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带剧情在线播放

      不过喘着粗气的他,脸上满是微笑,他成功了,这感觉是那么的美好,让人为自己所做到的感动。

      休息了好一会,王誉才缓了过来,走到桌上拿起活动送的手机,看了一下时间,11.53分,没想到自己折腾了这么久。

      闻着身上浓郁的男人味,他快步走出旁间,重复了昨晚的步骤,不久他浑身清爽的坐在客厅,打开了电视看了起来。

      不知看了多久,困意袭来,他摸了摸头发,以经干了便关掉电视,起身关灯睡觉。

      太阳刚刚升起,老旧的平房里传出阵阵粗气声,引得人……,王誉坐在地板上,背靠着墙面喘着粗气,天没亮他就被饿醒了。

      快速的洗漱后,烧开水泡了一大碗方便面,用了三包,吃完后才感觉到自己又活了过来。

      原本他是准备连汤都不放下的,可旁边红白期待的看着他,只能忍痛割爱倒给红白。

      天边以经范起鱼肚白,王誉也不准备在睡,于是淘米做饭,打扫下卫生,拔了电便回房间练起姿势,摇摇晃晃的坚持,软倒,休息,在练,就这样到现在。

      在最后他软倒的一瞬间,脑海里多出一段电子音。

      气是构成人体和维持生命活动的基本物质,其元气发源于肾,藏于丹田,借助三焦之道,统摄诸气,通达周身,外以固密抗邪,内可推动五脏六腑,机体的变化全赖呼气。

      气就是通过姿势,调节呼吸,调心与意三方,达到调养元气,通达周身而祛病强身健体的功效。

      脑海里不断重复的电子音,让王誉听的一愣一愣的,这怎么像是流传在少儿时代的气功法诀。

      可是重复的电子音又提醒他,这应该是真的,只是自己文化有限理解不了,看来只能等系统现身了。

      习惯性的摇了摇头,赶走了重复的电子音,在次起身练起中邪后的姿势,今天他准备在苦练一天,明天在去送槟榔加烟,让人们吸与食后法力无边。

      晚上刚洗完澡,换好衣服,就听到电话响,拿起一看是哥们打过来的,刚接通电话里就传出熟悉的声音:

      “在哪呢?”

      “刚洗完澡,老板有节目?”王誉呵呵笑道。

      “有毛节目,出来喝茶,好久没坐了,他们都在,老地方,就这样了。”

      “嘟嘟嘟”

      王誉看着挂断的电话,笑了一下,这是他为数不多的好哥们之一,想了想,觉得自己是该出去坐坐了,胡乱的梳理下头发,换好衣服拿上手机,在院里对要跟上来的红白说:

      “看家,别乱跑,我不久就回来。”

      红白不情不愿,还想跟上,家里没人红白就很不愿呆家里,王誉知道他这习惯,便骑上电驴开出院门停下,下车摸了摸跟来的红白,推着他进院,在红白不舍中关上院门,才放心出去浪。

      要是没偷狗贼,家里也没啥值钱的东西,让红白出去玩也没事,可自己出门了,院门一关,怕自己还没回来开门,万一红白会睡在院门外等他,那群偷狗贼可是一直等,这样的机会,所以还是让红白呆家里好。

      树影婆娑的道路旁,灯光透过枝叶照射在乡间小路上,王誉骑在电驴上慢慢的前行,亨受着晚风的吹抚。

      慢慢的他被街道上直立行走的白晰所吸引,眼直视前方,随着移动的白晰而转动直至消失的眼角。

      不得不说,自从县城里滚行起越穿越短,多上几层粉,以前的普通女孩样,变成了稀世珍宝,难得一见。

      不一会他便到了目的地,就见到停车区有几辆熟悉的电驴,看来他来的是最晚的,放好车,他向茶吧走去,熟络的走向哥们。

      随意的打声招呼,向柜台喊了了下,老板娘就报出他常喝的饮料,王誉点了点头,就和兄弟们聊了起来。

      话题也就是这几天都在干嘛,随后就是最近听闻的故事,聊了会,便组队打起农药。

      战斗一开始,不到一分钟,一哥们英勇的送出了一血,对面发来长长的感谢,己方对英勇送出一血哥们,要求他猥琐发育,不要浪。

      战斗之激烈,战局之焦灼,耗时之久,让人忘记了时间流逝的存在,当第八局连败,才心有不甘的散场。

      回家的路上,王誉想不明白,为啥自己冲杀的这么凶猛,对面竟然不怕,一见到他就围了上来,像蚊子见了血。

      他一跑对面也像打了鸡血一样紧追不舍,冲进塔里也要让他躺在地上。

      为啥自己玩刺客隐身,还是被大鸟打中,然后被狐狸秒杀,为啥自己玩肉,刚冲几步就被几个大招加身,英勇的躺在进攻的路上。

      直到自己回到院门停下车,红白在门里对他发出兴奋的叫声,还是想不明白,打开院门安抚好又蹦又跳的红白,他才放下继续探讨自己,为何败的这么惨的原因。

      放好车,换好衣服,去忙碌了一会,把夜宵做好,一人一狗分食净之,看了会电视消食,他便回房做起中邪后的动作。

      一夜无梦,太阳从在天边露出微笑,到在天边露出圆脸,洗去一身汗味的王誉,看了下时间,以经是八点半,自己该去赚生活费了,短短几天因自己变成饭桶,能花半个月的伙食费,现在以经超标。

      奇怪的是自己吃了这么多,身体还是原精瘦板,变化最大的是,原来夜间胃不舒服让自己难入眠,这几天没在出现,因此镜子里的自己变的精神了不少。

      来往于大街小巷,行走突凉突热间,见闻孤自一人的沉默,多人的欢声笑语,最让王誉受不了的是大庭广众下,两人搂搂抱抱。

      “就不能去开个房,省点去电脑房也行啊。”王誉羡慕嫉妒恨的想着,当然见多了,就是忍不住吐槽下,很快就遗忘在脑后。

      穿行了大半天,下午五点才回到家,刚停下车,红白从路边的花丛中跑了出来,兴奋的叫着,在他衣服上添几个梅花泥土印,王誉无奈的拍了拍衣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