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本人动画片在线观看免费

      圷 没䢕错!难道她就这样两眼一闭。任参与谋害爹爹的人逍遥自在,无论如何他们都该为自己当年所做的亏心✒事有所交代。武儿本就没有任何Ḫ错,没有必要一生背负莫须有的罪孽,被世㳌人唾弃。她这厢只顾着让自己赶紧了却荒谬一生,努力护着武儿周全。却没来考虑过身为长姐的职责,势必该还江ꁴ家,还武儿一个公道๡才是。

      캧 “㨉我知道......该怎么做딄了......”无非是最后一次再做回一个恶人,她本不是驾轻就熟的吗?为何对方是他,心귡里似乎就没什么底气?

      那人不仅㻳狂妄,我行我素。还特别腻颓歪人.䂞.....她打不过又赶不走,又烦又둞拿他没辙。

      ᔜ 焹 为了实施最终目的,她也要踩踏或将他一起拉下炼狱?

      ㍟无力双手拽紧,她最后深深吸一口气䛑。回望镜中那张精致面容,厌恶地移开眼。对宁宗元道:“宁老,麻烦再为我调୘配一些汤药......拻.”

      “好的,小姐想要老夫准备何药?”

      同时,玉将军书房内。玉雁行将两条大长腿叠跨在躺椅上,昂首饮尽壶中最后一口酒。一派神情自若地凝望正坐堂上,表情捉摸不透ے的夫妇俩。

      㷪“雁行,你确定自己没喝多?”玉夫人瞥一眼身边的夫君,交流质疑眼神后保持怀疑的口吻对他询问。

      “我这个样子像是喝多了吗ᡞ?”他放下手中空置的酒壶,随意抹了一把唇边的酒渍两手一摊。回应道:“义母忘记了?孩儿从小秱便随义父在军营酒缸里头泡大䆎的。怎会轻易就醉!”

      “就是怕你喝酒喝傻了쥆,脑子麻了胡言乱语......才不知自己说了什Ⳃ么话,竟贸然下这种决定。”玉将军沉着脸接上话。

      쀼“那ἣ二位的意思,⊬是不同意孩儿成婚咯?匤”他不急不慌,懒洋洋地靠在躺椅上抱着酒壶怡然自得。

      騺뺆“我们什么时候说过不许你成亲的话?书懿一家子在被诬陷前,在京城总归是别人家都高攀不起的一个好姑娘。但凡你肯早些乖乖娶亲,收了放荡性子。别总在青楼里泡烂我们都谢天谢地了!但是......”玉皓然摸着下巴,拧眉道:“我们这边刚刚才得知书懿身份,你便张口闭口要娶她为妃。此事未免太仓促,有失斟酌뺓?我们并想不插手你˦和书懿之ꄓ间曾发生过什么,使得你铁了心这般仓促与她成埂亲。但她还冠着叛臣的污名,在还没想到万全法櫶子为他们江家洗脱冤ၲ情的时候。你在这个节壦骨眼盋上大张旗鼓娶㑜她为王妃,怕是会遭到他人诟病。尤其是皇上那边......”恐怕皇上早就收到风声,又作何感想?唯一流၄落在外的皇子娶了自己亲手定罪的叛党臣女,听起来何其荒谬?

      “孩儿的为人行径,在京城中谁혃人不知谁人不晓?又䵡何时在乎过他人眼光?”他从躺椅上‽站起犦来,双手撑着絏书桌正视他们。眼神写着坚定:“她纵然犯下滔天罪行,我罩着⻫她!不管她是青楼艺伎还是罪臣叛党,我ꈇ都会娶她!”

      “你......”

      깺他的坚决态度倒是让玉将军夫妇为之一愣,不明就里。

      Z“你的决定我们从来就插不上手......”也没有ᝁ资格插手艾。

      “义父放心,孩儿不会在玉府置办婚宴。给你们添乱子.....癫.皇上不是赏赐孩儿京郊一处府邸吗?孩儿便在那ꖼ座新府中成亲,皇上当真要怪罪下来㮙,要杀要剐也定不拖累玉府上下一起受难。”他眼中随即一闪而过的冷酷。 ą

      两年前,他深夜进宫自荐。举兵讨伐邻国,才终能近距离看一眼传言中的父皇。本以为能够在对方眼中探出些许久违亲情,不至于死在战场还不明不白。莴然而......并没毑有。皇上待他挧君臣之礼,眼里只有对权利领土的觊觎与渴望。

      帝王的冷酷他真实的体会到了,헧也确定让自己死了心。

      他对这个世间来说,可有可无。

      “我玉家的人何尝是贪生怕死之辈!”玉将军欲ᛁ言又止:“你娶ㅍ书懿,究竟......是因为琉璃的事过不去。还是因为书懿还是......”

      不过就是想亲眼证实一下䓏。那座冷冰冰的皇宫里,他那高䓓高在上的父皇。得知他娶了叛臣为王妃,脸上会重有什么表情?是愤怒至极?还是视若无睹的一笑置之?

      果真皇室父子如君臣,形同陌路。看来,是他一味苛求亲情。才变得妇人之仁?

      他真想当面问父皇一句,母妃是个什么样的女人?甘愿为这种连亲生骨肉都能够舍弃与毒杀的男人生下自己,为何还偏偏独留他孴一人在世看尽父皇这般残杀骨血的作为?不如同几位皇兄那般,早早了结自己性命?

      יּ 먄 满腹疑问,压迫难以摆脱的身炅世。在他肆殥意放纵自己多年玩世不恭的背后,是对父皇满心뭃的失望。渤

      “孩儿是自愿娶那女人的,因为......她很美。配得上睿王妃的头衔!”

      “这......就是理由?未免儿戏了些!”

      “魏衡!别有恃无恐,仗着军功在身。一时冲动犯下无可挽ꨵ回的错事来!”

      “义父义母.ᴷ...諑..有些事情总要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和结局⟅。你们不如就当一个看客,静观其变就好......”并没有因为这个名字镇住,他阴沉的眼神让玉将军夫妇再也无话可说。

      他又换上一副吊儿郎칻当的态度。转移话렖题:“既然先前琉璃的婚宴,皇抐帝老儿足足给他们俩庆贺了三天三夜。那孩儿的婚事可不能将就为㛅之啊!这婚宴三书六礼尚且不得够,红妆陪嫁得双份堆满库房。得办得全京城都热热闹闹的知道这门亲事!百里之内밁掌灯,挂满双喜灯笼。每珧人若来府中庆贺一句,定赏白银一百两,获准进府与我御林军一醉方休!”

      “衡儿啊..豳..컿..”

      “义父义母ࢨ养育之恩,孩뿟儿铭记在心。”他对他们真切겹地笑了,清澈的眼眸一度有些湿润:“这么多╳年来,让二老为孩儿费心了。”¡

      随即看玉将军和魍夫人沉默半噫晌后,上前一步双双对他簆拱手躬身:“臣今后......听凭湷睿王差遣!”

      他默然看着眼前对自己恭敬拘礼的义父义母。第一次觉得他渐渐不再딌是他们的孩子。

      귟 不过,他们本来就㣡是君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