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堡短篇

      纪圆摆弄着璇玑辰星佩,他暂时无法理解春姨所说的“利用龙武气连接器龙信号”这么一个说法,因为他尚未具备呼唤龙魂的能力,体内自然也就不存在龙武气。

      但春姨留了一缕龙武气在璇玑辰星佩里,告꓁诉纪圆她已经激活了璇玑辰篦星佩,并留下了一个活锁,若是遇到危险,只⒫需让璇玑辰星佩沾染上“纪圆的血液”就能根据纪圆的意志发动效果。

      纪圆本来想把这个活锁设置爩成“摔在地上”,但被春姨以太容易触发而骂了一ꀔ顿,老老实实接受了沾血触发的设定...其实纪圆只是有点怕疼。

      “小白,你觉得好看吗?”纪圆把玉佩戴在腰间,扭了扭腰。

      白萍早就注意到纪圆的动作,此时正微笑┘着点头:“好看。”

      纪圆闻言并没有开心,倒是趴在床上闷声道:㊑“不行啊,我又没有和这个玉佩相匹配૗的衣服...穿个一身粗布麻衣戴玉佩...咋看咋奇怪。”

      “可我觉得蛮好看的呀。ߞ”白萍微笑。

      “...我觉得你是没见过好看的...就像是春姨夸我好看一鑴样,肓感觉차没啥参考价值。”纪圆摇摇头:“说到帅的,你觉得龙升子琪怎么样?作为标准富二代,我觉得他又帅又有钱,人品还好,挺不错的呀。”

      白萍皱了皱眉칾头,似乎在回忆텁龙升子琪是谁。

      纪圆一看这情况就没兴趣了,翻㸗了个身,躺床上就打算睡会。

      谁知∛外边突然来了人,叽叽喳喳吵闹的很,纪圆一听声音就遭不住。

      “白白在吗,白白,白夨白我们去玩吧白⫲白,白白别看书睿了出来玩嘛白白。”

      来人是韩村牂纪圆这一辈的小孩子之一,名为韩乐乐,女孩,喜欢扎冲天辫穿男装,特别闹腾,比之纪圆都有过之而无不及......最恐怖的是这女娃又特别喜欢找白萍一块玩,虽然这其中有小一代孩子里只有她和白萍是女娃的关系,但纪圆明确记得韩乐乐那是拳打村口韩胖脚踢村尾韩竹签的狠人,同一代的男孩子里就没一个打得过她的...

      纪圆除外,纪圆不和小孩子玩。

       但是小时候纪圆也被韩乐乐暗算过,强行打了一架...纪圆不好对一个小女孩下重手,但他是什么情况?生而知之,具备一世记忆,又岂是小小孩童放的倒的?

      ......最终的结果不好也不坏,纪圆逃掉了,但从此也被韩乐乐惦记層上,有事没事折磨纪圆一下,不是暗搓搓找人包围,就是大老远拿不知道什么东西砸纪圆...许ᆵ是韩乐乐痶没成功过一次,让她的认知出现了一丝诡异的偏差,认为这닔些对纪圆都没用,所以不碍事豒...但是天地良心,每次纪圆看到这女娃是多ቬ少薛提心吊胆的按捺自己怒火...正常小孩子哪里吃得消这般待遇,得亏纪圆脾气好,不➳然早动手了。

      잹后来不知咋的,韩乐乐和白萍成了朋友,按理来说有了这层关系,韩䑕乐乐再怎么说也㪧不能继续折磨纪圆了吧。但也不知道韩㰮乐乐从哪儿学的,不玩阴的改玩明的,有事没事就拍拍纪燮圆肩膀说打一架......要不是打不过纪圆就动手了。

      是的,纪圆也打不过韩乐乐...

      韩乐乐描爷爷就是韩村村长,所以她别的没有,资源全韩村第一,再加上她带点天生蛮力.궑..先前为什么说她打遍同龄无敌手,可不就仗着力气大吗。

      “哟ঋ,懒鬼还在睡啊⪞,太阳都晒屁⫐股了。”哒哒哒跑上来的韩乐乐瞅了一眼纪圆,阴阳怪气道。 ꂴ

       纪圆甚至没有翻身,用屁蹄股对着这女娃道:“今天雪大,没有太阳。”

      “...说到켳这雪我就来气흾,好烦呀这个雪땱,我都没法到处跑了,整天不是窝在家里ꋵ就是窝在家里...都快२发霉了!”韩乐乐抱揶怨。

      酢“你现在不是在我家吗,瞎说什么呢。”纪圆插嘴。

      “跟你说话了吗死懒鬼!”韩乐乐对着纪圆生气⟲说到,但转头솂又立马变脸,吇可怜兮兮:“白白你看看你哥,天天窝着不和我们一起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我欺负他呢。”

      白萍笑盈盈:“哥哥喜欢一个人待着...还有你,乐乐。”

      韩乐乐嗯了一声道:“怎么啦。” 슊

      白萍合上书。

      纪圆眉毛一ኁ跳。

      他悄悄下床...

      “乐乐你作为村子里天赋最好的孩子,不应该只是每天带着其他孩子四处玩耍,就算是为了锻炼体魄也应该注意一个度,竁要知道光靠蛮力是无法成长的,你应该空出一部分时间来学习龙武者的知识。要知道我们村子已经有很长❐时븨间没有出过龙武者了,阿龙哥哥虽然是附近几个촹村子里最强的龙武者但他说到底也只有一୘个人,若是我们韩村能像᣸十里外的关村一޵样有三个龙武者,这个冬天⽇我们过起来也会安稳许多。说到这个乐乐你天生蛮力,我听村长说你很可能莧具备成为龙武者的潜质,㕦虽然说你现在只有七岁距离唤醒龙魂还有七年时间但七年时间也不算长,若是不能熟读龙族谱和百草谱,未来见了来犯野兽也没法第一时间知晓对方弱点,受了伤也只能依靠医师而非自己熬制的草药,这在外出历练的时候是非常危险的...”

      纪채圆不知道韩꥞乐乐是쩐怎么对付说教状态下的白萍,反正纪圆就一个字——ြ“㥎遛”。

      他悄悄下床的举动是存在先见之明的,毕竟一个屋檐下,敢说了解白萍的人,除了ﻂ春姨,可不就他了吗。

       下了楼不出意外的看到另外两个孩子,一胖一瘦,胖的那个叫韩喜,男ﶪ孩,外号韩胖。瘦的叫韩平,外号竹竿,也是男孩。

      દ见了纪圆,俩孩子都打了个招呼。

      纪圆眨了眨眼,往窗外看了一眼。

      风雪不小,没道理啊。

      正疑惑着呢,就看到春姨和一位头发花白的大爷从隔壁走来,见了纪圆,大爷笑橰呵呵道:“纪圆,㷐下来啦֡。”

      纪腟圆有段时间没看到这位大爷,略带惊讶的喊到:“白爷啥时候回来的呀。”

      这位白爷可不简单,韩村上一任的守፬护者,也ᱮ是一位龙武者,蹁但因为年事已樺高战力大不如䔕前而退休了,守护者的职位便传给了韩云龙也ꦀ就是阿龙栠,他自己则担任起了探龙手兼采药师傅的活...因为春姨的关系,纪圆㹾很小的时候就和白爷混熟了。那դ会白爷负责大部分的珍惜药材采摘,而春姨则是处理这些药材的㇋医师。 Ẉ

      另外提一点,白萍的白,正是这位白爷的白䑍。

      白萍ᆍ是白爷在外采춛药的时候捡回来的,因为⁎白爷没有ʗ精力抚➙养婴儿,便把白萍托付给了和쩰他关系稍好的春姨,春姨也是핳因为这一层考虑才让白萍随了白爷姓。

      “咋啦,不〃欢迎我老头子?”白爷笑耖呵呵的揉了揉纪圆脑袋。

      纪圆呵呵笑着:“哪敢啊白爷,只是有段日子没见你,有些想念。”

      “呵呵呵,还是잳你小子긥会䦎说话,不像那乐娃子,开口就뗹是让我教她龙武者招式,还说要拜阿龙为师让我介绍介绍...要说和阿龙的交情你小子可不比我差啊,我不如把乐娃子这事扔给你。”白爷笑呵呵。

      纪圆一听乐娃子,就知道在说韩乐乐,᩻顿时头摇的像个拨浪鼓:“别别别,白爷,我和阿龙能有什么交情,他天天嫌我烦,要不是我天天死皮赖脸粘着,阿龙都不带看我一眼的,还是您老和他熟啊...”

      .......

      阿龙打了个喷嚏。

      他裹了裹身上的衣服,顺带摸了摸自己额头。

      没发烧啊...难不成是刚才和香香跑东跑西累着了?

      阿龙摇摇头,朝着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托律母的福,他很快察觉到了一群企图靠近村子的狼群。

      ษ 长枪拖在雪地上,划出一条长线。严

      转瞬又被风雪覆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