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婆交性欧美

      “我去,真TM刺激。”

      “有一说一,菜逼的空间传送用的越来越好了,要不是菜逼,刚才就没了。”

      “水雾术和水障术拦得也挺好,不然菜逼连反应都时间都没有。”

      “谁会想到那个魔兽跟的那么快。”

      “你们有人看到那个魔兽长什么样子了吗?我截图了,发鱼吧看有没有大佬认得。”

      “风元素还挺帅的,划的一推掌就拦住了,要是我也能有一只做魔宠就好了。”

      “楼上做梦呢,纯种元素最低也能成长到六级魔兽,和元素精灵一个等级的S+魔宠,你以为你姓马吗?”

      “截图我看了,长得有些像豹子啊,是不是暗影猎食者?”

      “菜逼上一次说湿身写真发鱼吧是什么时候?好难受,为什么要关了,别的小姐姐也挺好看的。”

      …………

      在欧阳茗闭上一只魔眼精灵的时候,直播间的水友只能看着另一边枫林的画面空自惋惜。

      至于关闭身边这个魔眼精灵的原因,自然是因为要换衣服,并且是四个人都要换衣服。

      没有想到在这段暗道里,竟然还会有河流。

      好在河流的水比寻常自然界的水还要干净,也就只有昏迷的慕辰呛了两口,其他人都没有问题。

      时间回溯。

      正当慕辰飞向半空之中散发出风神守护者特有的标识时,一道巨大的暗影突然从身后袭来,好在有流枫提前释放的水屏障和水雾阻挡了他的行动,虽然因为实力相差过大,但已经足够欧阳茗和余玉成做出反应。

      在这只六级魔兽袭来的同时,风元素魔兽也冲向了对方。

      余玉成一个分轨加速和暗影步抱住落下昏迷的慕辰拉上流枫来到欧阳茗身边,进入下一次传送法阵。

      然而潜龙山脉有其特有的魔力,无法使用空间传送魔法穿过,否则欧阳茗早就使用空间传送越过潜龙山脉了,也不用去找什么裂缝暗道。

      但是没想到,在这暗道里还有各种迷踪。

      最后他们落到了河流之中,打湿了一身。

      时间回到现在。

      “还真被莉莉你给说中了,借着重重遮掩,有一处通往莫比特森林中心的暗道。”余玉成这段时间也没有事情做,便打量四周的环境。

      流枫和欧阳茗在树后面把浸湿了的衣服换下,顺便帮昏迷的慕辰也换上干净的衣服,检查一下她的伤势。

      他则坐在火堆旁不知道做什么。

      也还很长,只是慕辰不醒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前往祭坛。

      “怎么?你难不成当时还不相信莉莉娅大人们?”莉莉娅一听他那话就觉得不对劲,这不就是在阴阳怪气自己难得说对一次或者能解释一次吗?

      “哪儿有,我只是没想到竟然会真的有这种事情,凹下去的一大块土地因为更加高大的枫林的缘故,在空中看来和其他地方没有区别,在远处看来也没有什么情况,一点一点走过去也只是以为是走进了一个下坡,何况还有不死的元素生物把守。”余玉成想到这里还觉得十分震惊。

      没想到竟然真是这样。

      元素生物并不是不死的,但它们和精灵一样有着超强的寿命,并且可以通过减少活动时间延长寿命,而纯种元素生物则更加明显。

      那个有风聚集的元素就是风元素魔兽,纯种的元素魔兽至少也能成长到六级魔兽的实力。

      而镇守暗道的这只大概已经摸到七级魔兽的门槛了,毕竟已经活了这么久,虽然是在减少活动时间,但每几个月还是有枫林风神守护者经过,或者是别的原因需要活动,其实还挺频繁的。

      但是这也就引出一个问题,慕辰之前说过,在这次枫林出现特殊情况之前她都没有见识过枫林里六级魔兽的真面目,那么也就是说在这以前,风元素魔兽并不是经常出现,至少不是每一次风神守护者经过都会出现。

      但为什么这两次它会出现呢?

      先假定上一次慕辰来到这里见到的就是风元素魔兽先,为什么慕辰会在那一次见到风元素魔兽。

      如果是重要的事情,慕辰爷爷肯定会提前安排,显然关于这只风元素魔兽是不需要解决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要出现?

      是因为他们这些外人?还是因为那个进追着的六级魔兽?又或者是因为现在枫林的情况变得不容乐观?

      如果上一次慕辰见到的不是风元素魔兽呢?

      那么为什么其他魔兽又要守住这个通道?

      这一些事情只能等慕辰醒来才能知道了。

      而且现在又有一个问题,他们该怎么回去?

      收官的六级魔兽是风元素,竟然轻松放他们同性了,可没想到现在麻烦的是那只躲在暗处瞄准慕辰的六级魔兽。

      “想这么多你不会很累吗?要是每一次任务你都要这样去想的话,你的发际线就堪忧了。”莉莉娅被他快速转动的思维弄得不太舒服,因为有些跟不上他的思路。

      “成哥,不用被对我们了。”身后传来流枫的声音,她们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了,虽然说还是标准的猎人套装,毕竟是在禁地之中。哪儿有人会在执行危险任务的时候还穿着短裙啊,又不是色诱。

      她们是躲在树后面换衣服的,虽然有遮掩,但余玉成还是要自觉地背对她们。

      “给你,好好抱着慕辰姐姐哦,她可能着凉了,本来身体也不舒服,现在估计更难受了。”流枫抱着慕辰将她柔软的身体送入余玉成的怀中,一边叮嘱道。

      余玉成点点头,他也很担心慕辰的状况,既然流枫没有先说伤势的问题,说明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

      “不过她醒来的时候应该会很生气吧,毕竟一直嚷嚷着让你抱,结果总是我来,说起来,枫很抢手呢,阿雪也是这样。”余玉成想到慕辰醒来的时候那模样就有些好笑。

      “我坐在这边先和水友聊一会儿天了,不会录到你们的声音的,因为烤火的时间也就半小时,我也不好关了直播间。”欧阳茗和他们招呼一声。

      “嗯,还没谢谢你的两次救命之恩呢。”

      余玉成朝她拱手表示感谢,如果没有欧阳茗的两次传送,他必须要考莉莉娅或者赌慕辰的风神守护者信物对于那个魔兽还有作用吧。

      “没事,而且那可是救我自己啊,再说了,要不是你们,我都找不到这个地方,这应该是那女孩家里的秘密吧,虽然不是很懂你们说的一些话,但也猜到了一些。”欧阳茗笑了笑,谦虚一下。

      慕辰的身子软软的,因为昏迷加上刚浸湿过,身体散发着适宜的温热,在他叮嘱下流枫也没有给她换上内衣,余玉成甚至能够感受到慕辰身体的摩擦。

      “真恶心,余玉成你不会起反应了吧?”莉莉娅总是会在这时候打扰他。

      “你看你旁边的假小子女孩脸色都变了,哈,本性暴露了吧。”莉莉娅幸灾乐祸地说道。

      余玉成以为他是在开玩笑,结果看了流枫一眼,发现流枫看自己的眼神真的有些怪异。

      糟了,得赶紧解释。

      毛,我该怎么解释?

      余玉成一时陷入两难之境。

      “成哥,你是不是觉得我和阿雪是……是那个?”在余玉成抉择的时候,流枫却抢先靠近他小声问道。

      流枫少有地红了脸,看来这个问题对她而言的确十分重要。

      “啊……”流枫的这个问题让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流枫和路明雪是不是蕾丝边?这个问题他哪里知道啊,就算知道了也只会感觉很兴奋。

      “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阿雪这方面有些不一样我是清楚一些的,因为你们都有暗示过我。”路明雪的这方面的问题之前莉莉娅就缠着问个不停,因为少儿不宜的关系他就没有给她解释这方面的事情了。

      不知道是因为家庭原因对男性有厌恶还是因为总是和女孩子待在一起,也有可能只是觉得没有合适的男生,总而言之余玉成是知道路明雪在这方面有些不同,并且对于流枫有特别的好感,

      “但是要说有没有觉得你们两个是那种关系,我应该是没有这么觉得过,总感觉像是阿雪在黏着你一样。因为你和阿雪都是很漂亮的女孩,也没说谁把自己当做是异性。”

      余玉成坦诚地和流枫说道,这种事情当然是实话实说。

      “可是,成哥真的不会多想吗?因为我有长成这个样子。”流枫微微一笑,但又不自信地问道。

      “枫你应该不需要这样贬低自己吧,虽然平时看上去有些假小子的风格,但还是偏女性化的,只是看上去很帅而已。其实就是御姐风的另一种表现而已。”

      余玉成夜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时候和流枫聊起了这个事情。

      如果是叶灵的话他倒不会意外,但没想到竟然会被流枫这样问。

      “这样就太好了,其实我一直都怕成哥你会误会,因为阿雪平常蠢兮兮的。总而言之,这样就好了。”流枫长舒了一口气,仿佛放下了心底的重担。

      “不过……阿雪她没有问题吗?既然你不想这样的话,她不是会很……”余玉成连伤心这个词也不敢用,就怕流枫会误会。

      “阿雪其实也不懂,那一段时间真的以为她自己变成那个了,但是后来不一样了,就是成哥生日那天。”流枫与他聊起阿雪的事情来。

      余玉成没想到这都会和生日那天扯上,但那的确是命运的转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