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自拍42P

      “谁啊!给老子滚!”陈进呵斥道。

      只听见门外有一个女子娇媚的笑道:“陈公子火气别那么箸大嘛,你先开开门。”

      陈进本性好女色,听到如此娇媚女子,即便此时十分难女过也想开门瞧上一瞧,他爬起身开门。

      但见那女子香腮玉面,风姿绰约,体态俏丽,一双媚眼如电如剑,动人心魄。

      ꈑ“你是......”陈进颤声道。

      那女子径直谗走䦆进陈进켸的房中,但见房中的桌椅东倒西歪,名贵ꪒ的花瓶砸的满地狼藉,那女子笑道:“陈公子槤,没想到你这么难캘受,可惜可惜。”

      陈进此时饥寒交迫⪨,他原本可以命下人给他上美味佳肴,૸琼浆玉露。但他生性好强,ῃ每日都会被这病症折磨,今天好胜心熯大起想要看看自己能够克制,偏要斗上一斗,却不曾想挺不过一个时辰便妥协,让人去找解药。

      那女子媚笑道:“你ᓤ想要的解药툫我有。”说罢转过身去,从怀中掏出了两个纸包。

      陈进见到那纸包如同饿狼扑食一般冲上Ṃ前要抢。

      那女子一个转戜身,身法灵动躲开,陈进ꄱ扑了一个空淒摔到桌椅上乒里乓啷一声巨响桌椅全듌部压坏。

      那女子边说边拿着药包在䚼他眼前晃悠,道:“陈公子,你别那么着急吗?人家这个药可不是白送给你的哦。”

      陈进颤声道:싵“我.匢.....我...꧷...买。”

      那女子啧啧摇头,道:“陈公子,我不要你的钱。我只要你帮我一个小忙。”

      “什么?”陈进一怔,问道。

      “这里有两包,我要你把另外먗一⑳包带进百花楼中。丂”那女子巧笑嫣喁然,둲笑容却含着一股杀意。

      鵳 清晨的朝阳光芒흿如同潮水一般铺满邕城。

      张谦在爬在一个桌子上,隐隐听到一些鼾声,面容略显疲惫。䷃他的手臂旁边放着算盘갉、账本、还有一些城主府的公文,看来他昨晚鳻是办公太晚入睡。

      “大哥,大哥᭞。”大龙来到他的身边,轻轻的叫了他两엮声。

      㱆张谦闻声一惊,睡眼惺忪看着四周,发现已然天明,쵒心中一阵气愤,道:“怎么佅亮得这么快。”

      Ӆ大龙抿了抿嘴,随后将一堆书本放在他的桌子上道:“这是昨天安民的费用还有账目支出,大哥你看一下。”

      䁱张谦看着那些账本,心中一阵烦躁道:“你直接告诉我用了多少钱。”

      大龙面色有些为难道:“昨天发放给百姓的钱粮,总共十三万九千一百两白银,粮食三千八百六十三石。”

      张谦一怔,但旋即思索长叹一气道:“知道了。”

      大龙道:“大哥,这次安民几乎用掉了我们之前所有的收益,其中还有一些是跟城主府借的,粮食也是戃城主府开仓放的,我听一个做侍卫的老乡说凌云这次的脸色不太好看。”

      张谦冷哼一声,不做评论,挥挥手让大龙退了出去。

      张谦从昨天开始查看了所有石商的账目,发现其中的账目存在许多的问题,其中支出与收入不符、上缴的税目不符等等。他花了三个时辰看完了所有的账目,随后再让大龙、金锣、阿虎跟着他一起去每个石商的石城查看石头的质量,发现有些石商的石头完全不能够售卖,一些黑石根本就不是黑石,只是跟黑石相近的黑丛石,杂质㺭比黑石更多,根本没有价值可言,等于说他们接下了一些슉烂摊子。

      另外,现在邕城将侍卫뮎散出去巡逻守护百姓,此时城中空虚,凌云自然还会将这件事情归咎到安民的点子上,他还要思考如何能够寻找修为高深欼的侍卫,而且还能如何正确地使用剩下的钱。

      쐼 然后由这件事情再想到,再刚进行安民之后,百姓一定回陆陆续续开始尝试货物的买卖,他还要想法子处理货物的正常流ᷗ通。

      这一件一件的事情现在都十分的困难,他越想心中越是烦躁,他猛然站起讲面前的虛案桌一翻,桌上的毛笔、砚台、笔筒噼里啪啦摔得粉碎。他喘耾着粗气,看着窗外的朝阳陷入沉思。

      임 “一大早脾气这么大。”一个声音笑道。

      “滚!”张谦不耐烦地道。

      那人讲打翻的桌子抬起,将地上的账本一本一本쐕的拾起,道:“人生不如意事十之텑八九,路还长着呢。”

      “哎呀,九爷,我现在是真的烦死了,就别跟我扯大道理了。”张谦骂道。

      九爷闻言一笑,道:“道理是要靠自己悟出来的ꩫ,但现在这些事还非你做不可。” ⭟

      “我凭什么!整天累死累活的,我图什么!樃”张谦骂道。

      “你爹、你娘、还有下边那一帮想跟你吃饭的犯人。”九爷语气突然变得有些严厉。徝

      张谦被九籍爷的语气吓了一下,转头看去,只见九爷此时手中拿着那些Ÿ账本直勾勾幞地看着他。

      看着九爷的眼神,张谦的内心忽然有些发毛,า心中竟然有些害怕。

      ⨦ 九爷继续道:“你还想不想知道谁杀你爹娘!你就让他们这么白倆死了吗!还有你现在还是个囚犯,你就不想洗脱自己罪名,任人宰割吗!”

      这几个问辌题如同重锤一般敲打张谦的内心,他此时呆住了,想到了爹娘那天晚上的惨死,想⭱到了自己那天在朝堂上被用刑的场面,想到那天被人刺杀的情景,心中略有几分不甘,也有几分疑惑,更多的还是阍愤怒。

      九爷随后冷哼一声,鏶将猶那些账本甩在桌子上转貼身离去。

      张㺖谦愣在了原地,就像一꒛个犯错的孩子,忽然心中升起了几分愧疚之意,他ﯰ看着那些凌乱的账目在阳光下ꔎ被照耀,忽然浑身一震热血,一股冲劲充满뫞全벶身,他将那些账目、公文重新拾起,开始将那些新送来的公文、账目都开始看一遍。

      但见日上三竿,转眼已经到了正午,张谦将所有的公文、账目浏览一般,将看到的问题一一记录下来䊂,思샅考如何解决的办法,旋即草拟了几下的条令:

      一、统一全城石头价格,按照统一规䣘格售卖。这个条令是他看到全城石商的价格大小不一,不瓕方便石商外出洽谈,容易分歧。

      二、把石商的石城货源全部合并,将不ꈚ能售卖的石城放봄弃,改作其他用途,只为了处理手中烂摊子废物利用。

      三、全部石城的石头售卖前运往邕城加工提高品质。

      姩 四、所有的石૫城的货憺源售卖,石商可짓就近取货,所有的石源共享。

      五、全程的石厂还是又原来所属石商管理,自负盈亏,城主府每月补贴五十两,城主府只收取经营税收。

      琧六、鼓励匵商人向外售卖石头,跨城售卖或跨朝售卖,所得利润城主府收取两成。

      他将条令拟定好后,长舒一气,脸上露出几分满意的神色。

      胄这时,金锣从外Ɫ头走了늅进来道:“大哥,又出事了。”

      张谦此时面不改色,笑道:“你说吧。”

      金锣道:“城主府那边不给我们拨钱了,说是要꣕让大哥你把昨天安民的钱挣回来再拨钱。”

      张谦眉头一皱,随后立刻平复心情,沉思半晌道:“金锣,䄇你跟我出去一趟。”

      “去哪?”金锣问锵道。

      “钱庄。”张谦道。

      ﺫ二人正要往外走,随后张ꩨ谦顿住了脚步,回ﳎ到案桌钱提笔在一张白纸写字。

      “大哥,你在写什么呢?”金锣问道。ﲲ

      脕只见浲他提笔从容,挥毫潇洒,笑道盄:“招聘启事!我要找人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