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小攻之年下诱惑

      一提起『操』场, 沈凛就想到那些奇形怪状的怪物。

      它们像是孤魂野鬼一样游『荡』在『操』场上,一点意外的响动就能让他们狂『潮』般扑涌过去,这绝非战斗轮能解决的问题。

      “怎么办?”沈凛额角生疼, 他头靠在晏修一肩膀, 委屈地说, “我想不到好办法了, 一哥, 怎么办?”

      晏修一拥住他的肩膀, 用手托住沈凛的后颈,指尖轻柔地抚『摸』他的皮肤,说:“休息一会儿吧。”

      沈凛脖颈紧绷, 肩背的肌肉紧紧得绷成一团。

      他和赵小茵说话的时候,沉静淡定,让很试探都成了可能,可实际,他的情绪和身体一直绷得很紧。

      这种试探代价太大,风险也太大,稍有不慎就会被赵小茵看出破绽, 他们几乎没有东西兜底, 想要破局需极为谨慎的细心和极为大胆的试探。

      直到现在, 他依然没能放松, 压力太大了,他稍微思考就几乎不能呼吸, 额角一阵阵得疼。

      晏修一的话让他渐渐放松下来, 他环住晏修一的腰,感受晏修一胸膛下跳动的心脏,温暖而生机勃勃。

      他闭上眼, 陷入黑暗,可眼前莫名刮起风雪。

      他看到支离破碎的尸体和一望无际的冰原。

      他被藏在巨大的熊的尸体,靠血肉保持体内最后的温度。

      直到最后。

      他看到荒原自己的尸体变得冰冷,抱住他的人在痛苦地低吼。

      他看到很凌『乱』而深刻的画面,那是过往他们的结局。

      这是一个巨大的龛笼,是祭祀神明的修罗场,所有鲜活的生命,没有分别的,都是呈献给神明的祭品。

      对主宰一切的审判者来说,他们只不过是祭品表现突出的演员而已。

      沈凛问kp:“有人真正意义的走出这吗?”

      审判者笑了笑,说:“然,走得头也不回,他甚至没有任何惦记,毫无牵挂,把这成了一场梦。而对于这样的玩家来说,这的确是一场梦,随着时间推移,他们会渐渐忘掉这的一切。”

      “还有呢?”

      “也有像你们这样,对这碰到的人产生了牵挂,毕竟你们所接触的房间是真的,无论是玩家也好,npc也好,都有自我的意识。人类就是这么有趣的生物,总是被情感主宰肉.体。”

      “你还记得你这次带火车的书签吗?那是我向你发放的邀请函。因为你想回到这。意愿非常强烈。比起前者,你这样的玩家更为稀少,也更有趣,没有人想回来,除了你们。”

      “哦对了,在离开的玩家中,还有处在这两者之间的,他们忘不掉这经历的一切,也不想回来,就会处在夹缝之中。”

      “那也是很有趣的一种状态,因为忘不掉,常常会无意识地召唤我,我听到他们的呼唤时,会给与他们一点小小的奖励,他们会听到一些特殊的声音,看到一些特殊的画面,这些会让他们意识中潜伏着些许的疯狂。如果他们读懂规则,会摆脱这股疯狂,但如果他们的意志不够坚定,或者太过聪明的话,就会让这股疯狂伴随他们的一生,甚至发作出来。”

      “你很喜欢观察人类。”

      “一整个宇宙,无数个星辰,才诞生出了人类这样有趣的生物,我为什么不去观察他们?”

      “你想成为人类吗?”

      “然不想,”审判者的轻笑声中带了些许讽刺,“你会觉得蚂蚁有趣,会去观察蚂蚁,但你想成为蚂蚁吗?位者是不会自甘堕落成为下位者,你们只是游戏的玩具罢了,是随着我牵扯的木偶,只是我给了你们足够的自由,让你们能在我制定的规则之下尽情玩乐。”

      “取悦你,你就给我们奖励,让我们得到想要的,回归现实。”

      “是的,不过这是你们人类制定的社会规则,优胜劣汰,适者生存,最高的荣誉应该给最出『色』的那一个。”

      沈凛沉默下来。

      晏修一声音冰冷地说:“如果你有足够的观察,你应该知道,人类短暂却辉煌的几千年都在谱写不屈从命运的故事,坐以待毙从来不是我们的选择。”

      “是吗?”审判者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可你们被选入这个世界的条件并非只有唯一一个意识分散,我这儿可不是什么慈善的垃圾回收场。还有一个条件就是——你们想消极逃避。”

      “神明喜欢阴暗却狂热的东西,鲜血、器官和炽热的灵魂,但沉于黑暗而绝望溃烂的灵魂也是非常美味的祭品。赵小茵虽然偏激到暴『露』自己的身份,可她说得没错,沈凛,你一直在逃避,你没有抗争的勇气。”

      沈凛:“……”

      审判者:“晏修一,你也一样,你们没有分别。”

      “好了,无意义的话就说到这吧,房间的游戏还继续,你们时间所剩无几,没有察觉到房间越来越冷了吗?梦里时间也会持续推。”

      随着他声音落下,铃声响起。

      kp:“过聆听。”

      两人沉默,都有些不愿意再受规则摆布的抗拒。

      晏修一抓住沈凛的手,和他十指交握:“没事,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陪你。”

      沈凛收紧拳头,垂落的眼睛再抬起时,眼底激『荡』的暗沉散去,变得一片清澈,他勾住晏修一的手,对kp说:“真有意思,那么就试试看吧。”

      两人投掷聆听,都过了。

      他们确定这是上课的铃声。

      kp:“过灵感。”

      沈凛80/7,成功,晏修一60/78,失败。

      他们正在高二二班的教室里,沈凛听到学生嬉闹的声音。

      “体育课,体育课,终于能放松一下了,好想打篮球啊。”

      “想屁,肯定是练广播『操』,不过还算好,听说高三的体育课基本全变成了数学课了,一周就剩那么一节体育课。”

      “太惨了……真不想上高三。”

      “巧了,正好赶上今天,看见没,前面那高三一班那学长,就是那个杀人犯的儿子。”

      “卧槽,那我待会儿要离他远点。”

      “人家犯不动你,你怕么,怂『逼』。”

      “杀人犯还讲理由啊?那不是随心情来的?”

      ……

      声音隐去。

      沈凛在窗户上哈出一口气,热化了糊在窗户上的冰花,他拿袖子把水珠抹了,看到『操』场上更是密密麻麻的一片浓密的怪物。

      哪怕他们猜到祭坛可能在『操』场上,也不敢随便过去,之前那个密度已经够恐怖了,现在再去等于白给。

      他想了想,拉住晏修一往楼上跑:“我们去高三的班级。”

      “怎么?”

      “你给我的灵感。”沈凛回头,笑看向晏修一,“我们一哥,除开敏锐的洞察力,其实也很聪明。”

      晏修一没懂,但也笑了起来,他“嗯”了一声,低哑地说:“感谢赞美,我很荣幸。”

      沈凛站在高三三班的教室,找到晏修一说的他做了痕迹的那张桌子,目光落在前一张,确认道:“一哥你说过,你喜欢在后桌的桌腿上涂鸦,对么?”

      “对。”

      沈凛在桌面敲了敲:“所以这张是你的桌子。”

      “嗯。”晏修一点头。

      沈凛挑了挑下巴:“抬走。”

      他目光在教室里逡巡了一圈,有些头痛地说:“我怎么就没你那怪癖呢?我也应该去祸害下前后桌的桌子……”

      他在学校里不太和其他同学交流,尤其是升高三,大家都专注于学业,偶尔给前后桌讲两道题,剩下的时间基本就是自闭模式。

      家庭的问题其实让他在同学之中有些难堪,他害怕周围同学知道自己的情况之后暗地里的嘲弄和同情,他无法接受那样的目光。

      所以尽量减少交流也是他逃避的方式。

      赵小茵和审判者说得都对。

      他一直在逃避。

      那些负面的情绪又涌来,晏修一似乎察觉到沈凛的难过,紧紧抓他的右手。

      男人的手掌干燥温暖,十指交扣的时候彼此能清晰地感知到对方每一节指骨的弧度,那有一种沉默而让人心安的力量。

      沈凛轻轻地吁出一口气。

      专注地在每一张课桌寻找线索。

      一定有一张是他的课桌,被从一班换了过来。

      既然过去没能给予他线索,他肯定可以通过别的手段找到。

      沈凛扫视一圈,最终看向讲台。

      这个教室是多媒体授课,讲台上有一台电脑,他之前试过开机,却因为电脑使用失败了没能打开。

      沈凛再次站在电脑旁边,说道:“过电脑使用。”

      45/20,成功。

      电脑屏幕在眼前亮了起来,跳出熟悉的xp系统,桌面上堆积着很按照学科划分的课件。

      kp:“过图书馆。”

      沈凛投掷检定,成功。

      课件分门别类,写得很清楚,沈凛受到成功检定的牵引,打开一个名叫“公开课”的文件夹。

      下面按照年级和班级,共分了九个文件夹。

      沈凛挑了挑,打开高三一班的文件夹,面有七八个课件和几个视频,其中一个视频是个录像。

      沈凛打开录像,瞳孔猛然收缩。

      比起灵感世界一片模糊的脸,录像里的同学面目非常清晰,沈凛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每个人的五官。

      在举行笔仙的座位,坐一个清瘦而晦暗的学生,他耸拉眼皮,两颊凹陷,看起来羸弱而不堪一击,宽大的袖子挽在手腕,还是垂落着遮住了半边手掌。

      ——祈祷者。

      他的身体特征和沈凛在灵感中看到的一样。

      沈凛扫了一眼自己课桌所在的位置,和视频的不太一样。

      他退回一级文件夹,翻找到高三三班的视频记录。

      沈凛一帧一帧地快,最后把画面定格在班长指挥全班同学“坐下”,这个镜头角度可以清楚地看到每一张课桌的摆放。

      他把这张定格投放在投影仪,站在投影仪面前,一张张对比教室的桌子。

      “过侦查。”沈凛说。

      他投掷侦查60/3,大成功。

      沈凛几乎一眼就看到了不同。

      他走过去,搬起课桌,打算和晏修一一起搬送到高三一班。

      而就在他搬起这张课桌的时候,后门窗户玻璃映出一张熟悉的惨白鬼脸。

      那个老师又出现了。

      与此同时,半掩的前门被推开,没有具体形态的,流质的手一把抓在了门框。

      kp:“准备,战斗轮,敏捷排序,怪物老师先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