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第528集

      “好个不守妇道的贱人,竟与外男勾勾搭搭,不知廉耻,当真是丢尽了泾阳水府的脸?”

      水府之上,一身爵服的泾阳河伯大发雷霆,深红色面孔中暴虐如同实质。

      “立刻派人除掉那些接触过三娘的凡人,不准漏掉任何人,以后不允许让任何凡人接近三娘!”

      此时泾阳龙伯是真的有些慌了,甚至顾不得邀请前来作乐的四方妖女。

      虽然对于龙女的清高,泾阳河伯感觉到不喜,但对于龙女的背景,泾阳河伯实在担忧。

      洞庭龙君在神仙圈子里,势力之大绝不是一个泾阳水府所能够比的。

      “是,河伯大人!”

      大殿之上,几个神祗当下微微颔首,同时点了水府中几个道行高深的水鬼妖魔。

      一行神祗妖魔飞速离开瑶宫水阙,前往处理。

      “真是扫兴!”

      随手将茶几上的茶果扫落下去,泾阳河伯越发烦躁!

      大殿中其他的妖女见此皆是目光中闪过一丝异色,其中妖娆多姿,身穿素装的女妖妖媚笑道。

      “河伯大人,何必生气,不过是个黄脸婆罢了!

      您乃是上苍敕封的河伯,何必眷恋她区区一个龙女,这样的黄脸婆哪有我们几个动人,还不如早早将她休回老家!”

      “是呀,河伯大人,你看妾身的身姿如何?”

      另一个蚌精也是扭着腰肢,缓缓靠着河伯,坐在泾阳河伯的腿上,吴侬软语,泾阳河伯眼底的暴虐和烦躁都消去了几分。

      面色一变,当下柔声笑道:“自然是你们温柔漂亮,那个黄脸婆哪里有你们这样的善解人意……但是你们不知道那个黄脸婆的阴险,她表面上温柔清纯,实际上阴险的很,若是让她回去胡说八道,难免会中伤我泾阳水族!”

      “不过你们也不用担心,那个黄脸婆的龙腮被本伯拔了,她哪里也去不了,只能成为凡间一个卑贱的牧羊女,老老实实受我控制!”

      说到这个,泾阳河伯一脸得意,眼底还有些阴郁。

      泾阳河伯是个天生的花花公子,当年初遇龙女三娘的时候,就被清纯美丽的龙女所吸引,他不择手段骗取了单纯龙女的欢心。

      当时这桩婚事还震动龙族当中,以一个寻常水族神祗的身份,迎娶了洞庭君的嫡女,泾阳河伯也是风光过。

      只是时间长了之后,难免本性发作。

      尤其是龙女那神龙跟脚,更是让泾阳河伯刺痛,整个家族受到他的影响,没少折磨龙女。

      ……

      此时在琅琊郡雄鹰山脉中,铸剑山庄就坐落于雄鹰山脉之上。

      铸剑山庄之内,山庄之主卫天南同样以山庄特有的传讯途经,得到了参星镇外的消息。

      “真是奇怪,这里怎么会遇上侯墉?难道侯墉也得到了什么风声?”

      卫天南目光中闪过阴沉之意,铸剑山庄这机缘是好不容易打听到的消息。

      传闻参星镇这周围,似乎有一位传说中的龙女落难,若是能够解救龙女,得到龙女的青睐,卫风岂不是能够一步登天!

      就算是不能被龙女相中,铸剑山庄也能因此受益匪浅。

      有了一位龙女护着,铸剑山庄,繁荣百年并不难呀!

      不过铸剑山庄更加倾向于前面一种的人财两得!

      只是可惜卫风木讷的超乎想象,哪怕是卫天南绞尽脑汁中,也没能想出个人财两得的法子!

      “侯家吗?”

      坐在太师椅上,卫天南眼底闪过一丝森然之色,神色带着一丝漠然。

      侯家在琅琊郡是势力不小,但和东南武林执牛耳一般的武林大派铸剑山庄显然不是一个等级,类似于这样的地头蛇,卫天南可以随时将他们打回原形!

      “无论侯家打的是什么主意,敢和我们铸剑山庄争夺龙女,那就别怪卫某心狠!”

      就在这时,卫天南神色一动,走出房门,只见左侧不远处的一处处弟子居住的庭院中热闹异常,他连忙招来一位弟子询问。

      “何事如此喧哗?”

      “师傅,不好了,方秀容师姐方才坠井溺水了!”这青衣弟子有些慌乱。

      “坠井了?胡说!?”

      卫天南眉毛紧紧拧着,目光带着厉色。

      方秀容天赋绝佳,习武十数载,自身功形火候近乎于后天极致,怎么可能会落井溺水?

      “师傅,我们也不知道,只是听几位师姐说,秀容师姐先前正在井边换洗衣物,不知为何突然跌落井中?!”

      那青衣弟子一脸惶恐,他只是一个寻常弟子。

      “废物!”

      卫天南面色阴沉,当即匆匆朝着芝兰院赶去,芝兰院是铸剑山庄女弟子居住的地方,庭院重重,此时繁花盛开,姹紫嫣红,只是一路上,不少女弟子都有些人心惶惶。

      “师尊!”

      几个亲传弟子,已经早早赶来,为首的是大弟子贺观澜,二弟子余姚,三弟子谢征,四弟子叶红衣也到了。

      这些弟子最年长不过是三十来岁,剩下几个或是英姿勃发,或是儒冠罗袍,俱是面色沉重。

      在他们不远处,此时众弟子围绕着一具不成人形的尸体,她看起来极其诡异,面部浮肿,皮肤青紫,往昔姣好的面容之上带着狰狞,身上还有着绿色的水草。

      卫天南握着手中的宝剑,面色阴沉的望着这一幕,从浮肿的面容之上,只能隐隐看出那是他麾下五弟子穆秀容一点音容。

      就在这时,旁边庄主夫人也匆匆赶来,邬琼霞一身华服,面容是个三十几许的美丽妇人,很难看出她是个十几岁孩子的母亲。

      仔细检查过方秀容尸体之后,邬琼霞玉容之上带着寒霜。

      “庄主,秀容这孩子死的很冤,我们一定要替她报仇!”

      一个近乎于先天的练家子会坠井溺死,这未免太过于滑稽。

      卫天南点点头,望着众多弟子,正要开口,突然与邬琼霞同时望向山脚之下。

      山脚下,突然灯火闪烁,有吵闹声和惨叫声传来!

      那吵闹声绵延的极快,只是一会儿便见刀剑鸣镝之声在几处峡谷暗哨之处响起,几个呼吸间便直往此处铸剑山庄腹地而来。

      那不速之客已经快闯入了核心腹地,卫天南与邬琼霞神色大骇,两人当即领着众弟子急速前往支援。

      只是才赶到铸剑池,就见两道黑风如同龙卷风一般从山峦之上直冲而上,一位位铸剑山庄的好手,如同破布麻袋一样,被撞开,血染石阶之上。

      “这是诡怪?”

      卫天南与邬琼霞远远看到这一幕,已经是面露惊骇欲绝之色,卫天南此时在一身修为早已经出神入化,在武林中可谓位列天人,但看到这一幕,也不禁感觉到手足一阵冰冷。

      只是一会儿,众多铸剑山庄的门人弟子,已经被屠杀的差不多。

      “你就是卫天南卫庄主?”

      两道黑风徐徐往这边来,黑风中伴随着血腥落幕,两个奇特的身影出现在百步之前,那是两个诡异的身影。

      一个长得像胡人,须发浓密,身形瘦削,另一个脸庞宽阔,蓄白胡子,眉毛很长,长得又黑又矮,两人眸子一个闪烁着红光,一个闪烁着绿光,眼神浑不似人类。

      见卫天南与邬琼霞几人不说话,那高大宛若胡人的男子桀桀一笑,宛若金属木屑摩擦的声音。

      “不说话没关系,反正都在这里,整整齐齐…”

      怪笑声中,他话音落下,只见闷雷一般的碧绿色妖光在黑风中爆涨而来,转瞬原地卫天南与邬琼霞以及几位弟子,顿时全部消失,两道身影化作妖氛在铸剑山庄上空肆虐半响,片刻才离去,而原地偌大的铸剑山庄,已经是宛若鬼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