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温柔入骨

      江素心担心地道:“那怎么办?”

      朱天赐看向秀秀,秀秀虽然似乎一直站着不动,但始终通过WIFI与网络相连,她早就将魔都周围的监控完全掌握,肯定会有所发现。

      秀秀说道:“秦晓语是在小区地下车库失踪,十分钟之内有两辆车开出车库,其中一辆可以排除,另一辆黑色本田开进外环北郊一个集贸市场后失踪,在监控不到的位置,两分钟内有一辆集装箱车离开,现在已经上了沈海高速,正在往北开。”

      江素心对秀秀黑客能力已经有所了解,也不觉得奇怪,问道:“天赐,先去救妹妹,旅游的事回头再说。”

      朱天赐断然道:“咱们继续旅游!先往北,顺便把这事儿办了,咱们不出面,让秀秀解决他们。”

      江素心略怔了怔:“好,走吧。”

      两人来到车库,让秀秀坐在后座上,江素心副驾,朱天赐开车,像往常一样开车出门。

      车开得并不算太快,随着拥挤的车流前行,开到通畅的路上后也没有超速,就像一次正常的旅行,目标仍然在沈海高速上行驶,并没有出现异常变故,不用着急。

      秀秀身上有一个独立的无线基站,相对于她的成本来说,没花多少钱。

      防爆车开上沈海高速后,骤然加速,超高速行驶,但在限速监控处仍然会慢下来。

      秀秀已经查到绑匪的资料:“这是一个五人团伙,原籍东北人,其中四人在魔都开一家汽车修理店,两辆车都是收购的旧车翻新,挂在一个叫包建强的名下,包建强四十三岁,团伙的老大,明面上工作是送外卖,暗地里收集信息进行勒索和碰瓷,案子做过不少,但因为计划周密,成功率很高,不成功也绝不纠缠,甚至还花钱安抚受害者,非常狡猾,他们盯上秦晓语应该很久了,以他们惯常的作风,应该不会撕票,也不会虐待秦晓语。”

      朱天赐冷笑:“不管他们是什么人,敢对晓语下手,只能算他们倒霉。”

      “我知道了。”秀秀平平地答道。

      她并没丝丝那么多标准约束,一切以主人为标准,主人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无条件服从。

      朱天赐下决心干掉这些匪徒,而且让别人明明知道是他做的,却没有直接证据,以震慑其他的人,免得再发生同样的事情。

      一个小时后,秀秀说道:“他们下了高速,开上一条没有路边监控的土道,通过卫星监控,车开进了一个写着‘拆’字的旧仓库,黑色本田从集装箱车里开出来,晓语似乎被迷昏了,没有被绑着,他们只有四个人,那个叫包建强的头目不在。”

      不知道她控制的是什么卫星监控,竟然能达到这么清晰的分辨率。

      “不在,看来是在等着收赎金,或者监视着老妈,确实挺狡猾的。”朱天赐说道:“仓库那里有监控吗?”

      “没有。”

      “这样最好,这几个人交给你,没问题吧?”

      “没问题。”

      防爆车再度加速。

      十分钟后,朱天赐又接到秦夫人的电话,“天赐,绑匪又来电话了,我按你说的,跟他们说正在筹集资金,绑匪却说赎金翻倍,要两个亿,我跟他们说,筹款时间可能长一些,他们给了我一个帐号,说不要现金,说只要比特币,让我两天之内必须打款,否则撕票,天赐啊,怎么办啊?”

      比特币?

      连绑匪都这么与时俱进了?

      不过,两个亿如果是现金,恐怕要用卡车拉,还是虚拟货币方便,非常容易通过帐户间的交易进行转移。

      朱天赐倒是想起了老爹还给过他一个比特币的帐号,只是不知道里面有多少比特币,早就淡忘了此事,那个U盘还在琼州家里的书房扔着呢。

      不过眼下肯定用不着比特币。

      他根本不准备赎人。

      朱天赐说道:“不就两个亿么,你把他们的帐号和他们的电话发给我,我直接给他们联系。”

      “好,我这就发给你,天赐,他们不会拿了赎金还撕票吧?”

      “不会,我保证你今天就能见到晓语。”

      朱天赐挂断电话,将手机交给秀秀:“你帮我查查这个帐号。”

      秀秀很快查到:“这是一个女人的帐号,叫赵英兰,三十五岁,滇人。”

      朱天赐点点头,这应该用的是别人的身份证开的户,没什么价值。

      半小时后,下了高速,拐上一条颠簸的土道。

      朱天赐说道:“秀秀,一会儿经过那个仓库的时候,你跳下去,把我妹妹秦晓语安全地带出来,其他人,杀!”

      他下了血腥的命令。

      秀秀应到:“是,大大。”

      看着江素心看过来的异样眼神,朱天赐解释:“她和丝丝只忠于我,不受三大铁律限制。”

      江素心微微一笑:“只要你安好,其他的我都不在乎。”

      朱天赐拍拍她的手:“放心吧,我不会肆意妄为。”

      江素心反手握了握他的手:“我信你。”

      不一会儿,已经看到前面画着带圈“拆”字的墙体,是一个大院子,全是平房,大约有二三十间,有一个已经锈迹斑斑的大铁门。

      在经过院墙的时候,后边的车门打开,秀秀窜了出去,顺手把门轻轻合上。

      车没有停,也没有减速,继续向前开去。

      不一会儿,就从倒车镜里看到秀秀从大门里出来,肩上扛着一个女人。

      “完事了,回去吧。”朱天赐笑道。

      江素心放下心来,他都这么说了,那就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

      秀秀已经通过耳麦,向他汇报了事情的经过。

      秀秀蜕下身上的衣服,从院墙跳进去,正在院子里喝酒的四个人都看傻了,来不及反应就被徒手格杀,之后,秀秀打开铁门出来穿好衣服,又进去到仓库里把秦晓语扛了出来,还顺道清除了一些遗留下痕迹。

      整个过程,秀秀就象一个训练有素的冷酷杀手,一切做得有条不紊。

      土道不宽,朱天赐直接加速倒了回去。

      在秀秀身前停下,秀秀打开车门,将女人放进来,顿时一股发霉的味道在车里扩散。

      撩开长发,正是秦晓语,但仍在昏迷之中。

      汽车向前冲了出去,在接近有监控的地方慢了下来,以正常速度继续前行。

      车内还是三个人,还是两女一男,秀秀藏在后备箱里。

      朱天赐看了看后座照顾秦晓语的江素心,轻声道:“心姐,咱们继续旅游吧。”

      “好。”江素心应道。

      秦晓语既然已经救出来了,去哪儿都无所谓。

      朱天赐驱车拐了个弯,再次开上高速。

      过了一会儿,秀秀通过耳麦向他汇报:“包建强仍然骑着他的外卖车,但没有送餐,就停在晓语家附近银行的旁边,能看到她们小区门口,他接了个电话,突然骑车横穿马路,被一辆急驰而来的水泥车轧死了。”

      朱天赐惊讶,秀秀什么时候能控制汽车了,还是那种机械传动的老式水泥车?

      秀秀向他解释:“我通过网络给包建强打了个电话,警告他呆在原地别动,他已经被包围了,包建强突然逃窜,然后发生了交通事故。”

      朱天赐明白了,秀秀肯定是算准的时机,这个包建强就算没被水泥车撞死,肯定还会发生其他意外交通事故。

      什么时候秀秀都这么恐怖了,可以遥控杀人?

      而且,她竟然能如此洞彻人心,知道包建强肯定会亡命逃跑,而不是呆在原地接受拘捕。

      这种危险的智能只能有秀秀这么一个了,绝不能另外再造。

      驱车直奔太湖。

      他们本来就是出来旅游的。

      开了一会儿,到了服务区,朱天赐坐到后座上,扶起秦晓语,与她并排在一起,然后取出手机,与秦夫人视频。

      “看到了吧,晓语就在我身边,我已经把她赎回来了。”

      视频里,秦夫人泪流满面:“天赐,好孩子,谢谢你,晓语她没事吧?”

      朱天赐这是第一次见到母亲的脸,而且是通过视频,与他预想的女强人不一样,此刻母亲是如此地怯弱。

      一个能把亲生儿子丢下二十年不闻不问的女人,本应该有一个铁石心肠才是。

      “她是我亲妹妹,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晓语她被下了药,可能过些时间才能醒。”

      “可怜的孩子,你们什么时候回来?”

      “暂时不回去了,我带她去旅游,散散心,好把这件事尽快揭过去。”

      “也好,晓语没事我就放心了。”

      “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就说晓语跟我去旅游了。”

      “这种事我不会跟人乱说的。”

      “那就这样,等晓语醒了再让她给你通话。”

      “好,好。”

      挂断视频,朱天赐继续驱车上高速。

      初次见到亲生母亲,朱天赐奇怪的是,自己竟然没有多少心理波动,仿佛视频里的只是一个普通的阿姨,与他没有半分的关系。

      从小到大,老爹虽然给了他富足的生活,但给他亲情的却是江家夫妇,是后座上的江素心,那是深入骨髓的感情,经过变身这件事的考验,朱天赐相信再也没有什么能把他们俩分开。

      他似乎已经不再需要母爱。

      江素心带给他的不只是男女之爱,也有姐弟之情,除此之外,朱天赐从小到大还能享受到浓浓的母爱。

      视频里的人,似乎只是个陌生人,只是秦晓语的母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