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系纪念日

      等姬天领着张阳等三人回到金字塔的最深处时,却意外的发现,此时悬空老祖的䐥身后正站着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而这人居然和那早就死去的单宁儿有八九分ꇘ相似。只是相比那一个,这个单宁儿的脸色更加白晰。

      “这……”张阳有点诧异的看向了姬天。

      ﰹ栆姬天摸了一下鼻子,呵呵一笑道:“㈿来,我先介绍一下吧,这是悬空岛主单前辈和他孙子单宁儿!刚才你们在大阵中能有所得,多亏了单前辈帮忙!”

      “哦,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就算是我没有杀死那单宁儿,可是终究是눧杀了他悬空岛主一干手下,这悬空岛主就如此大度?”张阳用神识向姬天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哈,哈,哈,宁儿,我先向你介绍三位少年英雄!”不等姬天回答,悬空岛主就大笑着说道。

      “这……”张阳稍微有一点尴尬,自已千方百计尭要夺取别人的岛屿,쯷可现在却被人抓现行了。这就不用说当豢事人张阳,就连旁边的紫萱和颜焱焱也有一点不好意思。

      就在现场有点冷趏场的时候,单宁儿却突然开口说话了:“爷爷,这个你也不必介绍了,虽然中间这一位恵张阳兄弟我不认识,可他旁边这两位我鬾可是认识的!要知道在南疆,这两効位可有名了。左边那位可是玄阴宗圣女紫罳萱姑娘,右边那位呢,自然就是祝融族的圣女颜焱焱了。”单宁儿这话刚说完,那两只眼睛就在紫萱和颜焱焱的脸上瞟来膘去的。

      “额,”张阳三人一下子蒙了,这单宁儿虽然和愡被张阳杀了的那个单宁儿模굃样有些许相似,可这形齾态䐪,动作和声音却完⒳全不一样,而且这单宁儿似乎对南疆很熟的样子,就已븈经让鎪张阳三人颇感意外。更不用说这单宁儿那中年男子的装容配合着这些动作要多猥琐有多猥琐了。

      “宁儿,现在那è贾氏뛧兄弟二人也死了,而且过不了几天,我也将飞升了。你不正好可以恢复自己本来的样子吗?”悬空岛主没好气的说。

      “好呢!”只见单宁儿应了一声后,就地转了一圈,当他再次面对张阳三人的时候,不用说张阳三人了,就连姬天也大䊦吃ᄨ一惊。要不是衣服还是那衣服,还有那来断的左手,张阳等四人简直怀疑这人就是聬那现己改名为金十二的尤老二。

      “宁儿,不许顽皮!快快恢复自己本来的样子!”悬空老祖见얂单宁儿这样做,立即就㝀喝蛃叱了一句,䍨同时笑着ꑆ对张阳三人说道:“几位见笑了,我这孙子ᖿ虽然年龄己不小了,但是天性好玩。别的本领没有,但是易容和逃命的本事却是一流!为了给我找药也多次出入到南荒,自然对南荒就熟悉了一些。我呢溫,也把我的想法和这姬兄弟说了,只是不℮知你们有什么意见?” 溜

      냴 听到悬空老祖这么开门见山的뀲话,张阳稍稍有一点迟疑:“这个……单前辈,来的路上姬大哥已经把你的意思也和我大概的说了一下,勋但是我认为这主要还是要看令孙!”

       “看我?你想看哪Ƈ一方面?我单宁儿,人送外号百变빪真人。”此时的砸单宁儿刚好恢复他本来的面容,听㶃到张阳这么说恠立马뙄就来了兴趣。

      张阳寻声看去,此时映入张阳眼窜哪还是什么中年男子?分别就是一个唇红齿白的少年郎。

      张阳心中暗暗的赞了一声,但口中却说道:“想ܞ要成为真正的朋友,并不只是୆口中说说而已,而是和彼此信任,兴趣븏相投。”

      “哦,有点意思!”单宁儿笑၂着说道:“我看你现在修为也就分神后期䳷而已,我就好奇了,那假冒我的胃牌货都已是Ṙ五儠劫散仙。你是怎么把他杀了的?”

      张阳马上就明白了他那ꊓ话中有一丝挑战的意思,但自己现在并不想应战,只好低声说道:“狡幸뒲,能战胜他,我也只是运气好罢了!并不能说明什么。”

      “运气好?哈,哈,哈……”那单宁儿仿佛听到了一㔃个天大的笑话,直豙接大笑起来。

      牧 “宁儿,不得无礼!”悬空老祖喝叱他一句后又对张阳说道싊:“张少侠,我想一个凭你当刎时只有分神中期的修为,却杀死一个五劫散仙加十几岣个三,四寀劫的散仙,这应该不只是运气好这么简单了吧!运气永远只留给有准备的人,确实跨级战斗需廕要好大的运气,但是像你这种跨这么多级的几乎是看不到的。就算出现过,也只是隐藏了修为,并不是真的相隔那么多级!”悬空老祖说完就似笑非뉐笑的看着他,那一双眼晴似乎能把张阳看穿。 ㍡

      䯘这是怎样的一双眼睛?九劫散仙张阳也见过几个,但是他们似手都흟比不了。在张阳的记忆中也只有巫天的眼睛能和它媲美,但现在张阳已经知道,巫天其实就是天巫。可这悬空岛主无非就是一介散仙,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双眼睛呢?张阳不明白,于是他看向姬天。可姬天却根本没有理会他,独自找了一个地方安静的喝着酒。

      正当张阳想回答的时便,单宁儿却抢先说了:“꽮正如爷爷所说,这不只是运气吧!我看这场地也比较宽阔,我们切磋一下就知મ道了,ㅚ不知张兄意下如何?”

      “切磋一下!好啊,好啊!”张阳还未答应,紫萱就ቶ抢先答应了。而颜焱焱却出乎意外的并没有和她抬杠,只是在一边抿着嘴低笑,显然她也是赞同比试的。

      张阳朝她们翻了一个白眼,可他这一做法却完全被无视了。既然事情己经发展到了这一地步那倒不如比试吧!

      张阳转头看向单宁儿,耸了耸肩后笑道:“既㟱然你要战,那便战吧!只是你想文斗还是武斗?”

      “文ꔝ斗?武斗?”单宁儿傻眼了,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悬空岛,偶尔外出到南荒去也都是尽量避免和别人接触,所以,对于外界的语言,他并不是很理解。

      张阳清了清嗓子朗声道:“所谓文斗,那就是我们两人在比试的时候同时封住真气,只凭战斗的技巧和肉体的力量进行比试,这种方式一般在朋友之Ꮊ间的切磋之用。武试当然就是俩人都不受限制,直到一方胜利为止,不过以我们现在的情况也只是点㬠到为止。说吧!你选哪一种?”

      单宁儿什细考虑了一下后,笑道:“虽然你并不同于别的分神期,但是毕竟境界摆在那里。我呢!虽然也和那冒牌货一样,但就冒牌货那떶熊样,我一口气解决十个也不带喘气的。为了防止你输了后不耍赖,我决定了,我们就文斗!”

      “行,文斗就文斗!只是……”张阳答应后又故意迟疑了一下。

      单宁儿刚想拨뇙出自己的剑,䄙听张阳这样一说,不由得又生生的把拨了一半的剑又收了回去:“只是什么?张兄有话直说!”

      张阳大声道:“好,痛快!既然比试吗,何不增加一点彩头?”

      单宁儿也是一个好事之人,听张阳这一说马上就来了兴趣,刚才的些许不快立刻윿就抛到脑后。他弯着头笑道:“彩头?好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찴不错,不错,只是你输了能给我什么呢?”

      张阳见他上钩,马上回道:“你堂堂悬空岛少主,相信你什么也不缺!而我呢!虽然긍是白手起家,一个人打拼,但我蓝也没有缺什么,我们倒不如来一场地位之争!” 

      “地位之争?⫅”单宁儿听他这么一说,马上睊迷糊了。

      张̓阳笑道:“如果我赢了,那我就是老大,你只能是小弟了;反之,如果你赢了,那我就认你为老大,如何?”ᡨ

      “哈,哈,哈……”单宁儿听后马上大笑起来:“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啊!ӻ你可真会占便宜!你赢䋘了就是老大,如果你输了也不亏,按你的年龄,本来就应该是我的小弟。”

      张阳摇了摇头,悠然道:“三人行,必有我师。道,并没有早晚,达者为师而已!如抌果按你那种说法,你我之间根本就不用羟比了。你都已经两三千岁了,而我才不到十六,我活了这么久还不如你闭关一次的时间呢Ᏼ!㲪”

      “三人行,必有我师?达者为师?”单宁儿感觉到自己似乎触摸䶒到了什么,在短暂的思索之后大笑道:“如果我输了,我单宁儿不用说做小弟了,我拜你为师又何如!”

      张阳背负双手,仿ḋ佛自己己经成为了师父一样。在简单的准备后應,张阳沉声道:“那行,好徒儿,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哼!”单宁儿冷哼一声,可他给究还是没有上张阳的当。他把自己的佩刽抽出后,双手把剑捧緇在胸前:“ၡ我这剑名叫凝冰,剑长三尺七分,乃是遍寻名师专门为我打造而成的一柄上品灵器。”

      听他选的是一柄上品灵器,而且两人又是在不运Ț用真元的情况下,张阳蔲也不好意思拔出噬魂剑,于是从储蜮物戒指中同样ꋚ的抽了一把上品灵剑,摆了个起手式:“砍山䌷,四尺两分,一把土系上品灵剑!”话一说完就立即进入到战斗的状态,虽然他对自己有一定的信心,但是相띵比来说那单宁儿可是一个活了三千岁的老怪物苌,说不定就会出什么意外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