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芭乐app视频播放

      何首乌的拍卖很快就开始了。

      虽然这株何首乌的卖相差,但架不住起拍价比市场行情低一大截,所以一开始起拍,竞拍声很快就此起彼伏。

      黄海艳得了秦正凡的授意,自然也参与进去,而且每次加价都是十万,十万的加,听得秦正凡心脏都跟着一跳一跳的。

      这钱可是要他出的。

      黄海艳一开口就十万,没几下,就一套望江的跃层房子都没了,这让秦正凡这位穷人家出生的读书人怎么能不心跳加快?

      价格节节攀升,很快就到了九十万。

      这时很多人都纷纷放弃,只剩下了丁友明夫妇和黄海艳。

      “九十二万!”丁友明举牌报价。

      “海艳,差不多了!没必要我们之间互相厮杀,白白让乌家占了便宜啊。”褚雨嘉低声冲黄海艳说道,神色已经明显有了些许不快。

      乌家就是药材拍卖会的幕后老板。

      “对不起褚姐,这药材我势在必得。”黄海艳低声说道,有外人时,一般黄海艳直接叫褚雨嘉姐,而不是师姐。

      “一百万!”黄海艳再次举牌。

      “一百零二万!”丁友明神色阴沉地举牌。

      一百零二万已经超出了他的心里价位,之所以继续报价,主要是心里不爽。

      “一百一十万!”黄海艳毫不犹豫地跟进,而且又是直接加到整数。

      没办法,秦正凡都说一千万以内都可以拍下来,一百一十万离一千万还差得远呢,黄海艳报价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只是可怜了秦正凡这位穷人。

      他一听到一百一十万,不禁轻轻捂了下口袋,心里一阵哀叹,得,又成穷光蛋了!

      想到这里,秦正凡目光别有深意地朝屠珲扫了一眼,扫得屠珲浑身寒毛都根根立了起来。

      不知道秦玄师无缘无故地为什么突然看他,莫非是哪里做的不到位,他想要废他了?

      丁友明阴沉着脸,恼火地朝秦正凡瞪了一眼,最终没有再举牌。

      在他看来,自然是秦正凡的怂恿蛊惑,黄海艳才会突然变得这么不可理喻。

      “我看改天你得好好劝劝海艳,她要是再继续沉迷与那个小白脸,迟早有一天不仅要大大破财,甚至还要牵连到玄女门。”丁友明收回目光之后,低声对褚雨嘉说道。

      秦正凡自然懒得理丁友明夫妇私底下的话,此时他见丁友明没有举牌,暗暗松了一口气,接着便是一阵窃喜。

      别人只知道这是何首乌,但秦正凡却知道它的真名应该叫鬼首乌。

      这是一种跟何首乌有些相似,但却生长在阴煞之地,极为稀少,是炼制阴煞幽鬼丹的主药,其他辅药倒都是稀松平常,方鸿留给他的书籍中有记载。

      这九阴幽鬼丹寻常玄门术士是不好服用的,但对于屠珲这种修炼阴煞功法,擅长驭鬼之术的玄门术士确是大补之丹药。

      刚才屠珲像鬼魅一样突然出现,直接拎走了万和硕,秦正凡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心里还是比较满意的。

      所以秦正凡见拍卖会上竟然出现鬼首乌,一来不愿意凭白错过这种在天凤星已经极难一见的药材;二来他从来没炼过丹药,只是书上看过一些,也想借机练练手,免得帮玄女门炼制蕴阳丹时出差错;三来,屠珲的做事态度还算让他满意,他倒不介意帮他一把,以后能更好地守护黄海艳。

      虽然秦正凡暂时还没法将黄海艳视为女朋友,但黄海艳这么一位漂亮的女生死心塌地地要跟着他,秦正凡总归对她还是动了点心。

      当然,屠珲并不是什么好人,秦正凡自然不可能白白造就他,该收的钱肯定是要收的,所以刚才秦正凡才会问黄海艳,屠珲身家如何?

      真要是没几个钱,赔本生意,秦正凡肯定是不愿意做的。

      鬼首乌拍下来之后,其他就没有什么药物能入秦正凡的法眼,也就懒得让黄海艳再举牌。

      “你现在还住在腾云俱乐部那边吗?”拍卖会结束之后,秦正凡问道。

      “嗯。”黄海艳点点头,然后道:“不过,青年交流会已经在今天结束了,所以明天要赶回崇洛,就算不赶回崇洛,也得搬出腾云俱乐部。”

      “这次青年交流会,祖师伯作为南江州玄门大佬,他免费提供了场地和住宿,要不然我虽然有点小钱,也是舍不得住在腾云俱乐部的。”

      听说黄海艳明天就要回去,秦正凡暗暗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又隐隐有些失落。

      这种心情很复杂,秦正凡也说不清楚为什么。

      明明黄海艳任君采撷,跟定他,还有时不时亲一个的态度让他很有压力,他是巴不得黄海艳早一天打道回府,但真要走,为什么又隐隐有失落呢?

      “既然你还住在腾云俱乐部,那屠珲你就和我一起去趟腾云俱乐部,有些事情我要跟你商量。”秦正凡很快就压下心头莫名复杂的情绪,对屠珲说道。

      “秦玄师有话吩咐就行!”屠珲闻言受宠若惊道。

      “行啦,不用这么紧张,只要你好好跟着海艳做事情,过去的事情我是不会再追究的。”秦正凡说道。

      “是,是,秦玄师只管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保护黄总的。”屠珲连忙点头道。

      秦正凡见状满意地点点头,然后三人一起上了那辆红色跑车。

      这是一辆四座跑车。

      开车的自然是屠珲,而秦正凡和黄海艳自然是并排坐在后面。

      “秦博士,这次我算是把褚师姐得罪狠了!那个何首乌究竟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你非要我拍买下来?”夜幕下,红色的跑车在车流中灵巧地穿梭着,黄海艳终于问出了心里头的困惑。

      屠珲闻言立马竖起了两只耳朵,他心里其实也好奇的要命。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何首乌颜色形状很奇怪,而且不管是看起来还是摸起来都有点阴森森的感觉?”秦正凡不答反问道。

      “这个当然发现了,要不然这个何首乌起拍价也不会这么低。”黄海艳回道。

      “呵呵,要是他们知道这不是何首乌,恐怕就远不止这个价了。这株药材其实并不是何首乌,真名叫鬼首乌,里面蕴藏比较纯净的阴煞灵力,这在如今的天凤星已经极为难得了。若是把它炼制成丹药,一旦修炼阴煞功法的人服用了,境界提升一个小层次肯定不成问题。”秦正凡解释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