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彩十八禁漫画无遮拦

      武当紫霄宫前的演武场上,陆离和殷梨亭的比斗已经接近了尾声,看着已ᕦ经完全被殷梨亭压制૽,危如累卵的陆离,场外的人都已经知道了结局塇。

      虽然直到如今陆离还在坚持,是蓁人家殷梨亭暂时还没想让他败的这么早而已。

      从比斗开始,陆离以一招惊艳的“一剑西肫来”拔剑式开始,从八十一式的九宫连环剑换到七十二手连环夺命剑,连绵不绝的快剑,以快打快,倒也是声势非凡,也算是遮掩了陆离在剑法上的刻板和呆滞的特点,但人家殷梨亭除了最初有些不适賫应之外,抵挡起来完全游刃有余。

      但当陆离换成七十二路绕指柔剑之后,他的每一招一式确实标准无比,但却刻意追求了剑招的标准,便完全失去了这绕指柔剑法的灵动和变幻无常,本来闪烁无常、让人难以琢磨的剑招,便让人开始有迹可循起来,更何况还是熟悉这套剑法的殷梨亭。

      在场边的俞莲舟,在陆离使用快剑之时,就总感觉有那么一丝不协调,陆离刚换绕指柔剑法之时,就皱起了眉头,也是看出了陆离的缺点。

      隔宋远桥却是陆离使了四五招绕指柔剑法之后,发现了陆离剑法中的别扭来,一细想,便也明䲟白的自己这徒弟的不足之处来。 

      宋远桥不禁对自己没及早发现徒弟的问题有些懊恼起来,这几年自己忙于门派事务,却是有些疏忽了对徒弟的教授,宋远桥不由得看向了坐在二层â崇台上正在喝茶的师傅。刚一抬眼,便看见张三丰冲着他뉬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看,便明白了师傅早就知道了,一联想让六师弟与离儿比斗,便明白了师傅的意思,不过这㨐也太考验鷃自己这徒弟的悟性了。

      “三哥,我怎么总感觉有些别扭啊!”本来站在场边看好戏的莫声谷紪,也是感觉到了一些不协调,但却没想明白,便拉了拉自己左边三哥的袖子,低声问了起来。

      话刚出口,便被右边站䄞着四哥张松溪示意了一个噤声的姿势。

      老张这时候,除了时刻关注着场上的比斗之外,也时刻注意着场上其它弟子的神情,从几个弟子先后的神色中,就已经能看见几人功力的高低来。

      殷梨亭本来在剑法上天赋绝佳,而且还在场上比斗的实际参与者,也是最早感觉到陆筑离剑法不足的人,按剑法,他算是名列武当前茅,不过论整体武功境界,他就只能在七兄弟中垫底了。

      老二俞莲舟了,这些年除了不时要出海之外,就一门心思潜修武功,而且出海的逐项事宜也是陆元福负责的,他釜也就是跟着坐镇罢了,倒也没耽误功夫的修炼,这功夫、眼光也确实是七人之᯽最了。

      즳 老淘大这些年,也是有㎮些被门派事务拖累了,不过也是不错,就比⎣老二差一点;老四张松溪比老三俞岱岩能强一点,不过老三也和老大一样,因为这些年忙于知事殿的事务,有些滞后了武功的习练;这老七虽然功力境界上来了,但这做事还是不能多考虑,估计是几个师兄都把担子挑了,一有什么事情,不思考,就知道去问别人,后边得考虑给老六和老七多压压担子了,要不然整天就知道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瞎逛、瞎晃。

      不过老张也没忘了还在뻃旁边站着的陆元福、褚秋杰和凌雪雁,毕竟这三人也算是除了七个弟子之ᥢ外的武当二代中坚力量。

      小路这些年陪着老二一起坐镇江南,葖更是多次带队出海找寻老五的踪迹,没少为武当出力。而且这些年没了之前义军琐事的拖累,专心修炼,武功境界更是进展很快,如今已뇻经能和老三相抗而不败了,而且习䁁练的还是东邪黄药师的桃花岛功夫,奇、诡之中,却暗含玄门道法真意,这些年也没少给自己启发。

      这小褚,因为小离儿这个外甥留在了武当山,婱从加入武当客卿之后,便与药王洞的弟子们一起为武当研制了许多避毒防毒的丹药,更是为武当建믪立起了万毒堂,悉心给弟子们传授防毒避毒之术,又与老六、老七交好,为武当立下了不少功劳。

      虽然这小褚和老六、珋老七一样少年心性,却有一股大家风范,不愧是名门之后,如今也是步入了江湖一流高手的쓧行列,单论武功,老七也不一定是对手,家传武学和南僧的传承也是不可小觑。但若褚秋杰全力而为,就那神出鬼没的毒术就已经让人防不胜防了。

      这老大媳妇凌雪雁就更不用说了,实实在在是武当的䌚贤内助,门派后勤一应诸事,全靠老大媳妇一个人操弄。否则这武妶当山上上下下一千多口,也够人头疼的了。

      老张可到现在都没忘记,他刚刚建立武当那几年⇇,吸纳了武当原有的道门玄武一脉之后,面对满山上下破败的宫观和一二百的门人、弟子,吃喝拉撒,把他头都快愁白了,如今在这大儿媳的手中,却是打理的井井有条。

      次 这大儿媳,毕竟还是和远桥结婚之后才开始练武的,如今能到二流上擆段,也是狠下了一番功夫,不过,武当也不需要她抛头露面的出去闯荡,这功夫也足够自保了。

      这些想法在老张的脑海中一转而过,也就是很快的事情,再回头来看场上的比斗,裡也已经接近尾声了,毕竟已经快二百八十多招了,老张瞅着场中两人的招式,估计老六的这一招,就能挑飞了那小离儿手中的剑。

      那场中的比斗,也确实如老张想的一般,殷梨亭抓住陆离剑招中刻板的漏洞,一招绕指柔剑法中的弯弓似月,那手中的剑便在内力之下,就如同一轮挂在天空中的弯月,又像那已经㝌被拉满的弯弓,就在那松手之际,那如弯月般的长剑如那瞬间回正的弯弓,弹出的力道集聚到了剑尖之上,刹时,便有千钧的力道弹在了陆离的剑身上,陆离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手中的剑顿时便脱手而出,被击飞出了演武场。

      场外的人刚准备起身,安慰一下落败的小离儿,却没想到场中又生了变化,

      那小离儿虽失了手中之剑,却并未认输,双脚齐点地面,一个梯云纵中的后空翻,便躲开了殷梨亭手中的必杀之计,在后撤之际,还不忘对着殷梨亭的手腕处来了一指,不过却不是从褚秋杰处学来的一阳指,而是老张在看到ꌉ褚秋杰与门下弟子比斗时使用的一阳指,根据武当心法和武当现有的武学,以及那倚天屠龙功中指法的应用,推衍出来的武当一元指,虽然没有一阳指博大精深,늾倒是也填补了武当在指发上的缺샑陷。

      毕竟꾪这里쌗是老张给쩗陆离下山设置的考验,陆离虽然有别派武功的传承,却不能在这个场合使用。

      陆离的这一指,也是逼的殷梨亭不得不撤回了前刺的一剑,随后躲开追击的陆离才松了口气,手中的武当两仪掌,配合着两仪步法,又与六叔殷梨亭周旋了起来。

      这两仪掌和两䎮仪步法,既能用于双数多人配合,又能用于单人对敌,也是老张见过一次昆仑派的绝学两仪剑法和华山派绝学反两仪刀法之后,推衍太极两仪四象八卦而悟创出来的武当绝学。

      这两仪掌和两仪步法,虽然殷梨亭也曾有练习,尤其是这两仪步法更是能和武当两仪剑法相配合,纱但殷梨亭一直不喜拳脚功夫,竟然一时间没有了克敌之法,而且因为身为长辈,持剑与小辈对战,竟然有了一丝拘谨。

      更是被陆离几掌逼的连连后退,眼看就要过了三百招的关口,殷梨亭也是心中一横,剑法立刻凌厉了起来,毕竟血肉之躯怎能和钢铁利剑相抗,到也逼的陆离连连后退,但陆离利用轻身功法,腾挪转移,却没了用剑之时被店逼的那般狼狈。

      拳脚之间,陆离也是越䣾发从容了起来,殷梨亭虽然剑法凌厉,但却是让陆离利用梯云纵等轻身功法和武当绵掌、两仪掌法、武当长拳等的武当拳脚功夫,缂硬生生的撑过了三百招。

      场外之人看到陆离前后的变化,也是暗自感叹陆离的变通起来。

      뛁三百ꊽ招刚过,殷梨亭就立马停下了手中的剑招来,虽然说,再有那么十几招,他必定能将陆离击败,毕竟以铁剑之锋利,必能逼的陆离无处躲藏,但ヅ师傅定的三百招就三百招,更何况他以铁剑和侄儿的拳脚相斗,他也确实有些不好意思。

      林不过ﺣ这场比斗,也让殷梨亭明白了,该断就断,拖拖拉拉必定反受其害。如果他在发现陆离使用绕指柔剑时的漏洞之时햅,果断一些,就算当时丢剑的陆离一样能躲过一击必杀,但也就十几、二十招之后,他必定能逼的陆离退无可退了、撒手认输。

      只是这会才醒悟过来,就有些晚了,不过吃一堑长一智吧。肹

      不过按照离儿如今的功夫,也确实能出师下山了,自己最初闯꫱荡江湖的时候,也基本上和离儿的修为差不多,也就剑法能拿的出来一些,拳脚功夫根本不行。不过每次都有三哥或者五哥陪着,也算뒳是有人看护。

      离儿就算这次出师下山,也是和二哥和陆师兄ᓋ一起尾随天鹰教去海外去寻找五哥,也有人看护,而且以自家武当和天鹰教这些年的默契,估计也没什么大的风波。

      ስ所以,Ⳣ殷梨亭很快给自己㛣的失♾败就找好了借口,也是幸亏老张没有问殷梨亭失败有何感想,要是让老张知道这六弟子失败了,不细想自己在武学上只顾了칓剑法,伏忽视了拳脚等其它功夫的缺点,却还这么找借口来鑨敷衍,估计老张都想一巴掌呼死这个孽徒来。

      比斗完的陆离,脸上却没有一丝胜핿利后能自由下山的喜悦神情,看着场边若有所思的师公、师傅和师叔、叔⒟父们,以及已经在칈那欢呼雀跃的宋青书、谷虚子几人,泾渭分明的场景,陆离也只是对䐾着宋青书≟他们苦笑了几声。

      他已经在和六叔的比斗中,发现了自己在剑法中的缺陷来,但却还不是那么很明朗,需要他回去后细细思量一番。

      除了最初的“一剑西来”的拔剑,从九宫连环剑、连环夺命剑到最后的绕指柔剑法,每次他使出什么剑法,六삣叔都以同样的剑法与他想抗,看着同样的剑法,在六叔手中那么自然和谐、飘逸潇洒,但到了自己手中就始终缺点什么东西,似乎没了剑法的灵魂,自己只是在单纯的使着剑招而已。

      六叔的剑法中,那剑感觉就像活的一般,到底自己错在了哪呢?陆离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之中,手中已经捡回的剑也不쏀由得使了起来。

      本来比斗已经结束,众人准备听听老张的点评,同时,听听老张在点评之时对陆离的缺陷有何改变之法,但却发现陆离站在那不动了。

      本来在那풧独自欢庆的宋青书几人,也看出了场䧈上气氛不对,都赶紧压下了心中的疑惑,宋青书更是准备去叫一下陆离,让他赶紧坐好听师公的点评。

      脚下刚动,便被老宋给拉住了;接着,便看到二叔那张严肃的冷脸静静的看着自己,那眼中射出的凌厉目光,也是让宋青书打了个冷战,便赶紧躲到了七叔身后,不明所以的看着场上的长辈们。

      老张看着在场上陷入沉鏥思的徒孙,知道这小子悟了,不由的高兴地捋了捋下巴处的长须。

      냣 襻 宋远桥更是示意在下旲边守卫的外门弟子,谨守紫霄宫的山门,不得让人随意进出、喧哗打扰ំ。

      맧 众人便静静的看着在场中,手中剑招不断演示的陆鸘离来。

      大家知道陆离这会正在顿悟的关键期,做好不让外界打扰的措施之后,也只能等着陆离的顿悟结束。

      毕竟这武学的顿悟可遇不可求,但也得全靠自己来思考,旁人是帮不得一点忙来。

      陆离从与六叔比斗中,发现了自己在剑法上有缺陷之后,便一直在思考究竟是墴哪里出了问题,思索之间,手中便也舞出了武当的剑法来,这一招是九宫펱剑法、下一招又成了两仪剑法,看似杂緐乱无章,却渐渐有了些不同来。

      没有灵魂、没有灵魂,为什么没有灵魂呢?

      为什么自己的剑法和六叔的比起来就那么干巴呢,陆离在场上一招찘一式的演练着自己所修习的所有的武当剑法,一遍一遍的演练,一遍一遍的感悟每次的不同。

      뷬 也不知道练了多少招式,맭练了䯧多少遍,陆离感觉自己体内的内力都快消耗完了묇,体力也快消耗殆尽了,手中的剑都快抬不起来了,可﫽还是没度有发现有丝毫的问题来。

      场外的众人中,陆元福、褚秋杰和莫声谷,看着内力马上耗尽的陆离,也不由得担忧起来,江湖中力竭而亡的武林中人也不是没有蠲过。

      不过却被老张拦了下来,老张知道江湖中有力竭而亡之人,而且自己的先师觉远大师也正是力竭才圆寂的,但老张知道那些人如果身边有ǻ武功高于他们的至亲之人看护,在力竭之时,以高强的蜍内功为其蓄力,便不会有危害。幰

      嶤这小离儿如今已经到了关键期,下次有此顿悟还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切忌不能打扰,就算力竭,这不是还有自己在吗。

      终于,陆离耗尽퇶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就连体内的真气都耗的一干二净,难以为继,一下就向场中倒去,而手中刚使出的剑招,却䠨因为那铁剑似乎有千钧之重,也变的软绵绵的,没有了一丝章法,但陆离看着没那么标准的剑法,却一下茅塞餬顿开了,不由的哈哈笑了起来。

      就在陆离马上要倒在地上之际,便见一道身影闪过,原来是老张。

      只见老张一把将刚哈哈笑出的陆离拉进了怀中,右手已经贴着陆离的后心,一股精纯的先天内力从陆离的经脉中冲向了已经干枯的丹田,那原本因为内力耗尽,就要皲裂的丹田瞬间恢复了起来。

      硤陆离的经脉和丹田ᗩ,经过这一次的刺激,更加的坚韧芪了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