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和僵尸H

      櫬轻轨站售票大厅᜜。

      人行走廊。

      三支强光手电筒被丢在一땂边。

      两只体格如猎犬一般壮硕,身上皮毛坚硬如铁的变异Ꮒ老鼠眼冒绿光,正对着手持䴢武器的三个人类龇牙咧嘴。

      琗간老鼠的智商接近七岁小孩,感染变异之后更加狡猾,几番交手,它们发现眼前这三个人不太好对付,不仅对要害部位保护周全,反应也很快,利用手上的破玩意将自己打得很痛。

      而三个人类也很不好Ꜽ受,他们没想到这老鼠不仅大得出奇,还ᳰ懂得战术配合、灵巧躲䉈闪、轮番进攻,甚至还会搞偷袭。

      三瀳人身上的防护服已经被老鼠的爪子和嘴咬得支离破碎,其中一人手臂被尖牙抓到一下,꾍连皮带肉,血流如注。

      二人掩护着受伤那人自我包扎,围成一个三角形。

      三人两兽形成奇妙的对됶峙。

      但狩猎和求生本就是不对等的事,再会反抗的猎物终究只是猎物。

      所以这种对峙很快便被打破。

      闻到血腥味的老鼠激起了更加强烈的猎食欲望,其中更大那只撕叫一声,冲向三人的小型防护圈,左手那人举起棒球棒,右手那人捏紧高尔夫球杆。

      眼看大老鼠就要冲进二人的먭攻击范围,谁知它在奔跑中突然变向,跳到右边的墙壁上,后腿一踹,借力一个俯冲扑倒“高尔夫”,在地面咬烂他的防护面罩,尖嘴眼看着就要凑到他脸上。

      “棒球棒”见状急忙过去帮忙,奋力一脚将大老鼠从“高尔夫”身上踢下来,接着一棒砸到大老鼠身上,将它打飞。

      “吱!”

      “啊!”

      㞮 两声不同种类的尖叫同时发出。

      棒球棒扶起高尔夫,回头一看,右手受伤那人已经被另一只小号的老鼠咬住脖子残忍杀害,尸体正被大快朵颐。

      “吱!”

      再一回头,大号老鼠竖起皮毛,放声厮叫,耀武扬威,挡住了二人的逃路。

      但奇怪的是,面对如此同伴被杀、无路可逃的生死绝境,剩下艖二人并没㸟有丝毫惊慌,反而握紧手中的武器,准备放手一搏。

      “吱吱!”小号老鼠发出愉悦的尖叫,放㰽开尸体,尖嘴滴答着鲜血,扭头向着存活的二뺨人一步步靠近。

      “吱!”大号老鼠似是在高兴的回应,同时迈开步伐。蒪

      “得死这儿了。”

      “问题不大。”

      二人屏住呼气,盯住各自方向的大老鼠,背靠背,集中精神澻。

      絈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玐 地板剧烈抖动,走廊灰尘四起。

      二人同时抬头,看向轻轨站口。

      有东西靠近了䇼。

      这东西非常大。

      “苟日的小耗子!”

      一个三米多高,像绿巨人般的怪物从站口冲出,嘴里念念有词,飞一般来到小号老鼠身边,小号老鼠反应其快,几乎是生ϻ物本赏能般转头往后跑,但来人速度更快,几步上前一把抓住它的脑袋,举起来往地下一碾。

      小老₸鼠来不及发出任何声音。

      ꕼ被做成一道不那么美味的老鼠土豆泥。

      “咦……”

      成岚隐约觉得手感不对,皱起眉头,在强光手电下观察㴵那摊肉泥。

      这老鼠……

      怀孕了。

      Ⓠ“吱!”大号老鼠毛发竖立,眼珠冒起红光,完全不管眼前二人,撕叫着冲向成岚,后腿一瞪飞到空中,张开尖嘴,目标明确只奔成岚的喉咙。

      啪。

      这一扑혮迅捷有力,但在成岚看来却像是慢动作,躲都不躲,轻微晃动肩膀,扭身一拳便将大老鼠揍飞到走廊墙壁上,砸出一个凹坑。

      鷮“耻也不知道你能不蕙能听懂我说话,”成岚挠挠头,“我杀了你老婆,但是你老婆也杀了人,一换一,两不相欠,我可以饶你一条鼠命。”

      “吱……”大老鼠从凹坑中缓缓落下,尖嘴里吐出血肉混合物,右侧眼睛被打烂,只能用左边眼睛看。

      只一眼,它便看到了那摊肉泥,和肉泥中尚未成形的胚胎。

      “吱!”

      大老鼠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咆哮,崴着后腿,张着只有呼气的尖嘴,慢慢爬向成岚。

      辐射制造臒出的这种老鼠怪物成岚杀了不少,但今天这只,显然有点不一样。

      因为它不逃。

      这种欺软怕硬,只会对比自己弱小生物下手,生命力极其顽强,只要不死就能恢复生命力的动物,在面对比自己强大不知道多少的对手时不选择逃跑,已经违背了他们的本能。

      是感情。

      풅这一刻,它不是怪物。

      它只是一个妻儿被杀害,想要复仇的父亲。

      摇摇头,拒绝自己接着往下想。

      “来吧。”成岚摆出战츻斗姿势䗧,以战士的身ﰟ份应战。

      “吱!”

      高尔夫和棒球棒倚在走廊墙壁,从随身背着的登山包中拿出绷带和云南白药喷雾,处理着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

      三束强光手电照亮了半个走廊,成岚擦擦额头上的汗水,嶯起身。

      “虽不是共生,但勉强同死,下辈子投胎做둢一家㴥三口鷱吧。”

      拍拍手上的泥土砖石곅,成岚很满意的看着眼前在走廊一角挖好的“坟墓”,那坟墓盖着土,土上放着三块碎石头㻻。

      二鼠一人都被埋在下面。

      “喂,我擅自把你们朋友跟两只耗子埋一起,有意见吗?”成岚回头,右手大拇指指着那“坟墓”。

      “没有。”

      “问题不大。”

      二人十分冷静,对眼前这会说话的大巨人没有一丝惊讶和害怕,只是在专心处㍦理伤势,偶尔还握握拳,测试自己的力气。

      这副模样倒ր让成岚十分好奇,蹲到二人面前。

      “说说,干啥子的?”쟓

      “逃难的。”高尔夫开口。

      “逃难?我看你们的身材和气质,不像啊。”

      “那怎么才像?”

      “小年!”成岚招呼一声。

      小年从走廊尽头拐角怯生生探出脑袋,她错过成岚杀老鼠的血腥画面,但瞧见了成岚把三坨血肉模糊的东西挖坑≀埋掉。

      看出神,加上檛还有两个陌生人,一时也找不到时机出去。

      “过来过来。”成岚招手,小年小跑着来到他身边。

      “这样,面黄肌璮瘦,营养不良,灰头土脸,才像逃难的。”成岚摊着手,向二人展示小年,“而你们,神采奕奕、肌肉冉结、还能在两只变异耗子手下撑这氞么久娷,就没点特殊身份?”

      “是吗,那您觉得我们是干啥的?”棒球棒把右手包扎好,伸进登山包中,寻找着什么。

      “这不是在问你们?”成岚有些不耐烦。

      他的第鍭六感告륶诉他,眼前二人很奇怪。

      但他所拥有的力量告诉他,别说呩区区两个人,就算再有十人他也不会有丝毫不安。

      “廍咦?”高尔夫突然转过头,看向走廊扶梯。

      成솩岚疑惑,跟着转头,再回头时,发现自己左胸上插着一根绑着红线团的针。

      細棒球棒手里拿着个大号的麻醉枪,正凝视着自己。

      “你们!”成岚举起手一掌挥出,谁知二人好似早有防范,弯腰,同时向两边打滚췉,躲出成岚的攻击范围。

      成岚半膝跪地,伸出右手,从胸上拔出那根针。

      糟糕,这剂量,㋛还是插到鋷心脏上……

      回头看看一脸担心的小年,用手护了护她。

      “不要伤害她。”

      身体开始不受控制,摇摇晃晃,随时可能晕倒。

      “不好说。”虽然成岚明显虚弱下来,但高尔夫还是在慢慢后退。

      这是给大象用的麻醉针,正常人类被射中心脏뾡早就直接晕厥,能撑这么久,天晓得这怪物还有什么后招。

      “如果她出什么事……相信我……你们会死很惨……”成岚说话断断续续,眼疻皮打架,用手把小年裹在后背。

      䠌“问题不大。”棒球棒扔掉麻醉枪,也小心翼翼,防范着成岚的回屨光返照。

      成岚身体像灌了铅뫮,想趁着剩余力气处理这两个杂碎,但这两个杂碎明显非常专业,不仅站在一左一右,还时刻与他保持着安全距离。

      糟糕。

      慢慢,成岚闭上双眼,双膝跪地,没了动静。

      “岚哥༣……岚哥……”小年不停摇晃成岚,但没用。栘

      “小姑娘,你先过来,”高尔夫向小年招手“我们目标是他,不会伤害你。”

      “不!”小年躲在成岚身后,弯下腰,想找个机会跑掉。

      “过来……”高尔夫失去耐心,眼看成岚已经丧失行动能力,大着胆子往前一步靠近小年,伸出手想要去抓她。

      而就在此时筍,成岚忽然睁眼,半跪着扭头挥出一拳,这一拳正正打在高尔夫的头上,高尔夫侧身飞出︊,上半身砸进墙壁氁。

      血肉模糊。

      “操……为什么……只有……你一个……逃……逃……”用光最后力气,成岚终于被麻醉剂支配了身体,仰身倒在地上。

      小年见状,没有ᜆ犹豫,焊扭头就往地下通道跑。

      但长期营养不良的身体就算吃饱了饭,能快到哪里去? ゑ

      没跑出几步,小年便被棒球棒抓住衣领,一把带回,粗壮的胳膊绞住她细小的脖子。

      如此瘦弱的小可怜虫哪里经受过这样专业的裸绞。

      发不出声音,没办法抵抗,小年快要窒息。

      砰。

      棒球棒皱眉,放开小年,回头。

      “你……”

      砰,砰,砰。

      棒球棒倒下。

      “呼、呼、呼、呼。”顾不得发生了什么,逃撌出生天的小年眼睛充血模糊,跪在地上大口喘气。 竏

      “妹儿,没事吧?”雾眼朦胧中,小年发现自ʹ己眼前多了个半蹲着的人影。

      那人影头上包着绷带,穿着蓝白的制服,拄着一根带血的棒球棍,声音依稀在哪里听过。

      “保……保安大叔,呜哇……”

      小年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夺眶而出,紧紧铈抱住眼前的保安大叔,颤抖着哇哇大哭。

      貼 她早已忘记被人保护的感觉,但在这一刻全想起来了。

      “妹儿,遭罪了。”保安大叔拍着小年的背,任由她发泄情绪。

      在地面生活期间,他早就知道眼前这孩子父亲失踪,家里没有大人,但她向来表现得十分坚强,言语谈吐为人处世都有ⷑ着超越年龄的成熟和冷静,得到自己帮助后每次都很有礼貌的道谢,从来没露出过软弱的表情。

      但孩子毕竟是孩子。

      璣那还在成长的敏感的心,终究有一鄫个承受限度。

      哭出来挺好。

      “……叔,那个……成岚……岚哥……”不知哭了多久,小年想起正事,从保安大叔的怀里缓缓脱出,用衣领擦飘拭뀷着双眼,看向成岚倒下的方向。

      “你说那个怪物?你认识他吗?爪”保安大叔站起身,也把小年扶起来。

      “他不是怪物,是一个注射了超人药剂的军人,人很好……”

      “是吗,军人啊……”保安大叔几࿟步走到成岚身边,用尽全身力气,想要把成岚翻过来令他胸口朝上,好解放他被压迫的心脏,但努力了半天,根本推不动。

      “呼、呼,好重,”保安大叔喘着气,“那伤害你的那人是暯谁?还有墙壁上这个,啧啧啧……”

      “我也不知道……”小年跨过被棒球棒砸得满头鲜血的坏人,也来到成岚身边,␢在成岚鑊脑袋旁蹲下,想要做点羸什么,却无从下手,忽然想到什么,转过头问,“对了大叔你为什么会来这里?”扁

      “喝了水,吃了鸟肉,中途还昏迷一会儿,总算是捡条命回来。醒来后听见有其他赶路的人说地下通灬道有怪物,记得你走前说你要去地下通道,有点担心,就跟过来了,还好来得及时。”

      “你……没穿防护服?”

      “看到头上这伤口了吧,今天我也是准备逃难的,但刚下楼就被人偷袭끤,防护服给抢走……吃了你的东西恢复意识后,寻思也不算远,正好还是阴天,就赌了一把跟过来。” 綼

      “对不起大叔……当躂时我应该……”

      “嘿……这么多人路过,只有你停下来救了我,你还嫌自己救得不够好?咳……咳咳……咳……”保安大叔笑笑,随即剧烈咳嗽,整个人像泄了气的气球,一下坐到地上。

      “大叔你怎么了?”

      “我得……休息一会儿,外面的辐射挺强……我的伤……才刚好……又用了不少力气……”保安大叔头上的绷带渗出血迹,嘴里喘着粗气,拖动身体,靠到走廊墙壁上,“妹儿,接下来……就靠你……”

      没说完便晕倒过去。

      屋漏偏逢连夜雨。

      “唔……”

      那被保安大叔用棒球棒狠狠砸了几下头的坏人,居然呼出一口气,身体还在微微抖动。

      他没死!

      冷静,冷静,冷静。

      深呼吸,深呼吸,深呼吸。

      不能慌张,分清主次,一件件处理。

      当务之急先得把坏人绑起来,接着为保安大叔处理一下伤口,最后想办ꘜ法唤醒成岚。

      ؘ前面两个䖏都还好办,但唤醒成岚……

      忽的,一道灵光在小年脑中炸开。

      雷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