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被两个病人伦奷

      岛田熊贵的竹刀落在地上,并且被对手用竹刀顶住咽喉,这场对决的胜负已经明了,但现场却异常的安静。

      刚才围观同学的欢呼是因为想看美少女和筋肉男比试剑道。

      在大家的预想中,应该是美少女发起进攻,筋肉男进行防御,双方大战十几回合,最终筋肉男稳稳赢得胜利,顺便可以看到美少女衣衫凌乱的样子。

      可谁想整个情节都是反过来的,似乎从美少女斩出第一刀的时候,胜负就已经决定了。

      体型几乎是美少女两倍的筋肉男压根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

      那行云流水的剑技让人看了唯有惊艳二字!

      “我……败了。”岛田熊贵喉结动了动,喉咙里艰难地发出声音。

      黑崎花咲收回顶着他下巴的竹刀,然后直勾勾地盯着他,岛田熊贵也就这么杵在原地。

      这时候,人群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土下座!”

      日本人便是如此,没有人愿意出头,可一旦有人带头了,跟风的就一个接着一个。

      “前部长,说好的土下座呢!”

      “是啊,立刻给新部长土下座道歉!”

      “岛田,作为一个男人,你输不起吗!”

      这群同学可不知道,在人群的外围,两个身穿保安服的男人在啧啧感叹。

      “山本,你说会里要是有人敢这么对待大小姐,下场会是怎样?”

      “大阪湾轮船单程游吧……”山本望着人群,满是感慨,不过是一天之前,他就怀疑自己要享受大阪湾单程轮船游了。

      “不过说起来大小姐还真是厉害,以前就听说大小姐师从宫本大师,如今亲眼所见啊。”

      “啧啧,这个小男生大概要社死了。”

      “跪大小姐,不丢人。”

      岛田熊贵终于往前走了一步,他狠狠咬着牙,一双眼睛里满是血丝,低头看着地面犹豫了片刻。

      “啊!!!”岛田突然大喝一声,然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抱歉!是我没有眼光!从今天开始,我,岛田熊贵,退任剑道部部长!”

      “哼。”黑崎花咲只是淡淡地哼了一声,便转身朝校门的方向走去。

      当来到天海诚身前的时候,黑崎花咲转过头去,目光在天海诚脸上停留了片刻。

      “竹刀还给你。”

      黑崎花咲随手将竹刀朝天海诚丢去,天海诚连忙伸手接住。

      竹刀的剑柄上还有黑崎花咲掌心的温度,看来刚才她握得很紧。

      “你是剑道部的?”黑崎花咲对天海诚道。

      天海诚默默吞咽了口唾沫,所以,这周目第一次和黑崎花咲的对话就这么展开了吗……

      天海诚点了点头,道:“黑崎部长,你真的要接任剑道部吗?”

      这话刚说完,天海诚就感觉心脏咯噔一下,直接跳到了嗓子眼。

      糟糕。

      说特么漏了嘴!

      按理说,自己现在应该还不知道黑崎花咲名字的!

      黑崎花咲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点,朝天海诚靠近了一步:“你知道我的名字?”

      天海诚脑子里150亿个脑细胞疯狂运转,连忙解释道:“刚才听到有同学叫了部长你的名字……”

      黑崎花咲轻轻点了点头,红润的嘴唇轻轻张开,“哦”了一声,眼神始终没有离开天海诚,然后小声说道:“作为部长,我会好好训练你的,菜鸟。”

      天海诚还没回话呢,中谷川一突然就从后面挤了上来,直接朝黑崎花咲一个九十度鞠躬。

      “部长!我是京都市中学生剑道大赛第二名,东山中学出身,目指全国剑道大赛冠军的中谷川一,对您今天的剑技十分敬佩,以后也请您多多指导!”

      黑崎花咲轻哼一声,没有理会中谷川一,直接走出了校门。

      中谷川一缓缓直起身子,目送着黑崎花咲离开。

      “天海君,刚才部长是说要指导你了吗?”中谷川一满脸羡慕。

      但是谁能理解天海诚的心情……

      天海诚突然有一种浑身无力的感觉,默默抬头看向天空。

      神明大人,你下刀吧,插死我吧!

      不过看旁边中谷川一那样子,两个眼睛里都燃起了名为剑道的火焰。

      “中谷?”天海诚拍了拍中谷川一的肩膀,后者才恍然反应过来。

      “天海君!你没练过剑道你不懂,刚才部长的剑技绝对不是普通剑道馆能传授的,你看她那借力卸力的招式,还有从斜角切入攻击左肋的招式,除了常年的练习之外,绝对有大师指导!”

      “就算是岛田前部长也只能在她手下支撑三招,如果是我的话……恐怕在第二招竹刀就会被击落!”

      中谷川一谈论起剑道的时候,就进入了亢奋的状态。

      天海诚还是决定不要打击他了,刚才黑崎花咲利落地打败了岛田熊贵,但这绝对只发挥了她一半不到的实力。

      上周目天海诚可是亲眼看到过黑崎花咲凭借一把未开锋的武士刀,单挑了一整个剑道馆……

      “诶诶,哥!”

      千奈刚才一直在旁边围观,这会儿跑了过来,拽了拽天海诚的衣角。

      “内个剑道部……你不觉得怪怪的吗?要不……还是退出好了。”千奈望着校门的方向,对天海诚说道。

      “是啊,天海桑,我就觉得之前的岛田部长很奇怪,刚才的女生就更奇怪了!”浅川诗雨也走过来接话道。

      天海诚看向两位少女,这两人,就这么达成共识了???

      恐怕是她们俩同时感受到了来自黑崎花咲的威胁吧?

      天海诚不知道千奈脑子里具体在想什么,但基于上周目的经验,可以猜个八九不离十:

      一见到女孩子,立刻想到天海诚,立刻想到被告白,立刻想到谈恋爱,立刻想到去约会,立刻想到去逛街,立刻想到住酒店,立刻想到滚床单……

      至于浅川诗雨,应该比千奈成熟很多,大概是这样的:

      一见到女孩子,立刻想到天海诚,立刻想到滚床单……

      不过,对于天海诚来说,之前选择剑道部就是为了找个女孩子少的地方躲桃花,现在眼看就躲不开了,而且还是一朵致命的冷艳桃花。

      所以,下次剑道部部活的时候,就直接提交退社申请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