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的大腿

      幸ꚪ运的是,一夜无事,不幸的是,她在弯弯曲曲的山路中走了五十多里,日头刚过一半,途径一片老槐树林时ꝵ,一个黑色轻衫的男子从林间落下,他脸上有一道丑陋的伤疤,空洞的眼神ⲝ中欄看不出一丝丝杀意,但他手中的长剑正闪着寒光,笔直对准云裳的脖子。

      只需轻轻一动,那锋利的刀刃就会划破她的喉咙。

      ꦬ云裳不敢动,她只到这濥个쮃人肩膀,他体型精瘦高大,只是站在她面前就展现出压倒性的气势。 㹓

      她压抑着内心的恐惧,问道:“你是谁?你伉要杀我?”

      他的声音听不出一丝丝情感,冰冷吐出三个字:“玄莫问。”

      莫问莫问,杀人莫蟿问,云裳喃喃自语道:“这名字起得真好ޔ……”

      树林里一片寂静,偶尔有风吹过,她小心翼翼向后退去,脚底下的树叶沙沙ꀢ作响춯,银色剑光一闪,似警告,似杀雨意已决。

      东面传来马蹄踢踏声㶙,云裳像是见ꎓ鬼一般望着他身后,趁着对方分神的几秒功夫,疯了一般向东跑去,生生挡在了马蹄下。

      只听赤骊马惊叫一声,云裳抬眼一넩看,来人↬好死不死还是传闻中的冷血将军,萧何。

      他勒着马绳,穿一身戎装៸,意气风发,墨色头发高高束着,冷冷板着脸,看着马蹄下的陌生女子。

      一旁的随行将士抽出长剑怒喝道:“大胆刁女!不想活了吗!”

      云裳转过头,空旷的树林里哪里还有玄莫问的身影,她急切的对马上的人说道:“豧将军,刚才有人跟踪我,他手里拿ꆪ着剑,只怕……㠯”

      “所以呢?”萧何问ꦛ,他在马上冷笑,屈尊降贵般的对嫼她说道:“你是想说有人햼要杀你?可这天下苍生又何止你一鏀人需要救?澒如果人瀴人都Ὢ像你这般,我萧何往后还怎么做事婜?”

      “我……셉”

      她㾠怔然醒悟,这才明白事态凉薄,萧何冷眼凝视着,擮神色冰冷至极,见云裳不说话,领着一群将士从냖她身边打马而过,只留下一地蜿蜒曲折的马蹄印。

      空旷的树林,春雨淅淅沥沥的下,不知不觉淋湿了她的肩膀,她振作起精神,仓惶跑出槐树林。

      前方是狭欮窄枤的石路,石路两旁长满荆棘荒草,不远ㇻ处是一片断崖,夕阳西下,远山之中一片荒凉,一把冰冷的长剑挡住她的前路。

      鿖玄莫问道:“别挣扎輻了,我会让你死鼘得快一些,黄泉路上也少些痛苦。”

      云裳不甘心,向后읨退一步,山崖边的沙石滚落,脚下便是无底深渊,她闭上眼睛,不抱任何期望的拿出宋子丘给她的折扇,道:“我是宋珏的客人。”

      他诧异片刻,收了剑问:“你是宋先生什么人?”

      云裳不答,看着对方的反应,心里又隐隐燃起띛希望,她僇反问:“你觉得我是他什么ﭰ人?”

      玄莫问仔细תּ打量着她,脸上的表情可谓丰富,云裳加重语气,对他说道:“就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

      风静止了,雨未停,玄莫问再没有其他动作,云裳松了一口气,擦去脸上的雨水便要走,玄莫问对她说道:“你此去,前ᅔ路都是盗匪,我送你走小路,明日就能到邱云山。”쨻

      她愣了半晌,干巴巴的对他说:“多谢。ⴸ”

      两人走至夜深,来搑到一片竹林,玄莫问道:“在这里休息一眼,明日继续桷赶路吧。”

      큔 云㛂裳答应下来,放了包裹坐在旧石ᆙ上쾳休息,身体里一阵忽冷忽热,她抱着手臂,靠着竹子,昏昏沉沉的睡暙了过去。

      半梦半醒间,她看到玄莫问拾了柴火回来,冷慤漠的坐在尫她对面用剑削着竹㳰子,火光燃起,传来一司阵阵温热,뷭云裳疲惫不盶堪的睡了过去。뾧

      一夜醒来,风雨依旧,竹林里宲青烟漫漫,她旤身旁放着一个竹筒,里面接着一半露水。䒆

      玄莫问正在火堆旁烤火,云裳开口鎐,声䐍音쓠有些沙哑,她问:꿦“我爹娘是不是你杀的?”

      他冷冷回紽答:“不是,我只接到杀你的命令。”

      云裳莫名相信眼前这个人,他虽长得凶悍,却让人瘨感觉쇁温暖。

      他们继滟续向前走,竹林前五里处有溪流蒛,顺着溪水沿着小路直行,峰回路转之ᳰ间,到达山谷之中,山谷뻋中云烟笼罩,四周绿树盘根,前路错综复杂饺,看不缒清远方。

      玄莫问挂着剑走在前面带路,云裳拖着半湿的衣裳跟着,两껫人一路无话。

      正⇲午时分,雨未停䯾,一阵春风吹过,天边云雾渐散ⓔ,山୉路曲折难行,四周杂草丛生,山中的松树密不可分☀,一棵接着一棵,脚下是厚厚的松针,柔软又潮湿。

      云裳努力跟紧他的步伐,他似乎有意无意放慢了脚步。

      到了傍晚,两人终于离开松树林,下䜹山的路途更加陡峭,好在有山势助力,下山是极快的。

      ᴂ到山脚下时,云裳双腿微微颤뺅抖着,一个没站稳,险些倒了下去,玄莫问急忙伸出手,那只手在空中顿了几秒,又收了回去。

      他们赶在日落前到达邱云山山门前,一座石门威严耸立,再往前走,便是桃花溪。

      头顶的桃花在盛开,远处桃花似雪,漫天飞舞的粉色,花瓣飘落,顺着清澈的溪챋水流进山谷之中,脚边的小溪坎潺潺流淌,云裳走得小心翼翼,走至小溪边,她用手拂了一池春水,悻悻说道:“这水可真冷。”

      缐 ⪋水面被她搅乱了,一道慓道水圈往外扩散,水光潋滟中,她看到身后的玄莫问正在拔剑,心下一沉炑,还未来得及反应,一阵剑光闪过嬔,一缕青丝眝被他拿在手中。

      錢他转过身,对她说道:“我只送你到这里,你进桃花ʌ溪就可安然无恙,从今往后,ᏽ就好好留在宋先生身边,他是个世外高人,驢或许能护你一世周全㥓。댄”

      “你先等等瑃!”云裳取下包裹,在行李中翻找半天,舍了三两银子递给他,真诚对他说道:“我把盘缠分你一半,多谢公子不杀之恩냽。”

      他ꉜ没接,只举起手中青丝说道:“这一缕头发值二十两,从今往后,我就当世间没你这个人。”

      偌夜色已걉至,玄莫问拿着剑头也不回的走了榽,云裳黯然目送他离开,转头望着前方茫茫山路,晃了晃神智不清的脑袋곈,背莵好包裹苍继续向前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