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哇伊跳蛋二维码

      经过一天的车马劳顿,早就饥肠辘辘了,真心的感觉到这面的滋味太美了,我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好吃的就是面了,心里暗暗的想,等以后我找到了工作,一定要每顿都点上两碗牛肉面,吃一碗,看一碗,然后再把另外一碗吃掉,呵呵呵。

      吃的差点,平时累些,这些都不算个啥,农村出来的孩子,什么样的苦没有吃过,什么样的累没有受过,可是有一点却是让人十分的难受,就是穿衣的问题。我从成贤出来的时候,为了方便行事,当时也是觉得要不就住在龙岗,要不就每天回坪西将就一下,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解决,所以就只在背包里装了一条短裤,一件T恤。

      之前是没有料到会住在关内,这不,每天出去一大圈,去人才市场的车上挤,人才大市场投简历挤,去面试的车上挤,回来鸿基苑的车上又要挤,7月份正是一年当中最热的日子,不动都一身水,更何况这么大的运动量啊。

      所以,一天之中,身上的衣服已经不知道被汗水洗了几遭了,湿了,干了,干了,湿了,白衬衫的领子上一天下来,深深的黄色汗渍印就蔓延开了,每天回来之后一定要用肥皂搓上上半天,才能洗掉。

      可是裤子,我只有身上穿的这一条啊,穿了两天之后,必须得洗了,主要是怕有味啊,万一面试的时候,被人家闻出异味来,那多丢人啊,不是自己主动减分嘛,一个不注意形象的人,怎么会讨人喜欢呢?

      一般情况,下午回到鸿基苑差不多都是3点多,4点左右,第一件事就是先把裤子洗了,找邓宙帮个忙,狠狠的把衣服拧干,邓宙每次都担心的说,我靠,好了,好了,别再使劲了,要是扯烂了,你只有光屁股了。我也不想啊,还不是想着尽量把水分弄出来,挂在阳台上晾晒的时候也能节省一下时间啊。

      好就好在,这个房子它就是个框架,连窗户都没有,四面通风,正好一夜的时间足以晾干了,第二天早上起来穿刚刚好。正常情况下都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满好的。可是有一天,忽然夜里下大雨了,早上起来一摸,裤子果然没干,潮的很,可不是现在说的很酷的意思,是真的很潮湿啊。

      但是没有别的办法,总不能坐在那里干等着吧,还要去找工作呢。没有办法,只好穿上这半湿的衣服,继续前行,坐车的时候故意往空调口凑凑,走路的时候尽量往太阳下晒晒,不用半天裤子就干了。可是,汗味却更浓了,因为汗水更容易渗透进湿衣服的纤维里,所以回来后马上就要再洗。

      那一段时间,虽然很苦,很累,也很迷茫,可是也有很多的快乐。每天晚上,我和邓宙一前一后,他端着盆,我提着桶,来到楼下自来水旁,人肉花洒开始工作了,举起桶,你先给我倒一桶,然后我再给你倒一桶。

      邓宙总是说,你慢点,慢点,你看,我冲个头,你最起码要倒三桶水,我才能冲干净,大哥,你能节省点不,不要以为不是自己的水,就蛮干。

      靠,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我便怼他,这怨我吗?就你那几根头发,我闭着眼都能数清楚,你还非要洗得那么干净,再说这水是你家的吗?要你给节省吗?

      每次听到我拿他的头发说事,邓宙就会嘿嘿嘿的笑了,抹一把脸,强辩道,我靠,就因为我发量少,所以才要用心的保护啊。你啊,就这点都想不明白,怪不得屡试不中呢?

      靠,你还说我呢,来,来,来,我今天要和你好好的掰扯掰扯,这头发的问题......

      有时候,深夜人静的时候,我躺在床上,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远处的灯光,就是睡不着,我的思绪在飞舞,在盘旋,我想了很多,很多,人生在世,苦难太多,感触太多,可是,必须好好的活着,必须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

      我为何要这么累呢?假如,我不顺应这种发展的趋势,不能跟着他人改变,不跟着社会发展走,那我就要被抛弃,我就会无路可走,再说,我有责任去照顾家庭,父母和兄弟。

      一转眼,我进关十几天了,还没有找到工作,我心急如焚,只进不出啊,加上传呼机,吃饭,车票能已经花去1000多块了,我考虑再三,决定还是返回龙岗,最起码省掉门票钱,还有住宿钱,看着不多,可是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那很重要,很重要的。

      虽然很是不舍,可是再这么耗下去,我将何去何从呢?现在的我看不到自己未来的样子,迷茫的不知所措,不知道未来该在哪里,有时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和邓宙辞别时候,他有点哽咽了,说,真的没有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一个好兄弟,好朋友,虽然还没有找到工作,可是也算是值了。

      患难见真情啊,我相信邓宙说的,是肺腑之言,可是他和我情况不一样,他是惠州人,离家这么近,实在不行了,回家在家门口找份工作,应该不是难事。

      我能说什么呢,只能对他说,兄弟,加油,相信自己,说不定很快就会有通知了呢!他又嘿嘿嘿的笑了,说,借你吉言,我会再坚持几天,不过如果还没有结果的话,我也要回惠州了,我这出来也快一个月了,真的有点想家了。

      回到龙岗,我又住进了小旅馆,开始继续投简历,面试。上午投完简历,也没有人通知我面试的时候,我就跑到龙岗职介所附近的几个工业区,像乞丐一样,挨家挨户的到每个公司门口看有没有需要招聘管理人员的。

      到了中午,也没有遇到合适的,要不已经招满了,要不一听我是本科的不要,要不门口的保安根本就懒得搭理我。虽然已经中午,可是回去又能做什么呢,躺在床上冥思吗?那又有什么用呢,还是下午继续扫街吧,所以就没有回去。

      烈日炎炎,我就躲在工业区绿化草坪里一棵树下,远远看着那些工人从工厂鱼贯而出,身穿性别、年龄都很难区分的工作服,每人手里拿一个饭碗,敲得叮当作响,让原本饥饿的我倍感难受,只能不停地咽口水!那时候,不知道怎么回事,第一次觉得干活不是一件痛苦的事,而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啊。

      我不由自主地感叹,“劳动真光荣”,真想有个机会去劳动,去干活,想要通过干活来养活自己,那种记忆到现在还记忆犹新,有时候直到现在,每当闲下来的时候,我就全身难受,有种不安全感。

      一直到了很多年后,我才有机会看了《北京人在纽约》,里面有一段很经典的话,“如果你爱一个人,就送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一个人,也送他去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这段话同样适用于深圳,而且在很短的时间,我就在深圳完成了“天堂”与“地狱”的双重体验!

      后来有了家庭,有了孩子,每次我出差时候,孩子们都会跟着妈妈送我到楼下,我发动车子时候,孩子们挥舞着小手,用稚嫩的声音,依依不舍地对我说,“爸爸,再见!”那时候,我是特别特别爱深圳的。

      不论我出差到哪里,我都会自然而然地把它们跟深圳做比较,但是在我心中,深圳总是无可取代的,因为那里有我的家,有我深爱的家人!

      到2012年,我们全家彻底的告别了深圳,有时候经过深圳时,只要一进入深圳地界,精神就格外好起来,就感觉回到家里一般。路边的花儿更美了,树更美了,房子更美了,城市更美了,就连天空都好像更美了!

      那时候,在我心中,深圳是近乎完美一般的存在!可是现在深圳关内就是横亘在我面前的一道炼狱,我在忍受着煎熬和淬炼。到后来,我的很多同学朋友,也都抱着到关内来的决心,一次次的冲锋,呐喊,可是十之八九都被阻挡在了关外,他们的梦想被硬生生的一分为二,身在关外心在关内。

      有一天下午去坑梓面试,这是一家港资厂,生产树脂玩具的。我1:30准时到了办公室,找到行政人员,填写了资料,人事小姐说她们史主管要先面试。我心里就不大乐意,心想人事不就是只负责收集,递交资料吗?你个人事主管能面试出个什么啊?不过既然来了,就客随主便吧。

      跟着人事小姐进了一间小办公室,主管这哥们30多岁,身材中等,看到我进来后,拿起我的简历,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带着一股子神秘气息问我,你知道1+1等于几吗?当时我的脑子里“嗖嗖嗖”的蹦出了很多个答案:1、2、3、10、11,王、甲、由、申、丰......

      到底该说哪一个呢?我就有点发懵了,心想,这史主管是要考察我的创新创造能力吗?那这个题是不是有点简单了?考虑再三,我就对着史主管笑笑,说出了以上答案。

      那史主管笑而不语,点头问,还有吗?这下我可真想不出来了,一脸惆怅,只好诚实回答,暂时就想到这么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