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具总动员国语版

      天地初生

      日月轮转。

      太阳上长了一棵树,树名曰:乌。

      月亮上也长了一棵树,名曰:桂。

      太阳上的树掉下了一个羲和,日乌树完成了使命,也就枯萎了。

      月亮上的树掉下了一个常曦,可月桂树没枯萎。

      ……

      不知什么时候时的月亮,那时的月亮不像现在一样冷清,反而发出耀眼的光芒,和太阳一样照亮大地。

      直到有一天,月亮永不被世人看见的背面上长出了一棵树。

      按道理说,它应该在结出果实后,就腐朽、凋零。

      可它好像有了灵性和智慧,它害怕死亡,它恐惧死亡后无尽的黑暗。

      于是乎,它做了一个大逆不道的举动。

      它将枝芽渗透到月亮的每个角落,疯狂榨取月亮的精华。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终于,它逃过了死亡的劫数,并且成为了亘古。

      可代价是,月亮变得黯淡无光,体积缩水了大半,外表坑坑洼洼的。

      日月有灵。

      月亮感受到自己的困境,便向太阳求助。

      太阳急急忙忙地将自己所散发出的光投向月亮,月亮才发出光芒。

      太阳和月亮的光辉,比之以往,显得黯淡无光。

      ……

      帝夋部落浩浩荡荡地往东迁居。

      过了几天,帝夋部落走了上万里路,从巴蜀走到了天台山。

      ……

      天台山下也,东海之外也,黄河流域边,甘水之间也,甘渊。

      “哇!!”常曦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湍急的大河,翻腾的浪花在日光的照映下闪出斑斓的色彩。

      这里是甘渊,得名于一望无际、大河连天的河流,就像深渊一般。

      神农部落就在这附近定居,此刻,帝夋部落就在神农部落里做客。

      帝夋和神农、公孙轩辕关系不错,平时没少受过他们的恩惠。

      一间木屋内,帝夋僵硬的脸上露出一丝愤恨,“可恶的九黎部落!”

      常曦正好提着一个装满花花草草的竹篮,蹦蹦跳跳地进入了屋内,“帝夋,这里有好多美丽的花儿……咦?发生了什么?九黎部落?”

      常曦歪了歪头,一脸大惑不解。

      她了解过九黎部落,一群野蛮人组成的部落,现在大概在某个大森林跟野兽来一场激烈的肉体碰撞,怎么会惹到他们了呢?

      神农是个和蔼可亲,而且笑容可掬的老爷爷,笑笑道:“呵呵,蚩尤也是在上一次与轩辕战斗时受了伤,偷偷摘了几根草疗伤,也没什么大碍。”

      “不行,必须得给蚩尤一个教训,”帝夋坚决地摇了摇头,接着诧异道:“倒是你,你不是一直都站在姬轩辕这边吗?怎么突然就开始不管了?”

      神农还是一副乐呵呵的模样,道:“哎呀,反正老头子我也快死了,这种事就不需要我关了吧。”

      帝夋脸色一变,比起与他毫不相干的蚩尤,挚友的性命当然更加重要,道:“等等,依正常来说,你再活个几十年都没问题,怎么就快要死了?”

      神农脸上掠过凝重之色,唉声道:“上次试了一个平平无奇的草药,原以为是治伤灵药,没想到是个迅猛无比的毒药,老头子我差点儿死在那儿了。”说着,神农拍拍胸脯,似乎心有余悸,但很有喜感。

      帝夋脸色一沉,“是什么毒草,竟让你神农也无法抵御其毒?”

      神农悠闲地喝了口自己研究出来的茶,道:“没看过,所以我给它取了个名儿,叫‘雨打芭蕉叶’。”

      常曦不解道:“什么意思?”而帝夋则是若有所思。

      神农眼中掠过回忆之色,似乎忆起了当年,“我年轻的时候,有幸获睹两把芭蕉扇合为一体,其散发出的神韵,是我此生都无法比肩,只能仰望的气息,那株草,冥冥中我觉得它和芭蕉扇有什么关联……”

      “不过,这都与我无关了,毕竟老头子我也快魂归九天了,还管他什么破事儿呢!”

      神农洒脱一笑。

      常曦还是搞不明白,挠挠头,觉得太费脑子了,还是不想了,于是乎,就此作罢。

      ……

      (本作者的提示:那劳啥子“雨打芭蕉叶”和芭蕉扇绝对不会出现在后续情节里,请放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