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云江停被严峫做晕

      晚上赵三两主动进厨房秀了一把厨艺,引得徐兰越看越顺眼,觉得老周慧眼如炬,居然为念卿找到这么居家的好老公,饭做好端上桌,尝了几口,喜悦之情更是溢于言表。

      “小三爸爸做饭比妈妈好吃”

      脑袋埋在埋在饭碗里的謩謩,冷不丁冒出一句。

      “乖,小嘴真甜”

      赵三两高兴不已。

      别人一万句夸奖,都抵不过謩謩的一句,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在謩謩碗里,柔声道“以后爸爸每天做饭给你吃”

      “嗯”

      謩謩点头。

      “这酒喝在嘴里味道不正”

      老周好酒。

      一天三顿饭,除早饭外,中午和晚饭各半斤,属于酒道老鬼,打开酒瓶,刚抿了一口,眉头一皱道“闻起来酒味浓的刺鼻,进咽喉还有点灼热,就跟掺了工业酒精一样”

      “周叔,您尽管喝”

      一分钱一分货,价格摆这里,能有什么好酒,这一点赵三两心知肚明,道“哪怕真掺点工业酒精,也没事,说不定还能锻炼您酒量,增强免疫力”

      周念卿无语的低着脑袋。

      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不过心里不由涌现出一丝窃喜。

      现在了解到她老公是什么人,赵三两在她爸心目中的形象必定大打折扣,这为以后结束这段婚姻埋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她老公再干几几件这样的蠢事,估计都不需她开口,她老爸以后肯定遵从她的建议,不像这次这样直接强压下来。

      稍微反抗一下就要断绝父女关系,说一些以后死了都不要她回来的狠话。

      夹了一块豆角放在嘴里,周念卿惊奇发现,她老公做菜很好吃,手艺堪比五星级酒店的大厨。

      就冲这做饭手艺,加上棱角分明的五官,很有俘虏富婆的心扉的实力。

      老周随手打开一瓶一股浓烈工业酒精味的二锅头,推到赵三两面前,道“别说不能喝白酒,这酒既然是你买,今天你必须陪我喝”

      “周叔,这……”

      赵三两犹豫了。

      这酒放在超市里也不知道多少年了,买的时候上面已经沾了不少尘土,为了表达对岳父的敬意,赵三两特地用面巾纸擦干净才拿回来,估计早就超过保质期以外。

      “喝”

      老周没给赵三两婉拒机会,举起两三两一瓶的二锅头,道“我先敬你,不为别的,就为你跑这么远买酒孝敬我”

      “周叔,还是我敬你”

      赵三两清晰感知到老周话里有话,完全在膈应他。

      不过没关系。

      人这辈子总会遇到一些以为会陪伴很长时间,但却在很短时间内消失无影无踪的人。

      与其浪费感情去珍惜,还不如提前放开心态,坦然面对,与老丈人碰了一下,赵三两抿着眼,仿佛喝毒药般喝了一口,然后假装惊讶道“周叔,这酒生产日期是八九年前的,那岂不是说我们喝到真正的十年窖藏了”

      老周扫了一眼赵三两,连忙伸手翻过二锅头酒瓶的背面,一脸高兴道“还真是,没想到居然让你小子赚了便宜”

      正在吃饭的周念卿嘴角翘起,肩膀微微颤抖,有种想笑的冲动。

      他爸明显是膈应她老公。

      几瓶酒,引得岳婿两人在饭桌上就开始绵里藏针,一争高下,随即她就看到他老公忽然笑起来。

      “估计也因为您过来,我才有这运气,所以今天您一定要多喝一点”

      赵三两笑呵呵回道。

      “只要你陪着,喝多少我都高兴”

      老周一愣,他倒没想到赵三两这小子不仅思维敏捷,还敢与他针锋相对。

      他的意思是抠门的人就爱贪小便宜。

      这小子用运气暗指他就这身份,只配喝这种掺了工业酒精的酒,关键这小子明面上话说的很漂亮,让他找不到发火的借口,但他走的路比这小子活的岁数还长,岂能被这小子讽刺,叫女儿拿了两个大杯过来。

      将工业酒精倒进去,推到赵三两面前,道“小口酒喝不痛快,你陪我用大杯喝”

      赵三两咽了一口吐沫,感到老周明显在逼迫他。

      毕竟老丈人都喝了,作为女婿他岂有不喝的道理,看着面前起码半斤的大杯,赵三两委实有点发懵,白酒半斤或一斤,赵三两哪怕不太喜欢白酒辛辣,依旧有把握在不喝醉前提下喝完,但面前这杯除了过保质期外,还不知道工业酒精比例是多少。

      他老丈人很显然打算拉着他一起……胃穿孔或胃出血。

      “周叔,念卿酒柜里有葡萄酒,要不咱们晚上就喝点红的?”

      思索了片刻,赵三两立马认输。

      “我女婿第一次买的酒,怎能不喝”

      老周沉声道。

      敢与他这个老丈人玩阴的,今天就让这小子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不待赵三两继续开口,直接端着酒杯喝了一大口,然后也不说话,坐在椅子上眼神如鹰隼般盯着一脸不自然的赵三两。

      “周叔,你真是……好酒量”

      赵三两硬着头皮,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道“那今天女婿就豁出去了”

      两人你来我往不断较劲。

      就连徐兰也看出有点不对劲了,劝解道“都少喝一点,喝多了不是好事”

      “不用你管,我在试试赵三两酒量,做了周家女婿,没个一两斤的量可不行”

      五六瓶二锅头喝完。

      老周好像也动了震怒,大有在酒上拿捏住赵三两,于是让女儿下楼提了几瓶五粮液回来。

      “两种酒掺在一起,你小子没问题吧?”

      “没事,您能喝我就能喝”

      赵三两喝酒不上脸,所以面色如常,一副风淡云轻的酒道高手做派,其实脑袋已经有点晕了。

      他基本上不喝白酒,平时喝的最多的就是两块五一瓶的雪花啤酒,但今日不喝不行,如果被老周喝趴了,以后就别想硬气了。

      一顿饭,从六点半足足吃到八点。

      最后老周是被徐兰扶着回房的,而与之棋逢对手的赵三两趴在马桶上吐了又吐,脸色煞白如宣纸,顿时吓了周念卿一跳,急忙送他到小区旁边社区医务室。

      “不能喝还和我爸拼酒,你这不是找罪受吗!?”

      “你不懂”

      一瓶点滴顺着软管流进血管中,赵三两倚在墙壁上,闭着眼睛,回道“你爸喝的是酒,而我喝的是故事”

      周念卿顿时被气笑了。

      毛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