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罗拉公主

      “biu~”

      轻轻松松扭腰,轻轻松松落地。

      站稳脚跟后,江腾得意地冲着旁边的张震一挑眉毛。接着继续迈向自己的下一道障碍:低桩网。

      说到低桩网,哪怕江腾才入伍不久。他也明白,这玩意是用来训练匍匐前进的,正儿八经算起来,向张震示范的那样屁股撅那么高过肯定是行不通的。

      虽然这里面有对方照顾到自己是新手的考虑,特意降低了开始的难度。但江腾觉得,这事啊,不能这么办!

      冲到低桩网前,江腾扑倒在地。正准备行动时,这才意识到,自己其实根本不会匍匐前进...

      这丫就有些难受了...

      学着影视作品中那样,侧着身子,一只手臂呈九十度弯曲。用小臂将自己的上半身撑在地上,身体微侧着往前挪动。

      可结果嘛...

      动是能动,可哪怕不算偶尔撞到网绳的脑袋,这速度也是慢地没眼看...

      “江腾!你特么跟我这玩发明创造呢?!谁告诉你低桩网这么过了?!”

      王中队看着江腾的动作,眼角直抽抽。要不是这年头还不流行阴阳怪气,王中队指定得弔人囬气几句。

      “身体正过来!你不想双手接地,就用双肘接地爬!这样更快些!”

      循规蹈矩是不可能循规蹈矩了,王中队一看江腾的动作就将他心中的那点小九九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虽说这货总是不按自己建议的新手操作去做,但不得不承认。无论是过矮墙的斜跃式,还是过高墙的翻越式速度都会比上腿上手啊什么的要快很多。

      尽管还不确定江腾这么做的主观想法是什么,但从客观上讲,这也称得上是对自己高标准高要求了。

      心知自己似乎劝不动江腾的王中队当下也不坚持了,直接开口提醒江腾正确地做法!

      双肘?

      听到场外援助的喊声,江腾楞了一下。

      接着轻轻翻身,尝试用双肘和双膝接地。

      嘿!这样确实快了不少!

      双肘代替双手,双膝代替双脚...

      人为得砍去小臂和小腿的高度后,果然屁股也没有了撞到网绳的风险。就是这样爬,有些费衣服啊...

      在沙地上前进,疼痛感还好。但每每听到作训服和沙砾摩擦时发出的声响,江腾心中都有些肉疼...

      冬作训服...一共可只有两套....

      距离下一次发被装最少还得两个多月呢!

      略带心疼地从低桩网爬出,这样一趟单程的四百...准确地说一百米障碍就算跑完了...

      单从现在的感受来说,江腾觉得还好。

      在身体素质足够的情况下,经常翻墙的经验又让自己对高度没有什么恐惧。江腾只想放声大笑,区区四百米...

      “嘚瑟,嘚瑟啊!我前面说的话,你小子听进去了一句没有?!”

      走到江腾身边,王中队一边伸手拍着这丫的后背,一边念叨着。

      对此,江腾只有嘿嘿地傻笑一下。

      无法作答...

      “王中队,我想试试跑全程!”

      等王中队发泄两句后,江腾提出自己的要求。转移话题注意力的同时,江腾也是对自己那个任务恋恋不忘。

      毕竟根据系统的尿性,等自己完成一遍,就意味着以后都能直接学会最标准的办法。

      这种好事,不趁早拿到手里,留着过年啊?!

      “行行行,反正我不让你小子也会自己搞。返程没跑,过法都记得吧?”

      看着江腾满脸期待,王中队没好气地一笑。

      “记得,放心吧!”

      “行,那你准备吧。张震,准备计时!”

      江腾刚刚过低桩网,这里也正好是四百米障碍全程的起点。听到王中队肯定的答复后,江腾兴冲冲地跑到起始点开始热身。

      由于不是正轨训练,张震身上也没有带秒表。不过现在放假,手机在身上倒也不碍事。

      “准备好了吗?”

      掏出手机,点开秒表功能后,张震看身边的江腾一眼。

      “好了!时刻准备着!”

      停止热身,江腾站到起始线旁,做好起跑的准备姿势。

      “开始!”

      随着张震一声令下,江腾宛如离弦之箭一般,飞速地蹿了出去。

      越过低桩网、越过高墙、越过独木桥...

      在三步桩前的小旗杆那绕了一个U字型调头,江腾正式开始自己的越障之路。

      三步桩、壕沟、矮墙一个个障碍飞快地越过。

      除了在云梯上浪费些时间外,江腾整体的速度保持地非常之快。看得场外王中队眼神越来越亮。

      不亏是我老王挑中的苗子,广义上讲这是江腾第二次跑障碍。狭义上说,这都只能算江腾的第一次,毕竟他还一个往返都没有跑过呢...

      可饶是如此,王中队默默估算了一下时间。

      不说优秀,起码及格已经没问题了!

      王中队思索间,江腾也翻越了高墙。秉持着“早结束早享受”地理念,江腾丝毫没有为国家省布料的想法。

      狠狠地朝着低桩网下的沙坑一扑,接着双肘双膝飞快地在沙地上交替摩擦。

      出了低桩网,再一次在小旗杆旁调头。江腾重新回到低桩网...

      瞄准网绳,一脚踩上,接着起跳,下一根...

      如此往复过后,再次翻越一遍高墙。接着就是绕桩...

      这一障碍的难度,有一说一,在整个四百米障碍中说是最容易的都行。

      如果有人在这一关被难住,那往往都是体能方面的问题。

      一百米冲刺后,连续越障。在大量高强度的无氧运动后,身体重心反复横跳,身体素质差些,体能不太好的人可能会出现一些眩晕,或者想要呕吐的情况。

      不过单纯谈身体素质,此刻得江腾格外自信。这一关自然是过得轻轻松松。

      从桥下左侧切入桩子,三大步过后从桥下右侧出来。

      助跑后轻轻一跃,双手吊上云梯。

      长臂展的优势让江腾可以很轻松地跨越两根杠子摆动自己的身体,仅仅是三四下抓拉的功夫,江腾的双脚就落在了高低台的低台之上...

      “2分19秒!成绩良好!”

      等到江腾最后冲刺到低桩网处,张震及时按下秒表暂停。接着一边报出成绩,一边伸手鼓掌。

      正儿八经第一次跑四百米全程就能跑出良好的成绩,张震仿佛已经预感到了支队记录被打破的那天。

      陡然间,张震鬼使神差地看了一眼王中队。

      此前听到王中队要江腾加入特勤中队,还感觉是江腾高攀了。可现在,张震忽然觉得,他们特勤中队也只会是江腾的过站驿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