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福利无码亚洲网站

      鹰嘴关城楼之上,车悬统领的万余新编的士卒开始陆续的替换掉江焕尘麾下的老卒。

      新卒身上穿的黑衣黑甲皆是坤字商号送来的,也就是之前穆茹雪答应萧寒的第一批甲胄兜鍪。

      与之相比的老卒,白衣白甲,个个衣襟染血,倒显得不伦不类了起来,或许也映衬了那句老话,人靠衣裳马靠鞍,与江焕尘麾下的部曲相比,车悬所编练的新卒更符合北境军这面黑龙旗。

      当然也更符合萧寒的审美。

      这些日子里,鹰嘴关内的百姓、商铺们也都在县令刘明礼与县丞左崇清的调动下,开始积极的为边军战兵服务。

      譬如将士们的饭食,照料伤兵,都由关内妇女自发的前来帮忙;而男人们则自愿充当民夫,搬运守城器械以及其他物资等工作。

      随着车悬接管了北城墙的防守后,数十面小两号的黑龙旗竖立在城头之上。

      越金戈将一具契丹人尸体拖到了城垛边上,问道:“咱们为什么不把他们的尸体直接扔下去?”

      柯勉道:“待会儿他们蚁附攻城的时候,咱们再将这些尸体扔下去,这样即节省一些滚石檑木,也能起到震慑的作用。”

      越金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打仗和杀猪一样,都是要将就技巧的,

      刀子从哪里下去,即省力气,切出来的肉卖相又好。

      越金戈正琢磨着杀人和杀猪时下刀的不同角度,契丹大军已经重新列阵于两千步开外了。

      之前的契丹溃卒被老卒们杀退后,契丹人的主力便开始出动了,直到刚才收拢完溃卒交由各部落首领领回。

      这期间,鹰嘴关北城墙上也完成了换防。

      萧寒在帅椅上坐久了,腰疼,屁股也疼,但又不能瘫在帅椅上,有失风仪,所以只能屁股稍微侧了一下,才稍稍好点儿,

      道:“车悬,方才大致扫了一眼,这些新兵倒是有模有样”

      车悬躬身回禀道:“将校和老兵才是军中之魂,末将虽然编练的是新军,但骨干却是老兵,老兵带新兵,操练起来也方便了许多。”

      车悬之言也是实话,各地郡县的老兵虽然不及边军的素质,但对军阵操练的基础也是门儿清,车悬让他们担任什长甚至是百夫长,也是为了更好的达到老兵带新兵的效果。

      再加上各郡县的城防校尉,这一级的军官,在锦衣卫协助筛选之后,留下来的也都是年富力强、有能力、知兵的好手。

      另外,车悬还从之前带来的亲卫营中,抽调了一百多人的嫡系士卒,分布在新军各阶层之中。

      这一做法不仅很好的协助卢一峰接管亲卫营,也能够更好的掌控这支新队伍。

      所以车悬将这万把人编练了十来天后,也是有些底气将他们拉到城头上和契丹人厮杀。

      萧寒道:“看来你对麾下的新卒很有信心嘛,你可知道即将攻来的可是契丹大军的主力!”

      车悬没有犹豫,铿锵道:“车悬绝不会后退一步!”

      萧寒肃然的点了点头,眺望远方契丹大军的军阵……

      纳速该在契丹军阵的后方也在远眺这前方的这座雄关,看着城头上竖起的陌生黑旗,心中不免有些感慨。

      这鹰嘴关内不过万余燕军士卒,竟将自己这二十万大军挡在关外足足半月,若是燕军都像这样悍勇坚韧,不知道要死多少契丹儿郎才能征服燕人。

      纳速该看着面前的那颜阔,以及本部麾下的几名万夫长,沉声道:“此番南下,在这鹰嘴关耽搁了不少时日啊”

      说着,纳速该看向那颜阔道:“那颜阔,此次由你担任先锋官,统率这八万主力,愿你势如破竹,破关之后,我亲自为你添酒庆贺!”

      那颜阔向纳速该郑重的行了一礼道:“谢左谷蠡王”。

      说完,那颜阔带着八名万夫长向军阵前风驰而去。

      那颜阔举起手中的御赐弯刀,沿途高呼:“若不破关,誓不北还!”

      数万名契丹主力跟随那颜阔一道,拔刀高呼:

      “誓不北还!”

      “誓不北还!”

      高呼声振聋发聩,响彻在广阔的草原之上,就连城头上的燕军也为之动容。

      此时的萧寒刚喝了一大口凉茶,却被契丹大军那边传来的高呼声,惊得一口凉茶喷了出来。

      这动静搞得,好像自己这边是侵略者似的,主角光辉都被抢走了。

      虽然萧寒自打出生在这个世界以来,都未拥有过主角光环,但本着别人有的,自己也得有的原则。

      萧寒拄着暮秋刀站了起来,一旁的汪司礼也是心领神会的上前为自家殿下整理甲胄兜鍪,

      毕竟之前坐太久,太累了,姿势变幻下,甲胄和兜鍪不免有些不太端正了。

      待汪司礼替自家殿下整理风仪时,车悬也很上道的命人将殿下背后残破褴褛的黑龙旗换成新的。

      待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萧寒气沉丹田用中气十足的声音高呼道:

      “将士们!

      今天

      咱们在大燕的土地上,北境军黑龙旗下,在天地的鉴证下,

      将与敌军主力决一死战!

      我们的背后就是大燕的土地,大燕的子民,我们的家园,我们的妻儿老小!

      对面的契丹人,做梦都想征服我们的山河,践踏我们的土地,摧毁我们的家园,欺凌我们的亲人!

      我们没有选择,更没有退路可言,

      这是为大燕而战!更是北境军立军之战!我与你们同在!”

      众将士振臂山呼道:

      “殿下威武!北境军威武!”

      “殿下威武!北境军威武!”

      嗯?

      为什么不说大燕威武?

      萧寒瞥了一眼车悬,车悬脸颊一红,带着几分羞涩和得意的低下了头。

      就连一旁的汪司礼也诧异的看向车悬,还真是出乎意料,

      都说丘八是大老粗,可眼前这位车悬,还真是心思细腻,有心机,有野望,当时在尚京城结伴一起去鹰隼关接殿下的时候,可没发现这人还有如此心思。

      果真是人不可貌相呢,路子野不说,走得倒挺宽。

      见将士们的士气和精神气儿都提了起来,萧寒便放心了,

      接过车悬递过来的热茶,萧寒一口饮尽,然后略有深意的看着车悬,拍了拍其肩膀以示鼓励。

      车悬也是一脸春风的美滋滋。

      不远处的越金戈还在歇斯底里的高呼着“殿下威武!北境军威武!”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殿下的振臂高呼,他的心里好像有一颗种子发芽了,至于这颗种子是什么时候埋下的,他不清楚,

      但他现在只觉得很爽,整个身体热血沸腾的,脑子也热得嗡嗡作响,感觉全身有使不完的力气,就想冲上去与契奴拼命。

      他不知道更远一点的同袍能不能听到殿下高喊的话,也许有传令兵会将殿下的话传下去吧。

      但这些都并不妨碍鹰隼关全体将士被七皇子殿下激发而起的高昂战意,毕竟背后就是北郡和合浦郡,整个云州北部都是一马平川。

      鹰嘴关若是被攻破了,他们的家园还真的是最先受到兵祸的,

      想一想家里年迈的爹娘,妻儿,由不得他们不用命。

      嘹亮的号角声夹带着沉闷的擂鼓声,涤荡在大地之上,契丹人开始进攻了。

      车悬见此,神情凝重,高呼道:“投石准备,床弩准备!”

      城墙之上,三列弓箭手在前,刀盾手在后。

      对于新卒而言,射箭的准度不做要求,毕竟只训练了十来天,只要能够做到弯弓射箭的基础就行。

      随着敌军的抵近,两千步、一千八百步、一千五百步……

      车悬瞅准时机,高呼道:“投石攻击!”

      带着火焰的石块划破长空,呼啸而去。

      带敌人进到四五百步时,床弩与城墙上的弓箭手开始了攒射,长箭带着历啸撕破寒风,漫天箭雨如一片厚厚的乌云笼罩在敌人的头顶,然后落了下去。

      契丹军中携带圆木盾的,大多都是部落首领或者贵族的亲卫,绝大多数士卒是没有配盾的。

      但他们身上的皮甲却不足以抵挡箭矢的穿透,接二连三的,有士兵中箭倒地。

      离开马儿的契丹人,并不擅长攻城,虽在前些日子的攻城中吸取了一些教训和经验,但大体上,还是显得有些笨拙不顺畅。

      箭射数轮过后,契丹人终于接触到了墙下,开始搭建云梯。

      当萧寒发现此次攻城的云梯数量远超之前时,他的心里开始沉重了起来。

      将士们扔完尸体扔滚石,滚石扔完扔檑木,当扔无可扔时,敌人便登上了城头,

      指挥这次攻城的正是那颜阔。

      在经历过这些天的攻城失利后,那颜阔也在学习,也在分析和研究。

      先让普通士兵消耗燕军的滚石檑木,然后再让纳速该给他的三千牙勇登墙,将刀刃最大限度的使用在最佳的位置。

      敌人登上城头后,城墙上的弓箭手开始后撤,刀盾手开始上前拼杀。

      这一批的燕军士卒承袭的是禁军的训练方式,讲究刀盾阵型的配合,面对个人武力强悍的牙勇,的确稍显优势。

      但萧寒和车悬知道,这样的优势坚持不了多久。

      这些新兵第一次杀人,动作要领虽然是了然于胸的,但是心理障碍却是难以逾越的一道坎儿,

      因为紧张,身体发僵,严重影响了动作的协调。

      导致明明可以一击毙命的一刀却只造成了皮肉伤,而契丹牙勇还是那般生猛骁勇,此消彼长之下,阵型配合带来的优势也逐渐的开始瓦解。

      燕军的伤亡开始逐渐增多,攀登而上的敌人也在增加着。

      黑龙旗下也只剩下萧寒等人,车悬早就带着一众亲卫开始到处解围去了。

      萧寒看向卢一峰道:“你带一百人下去厮杀吧。”

      卢一峰有些迟疑的看了看萧寒,最终还是带人去了。

      萧寒无奈的起身,提着暮秋刀向前走去,因为已经有一伙牙勇冲击到了谯楼这边了。

      “殿下!”赖虎和范石头挡在萧寒的面前,恳请道:“殿下,让我们去吧!”

      萧寒深深的看了二人一眼,郑重的点了点头。

      赖虎和范石头带着各自麾下的什人队朝前方冲将了过去。

      留在萧寒身边的亲卫也只剩下三十人。

      萧寒没有再坐回到帅椅上,而是拔出暮秋刀,朝登上谯楼的契丹人走去。

      下一刻会怎样?

      他不知道。

      但这一刻该如何做,

      他知道,

      唯有死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