眼睛中燃烧着一团火,她觉得这个鬼魂说了那么多,其实他只是自私而已,霸占着敏儿的身体不肯归还。一定要想办法把他从敏儿的身体里弄出来,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