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顿拜四都斤那人夏目

      但鸡汤归鸡汤,成功学归成功学。

      뿋 퀰一切还要看操作实践,虽然说周晓洲在旧世界有很多经验,甚至可以说是丰富的经验。

      但当他突然来到了这个莫名其妙的༫世界之后,可能是因为一时间不能适应,可㻴能是怀疑自己现在这个世界真实存在的可能性。

      一时间忘记了自己的长处。

      ΁ 控制思想,俗称洗脑。 閚 ㇂

      那么这套理论在这个2121年成不成立鴄,周晓洲还不清楚。

      秋天抿了抿嘴,那夜光紫的嘴唇十分耀眼。

      在粉红色的月光之下,从脸上泛出的夜光纹路到头发上的夜光挑染,显现出一种神秘的魅惑质感。

      周晓洲之前尽顾着逃跑了,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位叫秋天姑娘的容貌,只是觉得她的头发太杀马特了。

      周橏晓洲对着秋天鞠了个躬,用一种诚挚的口吻说道:“对不起,十分地对不起,希望您能原谅我此前的冒犯,我。”

      “道歉有用那要玛格罗加干什么?”秋天对周晓洲说。

      箹 周晓洲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ᏽ 平常自己很能说会道줐,创怎么来到这个世界꜇自己功能退步。

      “解决问题的办法也不是只能用那种残暴的方式。”周晓洲努力地想要占据聊天的话语权。

      但这时,爆炸头女士猛地冲上来,手里提着两把弯刀,就像是墨西哥电影里的毒贩杀手。

      再在你60秒时间,如果你不打算接受我的玛格罗加挑战,茔那就不要怪我们客气了。”

      周晓洲都呆了,心想,⨣这儿的人行事作风都这么赶的吗?

      就一分钟,怎么说服这些家伙。

      “59、58、57……”爆炸头女士一直䕁不停地倒数着数。

      “别啊,你别着急啊,多少让我休息一下对吧,你考虑一下,如果你这样打我,要我是我打赢了……”

      还没等周晓洲说完,呸的一声,口水喷了周晓洲一脸。

      周晓洲下意识地扭头躲开了一大部分。

      灟但仍然有一部分口水落到了周晓洲的脸颊上。

      周晓洲把头扭回来,看见面前的爆炸头女士像个老女变态似的,冲着她阴笑,耷拉着头,抬眼看着周晓洲,时不时地还有她自己的舌头埜舔一下嘴唇。Ŭ

      就像是马上要吃上鲜美猎物的野兽。

      喷完襞之后她继ⷆ续开始倒数,在她倒数的同时,不停地向后面的兄弟挥着手,示意保持警惕,马上⼟就要干仗了。

      ︽“50、49㢴、48、47……”爆炸头女士那令人发憷的眼神死死地盯住周晓洲。

      쳍 䫋 周晓씝洲见自己的辩解根本对这些人一点都没有。

      䙦着急得直挠头。

      努力地捂⿧住自己的耳朵,闭⯊上眼睛,转过身去。

      这个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事情是跑。

      如果在这里等ᩋ着就是死路一条。

      跑虽然是怂了点,但真륹的能活下去这一点都不怂。स

      不过虽然周晓洲想到了跑这个方法,但他实施起来稍微有些困难,困难主要来源,摩托车Ꚍ不在身边,在ᘹ这个荒野戈壁䣭之中,如果没有交通工具,那就是死路一条。

      这햸群人有一堆V12引擎的桸巨无霸。

      自己就算是博䓌尔特,也跑不过那些大家伙흥,况且博尔特鶓还是个短跑名将,这看不着边的戈壁,估计跑不亭了10分钟就累死了。 ሻ 錰 最最重要的是,还需䣡要带上自己的货̧物。

      周晓洲这个人有个什么特点。蕩

      负责퐊任,只要是自己接到的活儿,即使是自己不吃不喝,不睡觉,不休息,也会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

      现在延伸到即便是自己死掉就不会落下这件货不管。

      这罵种性格就像是强迫症的一种,必须把自己任务미清单里的所有任务清理干净才能安心地睡뎹觉。

      䝭所以跑这个选项基本不可能了。

      周晓洲桇像个娇羞撒娇的小姑娘似的对着脑子里的崔维斯说:“老崔,这輪下咋办嘛,死定了。”

      虽然周晓洲这一段㖧撒娇的话是在脑子里与崔维斯单独的对白,但他헆的形体动作没有掩饰住他的撒娇行为䑭。

      膝盖内扣,⦡左右摇手,一副小朋友大ꂁ闹玩具店的经典动作。

      这把对面的秋天看傻了。

      心想,这个神秘的家伙又在搞什么鬼?

      难道这是在进行什么仪式。

      这种仪式会不会是在迅速地恢垟复神经网络值呢?

      秋天把自己的内心的想法告诉了爆炸头女士。

      桶爆炸头女士主要的特点就是太没有脑子了。

      只要是她ἦ认准的人,那她便会没有了自己的主见。

      䴆 她仍然觉得她自己就是一介武夫,对待这쩢种细腻的活儿,察言观色,洞察瞬息,判断形势的活十分不是她濥自己。

      她的人生可以用一个字形容쇽——莽。

      就是因为有这种莽劲儿,才能在铁牛帮一堆大老爷们身边镇住场子。

      ꭽ 在场的所有膘型硬汉,别看都长得凶神恶煞的,当初的굨扛把子竞选仪式上,就没有任何一个敢挑战爆炸头女士的。

      轏 在秋天一顿乱操作下,一下子把爆炸头女士得的也十分的忐忑。 횁

      本来必胜的信心,⣐现在只剩下80%。⊢

      袍 原因很简单,爆炸头戸女士虽然不算特别聪明,但她觉得,在她所待过的区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快能完全恢复自己的神经网络值。

      鴕虽然多少被秋天的话语干扰,但依旧有信心莽死对面的周晓洲。

      爆炸头⠭女士没有停下来数数:“37、36、35……”

      Œ 而另外一侧,周晓洲和Z崔维斯的对话得到了最新的进展。

      在崔维斯的帮助下,他们联系到一个人。

      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把他们从这里救出去的人。

      但˦那个人来到这里还需要几分钟的时间。

      茿正好他们在附近,崔维斯才通过了区域网络发布了求救的信息。

      但这个信息也许会给他们招来杀身之祸。

      这些维斯把这这些情䫝况致谢周晓洲之后。

      周晓洲愣了几秒钟。但瞬间又想通了。

      杀身之祸有杀生之祸嘛。

      现在自己已经濒초临死亡不远了。

      如果有一帮人能ꄝ够自己来搅和场子。

      湾 说不定还能给自己带来一段时间逃跑的Ņ机会。

      再看另外一边,爆炸头女士和秋天商숸量着什么。

      爆炸头女士想让秋天向后面的兄弟悄声的传达,不要弄死这䡄个事儿,因为如果真的抓住一个活的赛博精神病患者,爆炸头女士一定能够回到她心䙧心念念的上帝之城之中,成莳为一名合法的居民,她从那里出生,在那里长大,虽然被流放到仙人掌区,但他无时无刻的都在想着城内的点点滴滴。 

      爆炸头女士继续说道:“10、9、8、7、6、5、䆑4、첷3、2、1……”

      “等等……”一个尖锐而有些熟悉的声音从周晓洲身后传来㑰。

      众人纷纷看向声音的方向蟾。

      麰 不时的有人发出唏嘘声。

      p쌴s,新人新书求推荐,感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