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朋友6

      第38章 妩妩是做饭小可怜

      一个小小的小面团儿一样的小丸子,根本就没有和王权抵抗的力量。

      在和大暴君僵持了许久之后,最终还是以韶华妩的失败告终。

      韶华妩迈着小短腿再次去了御膳房,大暴君这才无意间发现在自己身旁站了许久的韶离鸢。

      她的脸上情绪复杂,不过大暴君很明显完全没有心思来管她。

      他只是觉得这个脸上铺着粉的小丫头站在这里着实碍眼得很。

      “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等着朕叫人来将你凌迟了吗?”

      面对除了韶华妩以外的小丫头,大暴君都是无一例外的冷血无比。

      听着大暴君的话,韶离鸢自然而然的想到了自己母亲死的时候那个场景。

      如此血腥的场景,给韶离鸢小小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即使到了现在,大暴君提起来,韶离鸢还是会忍不住瑟瑟发抖。

      她咽了咽口水,将心里面所有的不甘和愤怒全部都咽了下去。

      “父皇,韶华妩她……”

      即使到现在,韶离鸢都不明白,为什么同样是女儿,离皇对韶华妩就那么的偏爱。

      明明,之前ai 还那么宠爱她,明明,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好好的。

      可是自从韶华妩这个天煞孤星出现在父皇面前,就一切都变了。

      气急之下,韶离鸢忍不住嘟囔了一句,“父皇,你不要忘了,韶华妩她是个天煞孤星,她是会带来厄运的,我才是天命贵女。”

      言下之意,她才是应该被宠爱的那个人。

      “呵,你这番荒诞无耻的言论,是娴妃教你的吗?”

      娴妃已经死了,离皇风风光光的给她办了葬礼还取了谥号,不过,他还是称她娴妃。

      图个方便,也最大限度的在告诉所有人,娴妃,在他的心里根本就不重要。

      “韶离鸢,你小小年纪心里面就这么多的弯弯绕绕,是不是嫌朕对你太好了?”

      离皇的声音如同含着冰渣子,在这寒冷的冬天直接扎进了韶离鸢的心里,让她瑟瑟发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时候,说什么话都是错的。

      死死的盯着面前这个异常碍眼的小家伙,离皇心里是诸多思索。

      留下她,本也没必要,不过是怕这个小丫头如果被处置了,那个小面团儿会慌张。

      连活着都是沾了韶华妩的光,她也陪在他面前编排。

      “大公主,先回去吧。”

      李公公上前来,对着韶离鸢轻声劝说。

      好歹是受过娴妃好处的人,留下的这个可怜兮兮的小丫头,李公公还是秉承着能让她活下来就让她活下来的想法。

      但,奈何李公公心里想得好,韶离鸢根本就不管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想法啊。

      才六岁的丫头,看见自己的父亲对自己和别人的差别待遇,根本没有办法理智的思考。

      “父皇,明明你之前最宠爱的就是儿臣了啊,儿臣什么都会,儿臣一点都不比韶华妩差,为什么父皇您现在完全把儿臣抛在了脑后,对儿臣如此冷漠,同样是女儿,为什么你就偏爱韶华妩一个人呢?”

      一声声的质问之下,还不知道死亡是什么概念的人儿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

      但她只顾着自己的悲欢,却忘了之前离皇宠爱她的时候,韶华妩是怎么过的。

      离皇倒是被韶离鸢这个问题问得有了一瞬间的愣神。

      他为什么就是如此宠爱韶华妩?

      这真是一个好问题。

      不过,他是大暴君,宠爱谁不宠爱谁,难道不应该都是由着自己的性子吗?

      什么时候轮到了她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来质问了?

      冷笑一声,离皇不耐烦的对着李公公摆摆手。

      “拖下去,朕不想再看见她。”

      “陛下?”李公公吓着了,跪下来试探性的望着离皇。

      脑海中回荡过那个小小的身影,离皇顿了顿,“禁足。”

      又细想了想,离皇再次补充了一句,“让她好好学学做饭,琴棋书画有什么用。”

      或许他宠爱韶华妩,只是因为她会做饭而已,他应该让韶离鸢也学一学。

      韶离鸢被拖走了,离皇这才总算是得到了一点安宁日子。

      美国多久,小短腿领着一堆人来到了离皇面前。

      小小的软软的脸蛋,小的还是和之前一样甜,“嘿嘿,福晃晃,吃饭饭,妩妩做的饭饭嘴好次啦。”

      明明额上还滴着汗水,但是小丫头第一反应居然是对着他乖巧的笑。

      离皇承认,她看着是越来越顺心了。

      或许他不喜欢韶离鸢,是因为韶离鸢不如韶华妩乖巧吧。

      他为什么不试试把韶离鸢变得和韶华妩一样乖巧呢?

      都是他的女鹅,都应该一样的乖巧。

      纵使心里面有再多的情绪,在韶华妩将饭做好放在嘴边的时候,离皇还是美滋滋的享受了起来,丝毫没有觉得自己这是在压榨小盆友。

      韶华妩做完了一系列事情,原本以为自己这下总算可以和亲爱的父皇坐下来享受一顿温馨的饭饭了,可是没想到,她丧尽天良的大暴君爹爹果然不按照常理出牌,直接上来就是让她喂饭。

      年轻人不讲武德,欺负她五岁半小丫头。

      哼。

      妩妩感觉很生气,甚至妩妩还没有地方撒气。

      真是气死人了。

      这就是大暴君吗,这就是我行我素的大暴君吗?

      韶华妩感觉,自己在这个异国他乡如果有一天真的死了,那应该不是惹了大暴君被处死,而是因为太受宠爱劳累致死。

      一顿饭吃完,离皇是前所未有的享受,韶华妩则是累的一点形象都不顾的坐在了地上。

      她只是一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小可怜虫罢了,一个可怜兮兮的做饭工具罢了。

      为什么,就不能让她正儿八经的享受一下公主应该有的待遇,为什么就不能?

      宫女们把菜撤了下去,韶华妩价值喜大普奔,腾地一下从地上弹起来,欢快无比的想跟着逃离。

      离开之前,韶华妩见离皇已经闭上了眼睛,还一边行礼一边小声的像模像样告退,“福晃晃你好好休息,女鹅就先走咯,不要想女鹅哦。”

      话音落下,韶华妩拔腿就跑,却自身后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跑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