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牛魔王青瓜?铎

      第二天一早,夏小宁早早地爬了起来,替妈妈买好早饭后,就出了门。

      直奔二院而去。

      很快就找到了早已联系好的小护士甄湘。

      “手续我都替你办得差不多了,你去签了字就行。另外,别告诉我没提醒你,朋友归朋友,但住院费是少不了的,也没办法少。每天的基本费是五百元,药费另算,具体的得看阿姨的情况而定,但无论怎么少,也有可能不是现在的你能够负担的。你确定要住?”

      甄湘一见面就劈头盖脑地讲了一大堆事情,夏小宁却没有丝毫不耐烦。

      “钱是小事,只要护理全部到位就行。”

      “钱是小事?”甄湘狐疑地看着他。

      “前些日子我赚了点钱,足够维持一个月了,先住进去再说,后面的钱我再想想办法。”

      “前些日子?等会吧!我没记错的话,你前天才刚刚出院,那时的你还欠了三万多块钱。今天你又跑来跟我说你赚到钱了,也就是说,你昨天一天就赚到了你和阿姨两个人的住院费?”

      “怎么说话呢你!”

      夏小宁有点不爽,什么叫一天就赚到了两个人的住院费?

      我俩都是药罐子呢?

      好吧,细想起来,确实是!

      夏小宁闷闷不乐,甄湘吐了吐小舌头。

      “是我说错了,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在想,你既然有能力赚钱,为什么不早点将阿姨送来住院?”

      夏小宁支吾道:“我的情况有些特殊。不过,我确实有能力持续赚到足够的住院费,这点你不用担心。”

      “我倒不是担心这个……算了,既然你觉得没问题,那就去办手续吧。”

      夏小宁点点头,往前台走去。

      没走几步,又回头说道:“我妈要是住进来了,能不能指定你去照顾她?”

      “啊?这……这会不会太突然了?”甄湘有些扭捏。

      “突然什么?”夏小宁皱起眉头。

      “没什么……那好吧,我去跟主任申请一下,应该可以的。我还在实习期,没有排进日常轮班序列。”

      “可以就好。”

      夏小宁办好手续后,当天下午就将夏妈送进了医院。

      当介绍甄湘和夏妈认识时,夏小宁只觉得妈妈的眼神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

      但不管如何,夏妈住院一事有了着落,夏小宁也算暂时了却了一桩心事。

      但问题也随之而来了。

      之前从红衣女人手上赚来的那十万块钱,经过这两天的肆意挥霍,再加上预交了一个月的住院费和医药费后,已经去掉了大半。

      虽然都用在了钢刃上,没有丝毫浪费,但照这个势头下去,剩下的钱估计也支撑不了两个月。

      因此,开公司赚钱就成了夏小宁当前的主要任务。

      至于学校那边,夏小宁已经和舍老师通过话了,表明了自己的决定。

      他过几天就会回学校上学,但只上白天的课。其余时间,他还要忙自己的事。

      高考也不会缺席,但上不上大学,就是两说了。

      大概率是不会去上的,但也难说,这得看公司能不能开起来。

      之所以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夏小宁不想影响舍老师的业绩考核。

      身为高考班的班主任,班上的大学入学率直接决定了班主任的年度考核。

      如果夏小宁执意要退学,舍老师当然拦不住,但这将大大拉低他的考核分。

      相反,以夏小宁的成绩,如果正常参加高考的话,是有可能替舍老师加分的。

      至于考上后去不去上,那就是夏小宁自己的事了,不会给舍老师带去什么麻烦。

      这事从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说明,舍老师是好人有好报了。

      如果换个对夏小宁不理不踩的老师,夏小宁就直接退学了,管他那么多干吗?

      当然了,舍老师给予夏小宁的帮助,绝不是参加一次本该参加的高考就可以还得清的。

      不过,夏小宁目前没有能力偿还舍老师的恩情,只能日后再报。

      夏小宁跑东跑西,跑了好多个部门,终于搞清楚了成立公司的条件。

      钱,人,地,一个都不能少。

      三者当中,人最好说,有法定代表人就行,夏小宁自己就是。

      至于钱,也就是注册资金,夏小宁想了想,决定先填个一万。

      注册资金这东西,可大可小。

      但填小了,不利于生意上门。

      别人一看你这公司只值一万块钱,会找你合作才怪呢!

      但夏小宁缺钱啊,极度缺钱,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三者当中,最后一个条件,也就是场地,那才是最头疼的事。

      夏小宁甚至有想过将自家车库改造成办公场所。

      但那不现实。

      李婶是看他母子二人没地方住,才将车库以低价租给他们的。

      现在要拿车库开公司,到时一大堆的麻烦上门,李婶肯定不乐意。

      前思后想之下,夏小宁也没能找到合适的场地。

      主要还是没钱,不然倒可以租层写字楼来玩玩。

      偏偏舍老师还一个劲地打电话来催他上学,无奈之下,夏小宁只好将开公司的事先放一放,跑去上学了。

      班级变化不大,谁也没有因为夏小宁的突然消失而感到心神不宁,也没人因为夏小宁的突然回归而感到欣喜万分。

      同学们都忙着迎接高考呢,谁会管一个药罐子跑哪去了?

      夏小宁也乐得清闲,反正他的目标不是考大学,日后跟这班同学可能也没什么见面的机会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夏小宁难得享受了一把清闲。

      原本日渐浮燥的心灵,经过朗朗书声的洗涤后,再次平静了下来。

      直到,几天后的一个电话,将夏小宁再次从学校中拽了出来。

      “喂,您好。请问您是夏小宁同学吗?”

      “我是,您哪位?”

      “真的是您吗?太好了!是我啊,上次在路边被您拦下看病的那位,您还记得吗?”

      记得啊,当然记得!

      财神爷嘛!

      夏小宁按捺心中激动,故作平静地说道:

      “是你啊。我记得我们已经两清了吧,你还找我做什么?”

      “您可真是贵人多忘事!我上次不就说过了,一周后如果病情好转,我就付您剩下的钱,您忘了?”

      夏小宁心思飞速转着。

      上次有说过这事吗?没有吧?

      不过那些都是小事,重要的是,财神爷又要给自己送钱了!

      但想归想,夏小宁可不能就这么认了。

      “我记得没这事,你是不是记错了。”

      “没记错!对了,当时我说这话时,您已经下了车关了车门,所以可能没有听到。但我肯定,我说过了!”

      “是吗?我只记得我说过,我不是为了钱才帮你的……”

      “当然不是!以您的本事,想要赚钱的话,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赚到比这多上几千几万倍的钱!”

      那你倒是教我万分之一的方法啊!

      夏小宁心累,这戏,好难演!

      对面接着说道:“这次找上您,支付余款只是一件事,另一件事,就是我想和您交个朋友。夏同学,您可能还不知道我的身份,但我可以保证,如果您愿意认我这个朋友,您在本市有什么需求的话,我都可以替您办了!”

      夏小宁心中冷笑一声,好大的口气!

      我想要套房子,你去办吧!

      对面见夏小宁半天不说话,不由急道:“夏同学如果认为我在吹牛,大可到我公司来参观一下!”

      公司?

      夏小宁最近正在为成立公司的事头疼,现如今,有个现成的模板放在自己眼前,如果就此错过的话,未免有些可惜。

      想到这,他终于开口说道:“多个朋友多条路,虽然我不认为你能帮到我什么,但我也不是不近人情之辈。你想见面,那就见吧,时间地点,说。”

      “就是现在,您走出校门,我就在门口!”

      嚯,这钱包还跑校门口来接自己了!

      “行,你等着,我一会过来。”

      红衣女人打这个电话是掐着时间来的,刚好是上午的课全部结束时。

      不管是她如何查到夏小宁,什么时候打的电话,还是两人对话中对方一直试图掌握主动权,无一不在提醒着夏小宁,对方并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相反,对方很有势力。

      不过,夏小宁对此也不惧。

      很简单,今天他带着图图!

      图图平时是不会来学校的,大部分时候是自己跑出去玩,只有用到夏小宁时才会跟着他。

      恰好,今天就是用到夏小宁的地方。

      因为图图的十支棒棒糖全都吃完了!

      当然,图图高冷得很,不可能夏小宁去哪她就跟哪。

      最后,还是在夏小宁软磨硬泡之下,才勉强同意跟他去见红衣女人。

      走出校门时,离双方通话结束已经过了十多分钟。

      夏小宁站在路边,四处张望着,寻找红色法拉利。

      “夏同学,这边!”

      夏小宁扭头一看,只见一名身着白色OL套装的知性美女,正朝自己挥着手。

      旁边还停着一辆白色奔驰。

      “哟,又换一辆。”夏小宁边走边说道。

      “红色太显眼,停在学校门口不好看。来,上车,我请您吃个便饭。”

      夏小宁耸耸肩,坐上副驾驶位。

      奔驰扬尘而去。

      校门口,舍老师推了推厚重的眼镜,脸上还留有一丝惊讶。

      ……

      白色奔驰一路弯弯绕绕,最后开进一家酒店的停车场。

      俩人一前一后地走出停车场,走进酒店大厅。

      “范总好!”

      “你好。”

      “范总,您来啦!”

      “小王啊,包厢准备好了吗?”

      “一切就绪,就等您和这位贵客入座。”

      “有心了。”

      “应该的!”

      跟在后面的夏小宁心中不停嘀咕着。

      开酒店的?难怪这么有钱。

      进了包厢后,被称为范总的女人将夏小宁请上主位,自己坐在身旁,隔了一个座位。

      “夏同学,鄙人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范雪瑶,在范氏集团担任‘数字范儿’驻天罗域执行总裁。我们所在的这家酒店,也是集团名下产业之一。”

      夏小宁脑中飞速搜索着。

      范氏集团,听说过,是天罗域数一数二的大集团,乃至放眼人界四域,也可以排进前三!

      至于‘数字范儿’这家公司,身处奉灵城的人就没一个没听说过的。这家公司以自主研发智能化产品闻名全域,在奉灵城是当仁不让的龙头企业!

      想到这,夏小宁不由地看了眼身旁的图图。

      您在路边随便找个女人就是本城富豪榜上排名前几的大佬,闹啥呢?

      图图回给他一个白眼。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范雪瑶看到夏小宁将头侧了过去,似乎不是很在意自己的身份,连忙转换话题说道:

      “夏同学,这次找您过来,主要是为了表达我对您的感谢之情。来,这杯酒,我先干为敬!”

      夏小宁将身前的酒杯一推,伸手拿过一只空杯子,给自己倒了点饮料。

      “我不喝酒,下次再请我吃饭,别在我面前喝酒了,味道不好闻。”

      夏小宁身体不好,闻到酒的味道就会感觉不舒服,所以对别人在自己面前喝酒这件事,也是挺在意的。

      范雪瑶听了,连忙将起身将桌上的酒全都拎到一边去,又对着手表说了几句话。

      夏小宁一看她那样子,就知道那手表肯定也不是什么普通手表。

      很快,包厢门就被打开,有服务员端着几瓶现榨果汁走了进来。

      范雪瑶打开其中一瓶,想替夏小宁倒上。

      夏小宁手一抬。

      “范总,我时间可是很宝贵的。你有什么话要说的,不妨直说吧。”

      范雪瑶还是坚持替俩人各倒了一杯果汁,而后才斟酌着说道:

      “夏同学,明人不暗话。我这段时间也调查过你,包括你的过往,你的学校和家庭,我都查过。别这样看我,这是正常人的反应,如果我不去查,你才更应该怀疑我才对!”

      夏小宁笑了笑。

      “查就查吧,非要当着我的面说出来,真当我没脾气的?”

      范雪瑶微微欠了欠身,带着歉意说道:“您救了我的命,我却要调查您,这是我的不对。但您放心,我范雪瑶不是忘恩负义之人,更不会做过河拆桥之事。我之前也说了,要将余款付清,而这个,就是我付的第一笔余款。”

      范雪瑶一边说着,一边将一把造型别致的金属钥匙放在了桌上,推给夏小宁。

      夏小宁看了眼钥匙,又看着范雪瑶。

      “哪里的钥匙?”

      “湖心苑,八幢八零八。”

      夏小宁心中猛地一跳。

      房子办好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