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咪视频安装下载安装加强版

      绫乃和流夏已经顺利进入王宫,凭借绫乃的瞬间移动,躲过了层层防卫。

      “流夏姐姐,你知道你的父母在什么地方吗?”绫乃问道。

      流夏摇头,她并不确定,但是知道父母此时必然不安全。

      王宫里面很安静,她们行走在连廊中,这里竟然一个巡逻人员都没有,与外界的喧闹产生了鲜明的对比。

      虽然流夏没有来过王宫,但是他的父亲作为一名侯爵却是对这里很熟悉。

      侯爵也是有任务的,除了侯爵这个职位,还有一个外交官。流夏的大姐与侯爵一起在王宫中生活。

      按理说,侯爵在王宫中出事,这里应该会很乱啊。

      “流夏姐姐,你说他们会不会在地牢?”绫乃问。

      流夏点点头:“有这个可能,但是眼下我们需要摸清王宫每个地点的位置。”

      两个身穿黑袍的人突然出现在王宫,很容易引起目光。

      王宫中除去那些王室子弟,贵族世家,最不缺的就是骑士团。

      她们没有隐藏自己的技能,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很可能会搞糟,把自己给栽进去。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两人迅速躲在柱子后面。

      柱子很粗,只要不闲着没事干瞅一眼,两人是不会被发现的。

      迎面走来了一位身穿黑衣的男子与一位身穿华丽服饰的少年。

      “二皇子的进步越来越快了,想必过不了多久就能与大皇子一战了吧。”男子的声音有些沙哑。

      “哪里哪里,都是师父您教的好,对了,听说三妹回来了,她现在身在何处?”

      男子停下了脚步:“三公主失踪了,已经派出很多人暗中寻找,都还没有找到。”

      “失踪?!她不是说要招待那个同学的吗?”

      男子露出一丝冷笑:“那个同学也一起失踪了,可能要不了多久,这个同学就会以绑架罪被通缉。”

      “好哇!竟然敢绑架我的三妹!师父,等抓到他的时候,您一定要用那个黑色火焰让他感受死的滋味!”

      听到这里,绫乃和玖夕一愣。

      黑色火焰?好耳熟!

      这不就是当初袭击他们的那个诡异黑火吗?

      是这个人吗?

      绫乃的两只猫耳竖起,想要偷听出更多的信息。

      这时,突然一只猫窜出来,静静地看着贴在柱子上的两人。

      它吸引了两人的目光。

      “啊!是小咪!竟然跑到这里来了!”二皇子惊喜,向着猫咪的方向走去。

      啧,碍事的猫。

      流夏狠狠地瞪了它一眼,捏了一下绫乃的小猫爪,绫乃会意,再一次使用瞬间移动离开这个位置。

      黑衣男子与二皇子来到这只猫的面前,男子眼角的余光瞟到柱子上竟然有一个模糊的掌印!

      这个位置大概在男子的腹部。

      他满怀好奇地将手贴在上面,发现这个掌印要小上不少。

      王宫里每天早上都会有专门的人打扫,也就是说这个掌印是在不久之前才出现的。

      男子冷笑了一声,偷听他们的谈话?

      “二皇子,可能有老鼠钻进来了,您要小心呢。”

      “师傅,我想再见见那个侯爵,我一定要得到那个东西!”

      “好好好~只不过那家伙快要死了,您可要悠着点啊。”

      ......

      ......

      由于刚刚进入王宫,很多位置还没有摸清,绫乃只能盲目瞬间移动,还好没有碰到什么人。

      她们现在移动到了一个花园中。

      “流夏姐姐,刚刚那个人......”

      “嗯,跟叶曦说一声吧。”

      经过联系,流夏已经得知,叶曦与玖夕已经回合,正往这里赶。

      这时,花丛中钻出一位美丽的女子,她惊恐地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人:

      “你们是什么人?是怎么进来的?”

      糟糕!被发现了!

      女子十分警惕,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两人的黑袍在大白天十分显眼,估计来者不善!

      “来人啊!!!”

      流夏瞳孔猛缩:“等等!我......我是侯爵的三女儿,流夏,不是什么可疑人物!”

      话刚说出口,流夏便意识到自己闯祸了。

      她哭丧着脸,望着绫乃:“我们......要不要再逃一次?”

      “侯爵的女儿?怎么会出现在这?”

      流夏掀开帽子,露出有些凌乱的黑发,“我......其实是来找我的父母的......”

      “父母?你来王都干什么?他们不是早就回去了吗?”女子很疑惑。

      流夏一愣,情绪有些失控:“你说我的父母已经回去了?他们什么时候离开的?他们之前在这里做了什么?”

      女子微微一笑:“我可以告诉你,他们并不在这里,如果你想问这些,不妨回去问一问。”

      “放心吧,我们就当做没有见过,从西北方向离开,那里有一条小路不会被别人发现。”

      流夏咬着牙,微微鞠了一躬:“感谢您。”时候拉着绫乃向西北方向跑去。

      女子的脸上露出冷漠的笑容:“侯爵的女儿还没有死么?”

      ......

      ......

      “流夏姐姐,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奔跑中,绫乃问道。

      “不知道,但一定是某个王室子弟。”

      “那你就这么确信她说的话吗?”

      流夏停下了脚步,她们已经进入了这条小路,但前方到底有没有危险,她们也不知道。

      她们甚至不知道前方是什么!绫乃已经使用了四次瞬移,还有六次魔素就要见底。

      在完全不知道方位的情况下贸然瞬间移动是非常危险的。

      “不管了,先这么走着看吧!”

      穿过树林,她们来到了一处假山。

      假山下有一个洞口,里面不断散发着不详气息。

      “绫乃......前方没有路了,那个女人告诉我们的小道是不是就是这里?”

      绫乃皱起眉头,这里面的气息让她觉得很不舒服,洞口站着一个士兵,绫乃二话不说将这个人转移到了一公里之外。

      洞内很潮湿,每隔五米会有一座火炬用来照明。

      这里的环境并没有那种像地下通道的感觉,反而有种一开始来到王都那个地牢般的压抑感。

      空气中弥漫着说不出的恶臭味,两边的石壁上还有不少泥土。

      终于,地洞的真面目显现在两人的眼前。

      地牢......这是地牢!!!

      一座座牢房中关押着衣衫褴褛的犯人,他们的无一不被绑在十字架上。

      在微弱的火光下,流夏看清了一个人的面貌:

      “你是......母亲大人的车夫!”

      男人口中的牙齿只剩下几颗,身体瘦的只剩一具皮囊。

      流夏眼泪直打转,奋力嘶吼:“喂!我的母亲大人呢!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绫乃拍拍流夏的背,摇摇头:“没用了,他已经死了。”

      “可恶......”阴沉着脸继续向里面走。

      “流夏姐姐,还要继续走吗?”

      流夏没有回应,但是她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绫乃......母亲大人会没事的吧......”流夏看着牢房中那一个个熟悉的面容,失神地望着绫乃。

      绫乃耷拉着猫耳朵,这种情况下她也不好继续安慰什么“一定没事”之类的话。

      宛如一具行尸走肉般,来到了地牢的最深处,看着挂在十字架上的那位男子。

      流夏心中最后一层防线破了。

      “父......父亲大人!父亲大人!!!”绫乃抓着铁栏杆,不断嘶吼。

      这个人正是他的父亲啊!

      那位得到地方百姓一致赞赏的侯爵!

      此时被扒光了上衣,困在这具十字架上。

      他的十指尽无,血液将漆黑的十字架染红。脚趾都被向上掰折,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

      牙齿尽碎,头发被剃光,鼻子都被扭出十分夸张的弧度。

      他的身体遭受到了毁灭般的伤害!

      侯爵的两只眼皮很松,好像眼球都被挖走。

      他颤抖着嘴唇,声音很微弱:“流夏么......走......”

      “我要走到哪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这样......”

      流夏扑腾一声跪倒在地,而绫乃则是联系上了叶曦。

      (哥哥,我们找到侯爵了,情况很糟糕)

      (好的,我们马上就到,撑住,等我)

      绫乃带着流夏瞬移进入牢房中,将绳子切断,把侯爵缓缓放在地上。

      流夏跟着叶曦学会了一些简单的治疗术,顶多只能治愈外伤,对这种重伤完全没有作用。

      “流夏......是你吗......”侯爵的呼吸有些困难。

      “是我!是我!父亲大人!”

      “快跑......你的母亲......已经......不要......不要回府邸......”

      侯爵好像撑到现在,就是为了说出这句话一样,当流夏回过神来后,他的心跳停止了。

      “等等......父亲大人!!!”

      “呦~还以为是哪只小老鼠呢,原来是侯爵女儿自己送上门来了。”黑衣男子双手抱胸走到牢房前,旁边跟着的是二皇子。

      “虽然很好奇你们是怎么进去的,不过进去了,也就别出来了!”

      流夏怒视着男子:“是你......是你杀害了我的父亲!对不对!”

      “啊嘞?原来已经死了啊?那就伤脑筋喽~二皇子~”黑衣男子看向二皇子,露出一丝戏谑的笑容。

      “哼,那就没办法了,谅你也不知道那个东西藏在哪,杀了便是。”

      “喂,我的母亲大人呢?她在哪?!”

      黑衣男子挑挑眉,露出一副陶醉的表情:“啊~你可不知道,你的母亲是有多厉害呀~”

      “为了不让自己的丈夫受到伤害,竟然主动献身来取悦我~”

      “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是功夫还真不错呢~想必也是一个没有得到满足的女人吧。”

      “不过时间有点短,刚到一半就不行了,明明还有半个军队等着呢。”

      “你说什么!!!”流夏一道闪电打出,男子袖剑弹出,将闪电抵挡住。

      “骗人骗人骗人骗人骗人骗人!!!”

      一道道闪电向男子,但都被抵挡下。

      “别这么激动呀,我们不妨冷静冷静,坦诚相待。”男子露出狰狞的面容。

      “混蛋!”

      这把袖剑必然是特殊加工的,他身后的长剑还没有挥出,那个诡异的黑色火焰也没有使用。

      “流夏姐姐,我们先撤退吧。”绫乃准备发动瞬间移动,但是突然感觉有什么将地牢与外界隔绝开了。

      “啊哈哈哈!怎么样,是不是很惊讶呀?无法使用那个空间魔法吧?小猫咪~”黑衣男子大笑。

      他捂着自己的脸,露出了洁白的牙齿:“不要以为只有侯爵府设置了空间结界,当年地牢中就出现过这种情况。”

      “你们以为我没有想到你的空间系魔法吗?抱歉抱歉,真的太好笑了。”

      二皇子有些疑惑:“空间魔法?这种魔法真的存在?”

      黑衣男子指着绫乃:“当然了,使用我创造的补魔大法,二皇子您就可以将这个空间魔法给夺过来了!”

      二皇子擦了擦口水,色眯眯地看着绫乃:“小猫咪~要不要跟本皇子混呢?如果本皇子继承王位,你可就是我的爱妃哦~”

      “不要!”绫乃手臂一挥,三根银针扎在二皇子胸膛上。

      “哎呀~我好喜欢你啊小猫咪,快来跟我结合吧!”二皇子将银针拔下,扔在一边。

      绫乃瞬间移动到二皇子的身后,亮出猫爪,朝他的后背挥了过去。

      黑衣男子反应务必迅速,一脚将她踢飞。

      “绫乃!”

      绫乃在空中稳定身体,再次将银针挥出,钉在黑衣男子脚上。

      “哦?痛觉?”黑衣男子一愣。

      “师傅!这只小猫咪就交给我吧!”说完,二皇子低声吟唱,手中出现一团火焰。

      这是正常的火。

      他冲了上去,绫乃再次移动,躲掉攻击。

      “小猫咪~别跑呀~嘿嘿嘿嘿~”

      另一边,黑衣男子已经将牢房门打开,走了进去,他从怀中掏出一个紫色的瓶子。

      “你......你想干什么!”流夏向后退了几步。

      “听说你还没满十六岁吧~我已经很久没有尝过娇小女孩的滋味了,怎么样?来满足我吧?”

      黑衣男子将瓶子打碎,一股奇香溢出。

      流夏的大脑有些昏昏沉沉的,站不稳身子。

      黑衣男子不不紧逼,将流夏逼到墙角。

      “鬼仆......杀了他......”

      “嘻嘻嘻——呀哈哈——”地底窜出无数的小鬼,黑衣男子大惊失色。

      “这是什么东西?”

      他拔出长剑,不断挥舞。

      发现自己的攻击根本无法对这些不明生物造成伤害!

      “是妖邪之物?”他取出一瓶黄色药水,涂在长剑上,刺死了一名鬼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