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波波

      “倘若在真正的宇智波斑面前,我自然不可能如此大话。不过,宇智波斑,你似乎已经忘记了,你早已死去的这个事实。”

      长门虽然失去轮回眼的瞳力,眼睛化为一双普通的黑眸,但脸上依旧保持着平静,乃至仿佛不知道写轮眼操控人心的力量,毫不示弱的向宇智波斑回望而去。

      宇智波斑愣了一下,随即笑道,“这就是你倚仗所在吗?到了我这个层次,生或死,哪真有那么重要?”

      “的确。现实没有生也没有死,只有人类意志的消亡,并对此认定为死,一旦超脱这份束缚,便不在生死之间徘徊,超脱于两者之上。”

      长门赞叹一声,但脸上依旧不惧,“不过比起生和死的争议,斑,真正让你如此稳操胜券的,我想是你这一双永恒万花筒写轮眼,能够抑制轮回眼的瞳力吧。”

      “作为计划的最关键一步,我怎么可能不做一些必要措施?只不过轮回眼拥有窥见一切忍术的能力,施加符咒很容易被轮回眼拥有之人摆脱,我所能做着手的,也就只有轮回眼的本身了。”宇智波斑沉声道。

      长门心中一沉,好奇道,“斑,你一直寄宿在我眼中,见我所见,应该非常清楚……如今轮回眼的瞳力已不再局限于轮回眼的实体,为何如此自信,轮回眼还为你掌控?这一点,从人间道能够以心灵层潜来到这个限定月读中,就是最好的证明。”

      “长门,你重构六道的想法,的确是非常精彩,也出乎我的意料。”宇智波斑话风一转,嘴角溢出一抹戏谑,“不过作为先辈,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但凡瞳力者,其危险之处往往不在在目光交汇,而是那潜移默化,深入灵魂的交融。”

      “什么意思?”

      长门以魔种扫遍全身上下,却察觉到不到任何不同寻常,不由蹙眉,“斑,难道此刻你还要虚张声势?”

      “还不明白吗?我已经说过,长门,你已经成长了。不要再像幼时一样,天真的以为自身潜能,就可以从老夫的瞳力之下,掌握自己的宿命!”

      宇智波斑的声音忽然缥缈起来,一下就在长门的精神世界中,失去了感应。

      人间道启感到熟悉的东西一闪而逝,连忙提醒道,“小心,那是永恒万花筒写轮眼的瞳术。”

      “永恒万花筒?”

      长门大吃一惊,下一刻便感到一股极致的危机,在脑海中针芒毕露的冒起。

      但电光火石间,却找不到始终的宇智波斑,长门心中大急,干脆放弃有形的视域,闭目凝神,凝聚所有心神,以跳动的魔种,转化无形之力扩散。

      刹那,万物就如这波动,在他周身起伏。

      “来了。”

      长门仿佛触发机关的弹簧,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

      一击刚劲的鞭腿,往身后如那响鞭一般抽去。

      “嘭!”

      宇智波斑恍若瞬移,下一刻出现在长门身后,虽然稍有失手,却怡然不惧,挥手将长门这一记开山裂石的鞭腿,行云流水般接住。

      同时一记侧踢,不知何时而起,迅猛的出现在长门下颚。

      “轰!”

      一股沛然的刚猛力量,将长门右下至上,像沙包一样,高高踢飞出去。

      人间道大吃一惊,想要出手相助,却发现自己虽然以人间道的瞳力潜入此处,却无力干涉这个世界。

      就像一道不溶于这个世界的虚无幻影。

      只能眼睁睁看着长门被宇智波斑恐怖的力道击中,毫无反抗之力的飞出。

      “没用的,这里是老夫的世界。”

      宇智波斑看了眼人间道启,眼中闪过一抹冷意,却没有发动攻击。

      像只是面对海市蜃楼,若无其事的回首,看向从地上缓缓起身的长门,气定神闲道,“长门,这个世界是我的,同样也是你的。在摧枯拉朽将你意志连同力量,彻底击溃之前,我准备再给你一次机会。”

      “给你在瞳力纠缠中,主宰我意志的机会。然后某一天,借我之身死而复生吗?”

      长门嗤之以鼻。

      别看宇智波斑这说得好听,最终还不是为了他这具身体,施展轮回天生之术,让他从死亡的净土中回归,抑或夺舍他身体完成所谓的宏愿。

      宇智波斑叹息道,“既然如此,就让你看一看我们的差距吧。哪怕老夫此刻的瞳力,不过是曾经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正有此意!”

      长门目光凝重,神经紧绷,全身上下前所未有的戒备。

      他可没忘记,宇智波斑刚才那突然加速的力量,是何等可怕。

      那并不是类似飞雷神之术的空间移动。

      看似无间的攻击,无论速度如何迅疾,在魔种的感应中,都存在进行时空跳跃时,转瞬即逝的间隙。

      这间隙虽然极快,在常人看来,只是一道闪光划过,但在魔种穷尽变化的心念下,却是非常容易捕捉的。

      甚至借助魔种动念即至的“不战而屈人之兵”之力,轻易就能将其反制。

      正思想间,宇智波斑又再一次消失在原地,那诡异的能力,又一次出现了。

      “果然吗?”

      长门脸上露出一抹了然。

      但当他反应过来时,就听一声闷响,胸口一阵剧痛,已被再一次踢飞。

      宇智波斑如同猫戏老鼠,站在长门刚才的位置,双手抱在怀中动也未动,“似乎能够窥视到我行动的轨迹。那东西还真是相当的可怕,不过比起永恒万花筒的瞳力,还差得很远。”

      “可恶!”

      长门吐出一口鲜血,从地上撑起身体,一股仿佛撕裂他存在一般的力量,将他的身体更进一步摧残,心情前所未有的凝重。

      宇智波斑的瞳术,在魔种的心念下,实际上并不复杂。

      不过将“踢”这个动作的时间加速,从而达到瞬移的效果。

      但这简单的一点,也正是宇智波斑这个瞳术,真正的可怕之处。

      因为,时间是连续性的。

      比起飞雷神这类术以坐标进行的空间跳跃,存在转瞬即逝的间隙,宇智波斑这个瞳术因为是对动作的时间加速,并非对间隔空间的跳跃,每一次都无不是真正往来无间的短距离移动。

      也就是真正的速度优势。根本不是以精微的感知,就能够弥补过来的。

      最为可怕的还是,在获得无与伦比的速度同时,这份连续性对物质本身的加速,更让宇智波斑一招一式间,无不带有如宇宙膨胀一般的澎湃猛力。

      也就是绝对的速度优势,赋予宇智波斑无与伦比的力量,进而获得力量和速度的全面优势,对任何敌人碾压式攻击。

      这也是长门哪怕以魔种心念,逐渐发觉宇智波斑突然失去感应的奥秘,乃至对他移动的轨迹都开始产生预判,但面对宇智波斑认真起来的攻击,却依旧像小孩子一般无力,根本无从防御。

      就如宇智波佐助第一次面对洛克李,无论多么花哨的忍术,精微的洞察力,都抵不过那一拳一脚,只能被动挨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